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8章 兄弟

什么体贴员工啊,肯定是在想什么大事,结果想入迷才忘了手里拿的食物。可惜在动脑子琢磨人这方面自己也不灵,帮不上忙啊。
最绝的是洪涛准备在岸边几棵大树上也装备摄像头,别说晚上,就算白天也不好发现。但这个工程量有点大,需要把路面切开一道槽,让视频线和电线穿过小马路。自己干不了,还得去找小舅舅借人借设备,争取一晚上就完工,尽量少被别人发现。
唐晶?这也是个很不可能人,他要是有这个脑子也就不用待在网吧里整天乐呵呵的给别人代练游戏了。
保罗?他监守自盗,故意给自己弄了这么一出把戏?好像也不太靠谱。他是比较好奇自己整天窝在地下室做什么,但以他的性格不会这么做。
她都快被洪涛说哭了,世界上还真没地方找这么好的老板去,都尼玛快赶上亲爹妈了。可惜让唐晶一句废话,就给断了以后的念想。
“对啊,就早上那个事儿,你帮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老大为了这件事儿都快魔怔了,吃饭不分生熟。他要有个好歹的,我立马找人扫了你所有的买卖,你信不信?成,我等你回话,超过十分钟我就当你耍hetushu.com我啊!”
“你们丫等着,看我怎么治你们!”虽然偷的是张媛媛家,但洪涛觉得和偷自己家差不多。有了危机感就有动力,他已经开始设计新的监控系统了。不光要在自己家院墙上装,魏老太太那边也得装上,两边配合,互相抵消死角。
其实不光老贼知道躲着摄像头,上一个小偷也知道,网吧前面的两个摄像头根本就没照到他的身影。这倒不是什么绝招儿,只要认真研究研究摄像头的角度再多练习几次就能做到。
江竹意?她比黛安知道的还多,可她犯不着这么做。没有自己的协助,把这一整套东西连同自己锁在保险柜里的笔记都给她,她也玩不转啊。而且自己根本就不该往她身上想,如果连她都要背叛自己,就不仅仅是烟油的问题了,后果会严重一万倍。
“我哪儿知道是为什么啊,还是你回来看看吧。这些日子他和得了癔症一样,正天在地下室里闷着,游戏都不怎么玩了。屋子里弄了一大堆瓶瓶罐罐,那个味儿啊,我都说不出是什么,邻居们都说他在抽那个玩意……对对对,叫着古欣一起回来,他脑子好使!”自己帮不上忙没和*图*书关系,唐晶知道有比自己脑子好使的,比如说费林,再比如说古欣。
“我说唐晶你长没长脑子啊,是肉贵还是烧饼贵?这下老板以后肯定不请客了,跟你一个班真是倒霉!”唐晶和收银员把饭菜端走了,一边走收银员还一边埋怨。
黛安?她是知道自己计划的人之一,可是自己做烟油的时候并没刻意瞒着她,甚至还让她抽过几口,以一个不常抽烟人的角度对味道做出评价。她要是想获取烟油样品,直接拿钥匙下来每样取走一点就成了,事后自己肯定不会知道的,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但措施做得再完善也是亡羊补牢,这次的损失是补不回来了。真要说实际损失其实也没多少,最让洪涛糟心的是有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如果唐晶不说洪涛还没觉出来肚子里有点撑,可大哥就是大哥,哪怕吃了一嘴屎也不能说拿错了。大哥不可能有错的时候,就算错,也是小弟的问题!
一般人没这种需求,也就不会费力气去琢磨这些道道。可小偷就不同了,他们被人发现了踪迹就等于漏了底,和抓个现行差不多。
既然老贼不愿意让自己跟着,洪涛也就不故意讨人嫌和-图-书了,抽完一根烟之后才出了门。此时网吧附近一个生人都看不见,老头也没影了。
对方到底知道多少呢?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好像总有一把刀顶在自己后背上,既躲不开也避不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它往前一送,就会要了自己小命。总被被人的刀顶着,感觉就太难受了,对方到底是谁呢?
合算他进来之前都把自己家附近摸清楚了,连有几个探头都知道。估计此时附近指不定埋伏着他多少个徒子徒孙呢,怪不得不怕挨唐晶揍,真打起来,自己这边不一定能占便宜。
自打齐睿和凡凡出国之后,费林又回到了螳螂虾公司,把后勤和人事工作接了过去。这几个月正是应届大学生的毕业季,虽然处于非常时期,但为公司招收新鲜血液的事儿不能耽误。
“老家伙眼睛真贼,还与时俱进,连摄像头都知道!”洪涛真是服了,这个老头也是人精,对专业技术研究的太深了。
“喂,我说二雷子,兄弟没亏待过你吧?你说你儿子想上岸,我二话没说就给揽过来了。这事儿我们老大都不知道,为了你我可是顶着雷呢。怎么着,让你找个人问几句话,怎么还问出麻烦来了?”
螳螂虾公司http://m.hetushu.com再重要也没洪涛重要,这一点费林比谁看的都清楚。有洪涛在,螳螂虾倒了也没关系。没洪涛在,螳螂虾公司也是兔子的尾巴。
可能是想的太入神了,烤肉季送来的午饭他都没尝出滋味来,因为他啥菜也没动,就把六个烧饼全吃了,速度还倍儿快。等唐晶和收银员反应过来,桌上就剩烤肉和凉菜了。
况且他也没有这种渠道去找外地人来作案,除非他一直都在和自己装,否则他对中国的了解就不足以支撑他完成这么高难度的行动。
“你懂个屁,就知道吃,你看你的胳膊都快比我粗了,还吃肉呢!去去去,都拿走,全是你的了,吃死你!”唐晶没让洪涛这番屁话糊弄住,自己这位大哥的大哥是个什么德性他已经熟悉快十年了,不敢说了解至少不会陌生。
通知完古欣费林又拨了一个号码,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最后还威胁上了,表情和说话的口气已经有点当大哥的模样了。
“洪哥,您怎么把烧饼都吃了?”不是自己身边人干的!想了一中午,洪涛得出了初步结论。
“费哥,我觉得洪哥心里有事儿,和早上来的那个老头肯定有关。他中午吃饭http://www.hetushu.com的事后眼睛盯着桌子都不带错眼神的,一口气把六个烧饼都吃了,愣是一口菜没动,如果不是我提醒,他能把盘子也咬下一块来。”
这个道理他懂,混混团体每年也得有新人加入,否则用不了两年这个团伙就没落了。为此他整天带着两个技术人员奔波于各种招聘会,已经很久没顾得上回来了。
“下午你们俩自己盯着吧,我有点急事儿先走,你们打车回公司,留着发票报销。”唐晶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中关村参加一个专门针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会,一听洪涛出问题了,立马把工作一扔,从人群里挤了出去。
“……你丫是不是皮肉又痒痒了?我请你吃饭,为了怕你吃不饱,肉全留给你,我自己啃烧饼,你还有意见啦!你去外面找找,还有我这么体贴员工的老板没有了。只要能找到,我把网吧送给你!滚蛋,端着盘子回去吃,我看见你就烦!”
“喂,你在哪家店里呢?成,哪儿也别去,我一会儿就到。没事儿我找你干嘛,见面再说!”一边往外挤费林一边给古欣打电话,唐晶说的没错,动脑子的活儿还得交给古欣干,这叫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人士来干,洪涛经常会这么说,这句他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