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4章 君子之交淡如汤

“不是,咱能不动手吗……我就纳闷了,难道您抽过那玩意?要不您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呢?”洪涛一巴掌把瞎子叔的手打掉,自己这段时间整天闷在地下室里调烟油,基本没怎么出来见太阳,脸色是比往常白了一点,但也没到煞白煞白的程度。瞎子叔这就叫先入为主,先认定自己抽了,然后越看越像。
“那……你是要做这个东西卖钱了?”瞎子叔也不傻,立刻就从洪涛的话里听出点味道来。
洪涛这么一问,瞎子叔更认真了,把鱼竿往架杆上一放,连鱼都不钓了,捏着洪涛的下巴开始苦口婆心,就差声泪俱下了。甚至都给洪涛想好了后路,搞不好医院的电话他都打听好了。
“你别和我扯淡,谁戒烟还抽一屋子烟!”瞎子叔还是不信,可是看洪涛说的这么肯定,又有点迟疑。
再加上自己试验一失败就在办公室里骂天骂地骂空气,自己感觉不出来什么异常,但看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有点疯狂,然后这就成自己抽嗨了的证据。
“您看,我不光抽,我还造呢!这一瓶都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以后还会拿出去卖。瞎子叔,如果到时候警察来抄家,我走投无路偷偷藏您家里去避避风头,您会不会把我卖了?”反正也解释不清了,洪涛干脆反其道行之,又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全是浅棕色的液体。
“……我……得,我今天就让您涨和*图*书涨见识,往这儿看,开眼吧爷们!”洪涛确实抽过,不过不是在这辈子,是他某辈子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偶尔试过几次,那边很多私人聚会里会有这种东西提供,越是上流社会就越下流,全世界都一样。
“……你他妈个混小子,这是嘬死,抓住就枪毙的罪过。不成,你把那玩意给我,不能留!”瞎子叔真被吓到了,身体愣了愣,估计是在做思想斗争,是远离这个毒贩子呢还是继续劝。
“那真抽了什么样?你还是抽过啊,要不你怎么知道的?”有时候老实人是最气人的,他们的思维比较线性,容易认死理。
“您看着啊,我给您演示一下您就明白了,来,闻闻这是什么味道。”一切解释都是苍白的,还是上干货吧。
“我……你爱听不听,我不和你废话!”瞎子叔嘴笨,让洪涛这么一问,瞪了半天眼也没想出该怎么回答。但是他认定洪涛这是在狡辩,但又说不过,干脆低着头一边生闷气去了。
“你这个真不是那玩意?”看着洪涛把一个大拇指粗的圆柱体拧在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属盒子上,然后拧开瓶子,把里面的液体用一个吸管注入圆柱体中,嘴一吸圆柱体上面的细嘴,一股浓郁的烟雾就从口中喷了出来,瞎子叔终于有点相信洪涛的话了。这玩意确实不太像那玩意,烟雾中还有一股子淡淡的甜味儿,挺好闻的。
和-图-书子叔又嘬了几口,让自己的味蕾稍微适应了适应,再仔细品位了一下,感觉就好多了,这才给出最终评价。总体上讲他对蒸汽烟还算满意,而且已经开始问价,就说明愿意试试。
“这玩意外面可没有卖的,都是我自己做的。您别忙,等我研究好了第一个就给您送家里去。咱说实话,您这岁数也不小了,能少抽几根就少抽几根吧,忍不住了就用这个顶一顶,总归不是坏事是吧?”
“嘶……呼……稍微有一点点呛嗓子,不过味道还成,你打算用这个戒烟?”瞎子叔也是老烟枪,很快就弄明白了蒸汽烟的玩法,抽了几口之后给出了他的初步评价。
“巧克力味道……”瞎子叔肯定也没闻过他认为的那种东西,怀着好奇、畏惧的心理小心的在瓶口一尺远的地方闻了一下,又往前凑了凑再闻,觉得没啥危险,味道还挺好,这才放心的凑近了使劲儿闻闻,给出一个答案。
“您怎么就认定我抽上了,谁和您说的?”洪涛也没和瞎子叔急,现在就算有人说自己打算犯上造反自己也不会往心里去。只是这件事儿太匪夷所思了,他们凭啥说自己抽了呢?
“我帮你打听过了,现在有专门治这个的医院,你要是自己戒不了就去医院试试,让你婶给你送饭,忍几个月就成了。”
“哎呦喂,你要死啊!赶紧收起来,这玩意抓到要是判刑的!hetushu.com”瞎子叔看到洪涛从裤兜里掏出两个金属玩意往一起拧,立马急了,一步就跨了过来,用身体挡在洪涛身后,眼睛还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生怕被人看见。
越神秘就越好奇,这是人类的通病,然后就开始联想了。还别说,用雾化器抽烟油确实有点像抽那玩意,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很容易被电影电视里的场面误导,以为自己也是在抽。
“哎哎哎,您别抢啊,这玩意我做了一个多月才成功了一次。我就和您说实话吧,这不是什么毒,是我做出来戒烟用的东西,不犯法。您要是不信咱俩现在就去派出所,我当着管所的面儿抽,您看他敢不敢抓我!”看到瞎子叔都开始动手抢了,洪涛赶紧说了实话。别再逗了,再逗自己的鱼竿弄不好得让他踩断。
“哪儿能是白干呢,到时候您叫上大蝈蝈,咱爷三鼓楼湾涮锅子去。”对于这种善意的讹诈洪涛来者不拒,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到时候要个清汤锅底不就是淡如水了嘛。既保住了君子的名号,还解馋!
洪涛但凡有第二个样品,肯定会给瞎子叔先来一个用用。就冲他不怕自己不爱听专门来提醒自己的情份,也比这几千块钱金贵。可惜啊,家里家外就这么一个,自己还得拿它实验烟油呢,就让瞎子叔再等几个月吧。
“土老帽,这叫咖啡味儿!看着啊,我马上就要吐云吐雾了!”洪涛很不爱听,http://m•hetushu.com自己明明是配的咖啡口味,怎么就成巧克力了呢,这是对自己辛苦劳动的侮辱!
“这几年我是赚了点钱,可您看我,一没戴着大金链子满街转悠、二没把自己穿的和商场里的模特一样、三没买大奔、四没出去花天酒地,我真是那么烧包的人吗?”
“你看你小脸都嘬腮了,还煞白煞白的,还用别人告诉我?这事儿瞒不了人,你整天在地下室里云雾缭绕,抽完了还一会儿骂一会儿笑的,你当网吧里的人都是傻子?”
“这也就是街坊邻居看你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又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才没往派出所捅,要不你小子早就进去了。听我一句劝,把那玩意戒了吧。”
“嘿嘿嘿,您可得帮我保密,现在还不能说,过些日子我再拿几种别的口味的烟油找您去。”一提卖钱的事儿洪涛就笑得无比奸诈,大半夜的笑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来,您也嘬几口试试,看看能抽不?”洪涛没自己独享,直接把金属盒子塞到了瞎子叔手里,还教他怎么用。
“您说靠谱不?这种烟油里含有尼古丁,可以解烟瘾,其它都是食用甘油和食用香精,对身体害处比真烟小多了。呼出来的烟雾也没什么害处,不会粘在家具上、衣服上老有一股子烟油味儿,还不需要明火,可以在不让抽烟的地方过过瘾。”
“嘶……呼……能不能戒烟我还真不清楚,但有了它少抽几根http://www.hetushu.com烟确实靠谱。你说你这个脑子是怎么长的,戒烟都和别人不一样,这玩意贵不贵?”
现在自己明白这个流言是怎么来的了,合算网吧里的人看到自己在办公室里用雾化器抽烟油比较好奇,自己还不让别人进,他们想问都没地方问去。
洪涛也刚拿到这套东西没几天,瞎子叔是第一个品尝者,必须认真听取反馈意见,看看还有改进的地方没有。
“哦,合算你是打算拿我当试验品,那我可不能白干!”瞎子叔此时又从苦口婆心劝洪涛改邪归正的长辈,变成了那个和洪涛斤斤计较抢钓位的同辈,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我说瞎子叔,咱俩都认识二十多年了,我是比较不招别人待见,也喜欢惹事。但您琢磨琢磨,我什么时候碰过这种出格的东西,轻重还是分得清的。”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在他眼里洪涛不是坏人,就算干了坏事儿肯定也是误入歧途,属于还能挽救的那类人。
“还抽,我现在连烟都快戒了,还抽个屁啊!以后别听那帮大老娘们嚼舌头,真要抽了是我这样吗?瞎子婶整天在网吧里待着,我啥反应她还看不见啊!”看到瞎子叔还真生气了,洪涛还得反过来开导他。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才是被诬陷、需要安慰的人好不。
但这玩意没法和瞎子叔说清楚,也说不清楚,咋办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事实证明,拿出真凭实据来一切流言立马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