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0章 各有各的道儿

在这个问题上江竹意比洪涛业务熟练多了,她不用自己费脑子琢磨,全市各分局有大把的资源可以调用,这就是国家强力机关的威力,只要发现蛛丝马迹,你就很难脱身了。
在追查这个贼的问题上,洪涛算是和费林想到一起去了,必须查清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但是在怎么查的手段上,他们俩完全不是一个路数。洪涛的方法更先进、更便捷。
按照曲别针的说法,洪涛估计这个贼对自己家附近的地形并不熟悉,顶多提前来踩过几次点。他做完案之后很可能不会在附近多逗留。只要他大半夜的离开后海周边地区,那就必须要被摄像头照下来。
洪涛所用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几个探头的画面互相比对,先把每辆驶入、驶出车辆的车牌号、车型、行踪记录下来,从中找出有嫌疑的车辆,然后让江竹意去找交管局的人一一核对车辆信息。
想开车来他家门口,只有一条路两个方向,不管是从东到西、还是从西向东,反正都得经过银锭桥,中途没法掉头。
“他们去了火车站,还是从特别通道开进去的,我再给铁路分局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们去的是哪个站台,如果有探hetushu.com头的话,说不定还能看到他们是去送谁的,车里都有谁!”江竹意其实挺适合当警察的,一到破案的时候她就兴奋,既不困也不累,浑身都是战斗力。
“看着有点眼熟,你再放大点……停!我操,这不是李立吗,他大半夜的跑后海干嘛去了,还是便衣!开车那个人的影像你能再找张清楚的吗?”
“这辆车出来的地方你找到了吗?”洪涛看了看自己记录的笔记,没发现有深色吉普车的行踪,看来应该在江竹意这边。
“你等会,我给西城交管局值班的打个电话,让他们协查一下这辆车的踪迹。只要它不离开主路,每个路口都有探头,跑不了,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是去哪儿的。”
要有人想进胡同口而不被照上,那就只能从东边贴着墙根过来。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了,这个贼必然是从银锭桥方向来的,中途没有其它胡同,除非他是个飞贼!
“嘿,有点意思啊,你过来看看这是谁。”虽然车的数量少,但那也是相对的,两个人一直查到晚上十点多,江竹意突然有发现了。
洪涛闻声从桌子另一头转过来,盯着江竹意笔记本上的http://m•hetushu•com画面看了几秒钟,立刻就认出了那个正从一辆深色吉普车上下来的男人是谁,但开车的人由于有路灯反光,照的不是很清楚。
银锭桥哪儿没有摄像头,但烟袋斜街的入口、白米斜街入口、糖房大院入口、甘露胡同入口、荷花市场入口、前海南沿入口、小石碑胡同入口都有治安摄像头或者交管摄像头。不管是车还是人,只要从这里出入,全天二十四小时都会被照下来。
由于这两年后海沿岸的酒吧越来越多,尤其是银锭桥附近,现在都有点不夜城的意思了,每天不折腾到半夜一两点钟是不会消停的。
费林要找的就是这些小混子,他们都是常年在附近晃荡的主儿,保不齐有谁后半夜没走就看到什么了呢。别人从他们嘴里问不出实话,但费林成啊。怎么讲费林也算这里的半个地主,而且越混越出息,问点事儿的面子还是有的。
“没有了,这几帧画面是最清楚的,他们是从前海南沿进来的,时间是二点四十六分。进来之前他们在胡同口停了几分钟,好像是在说什么,李立还抽了根烟,车里的人也在抽烟。根据烟头的亮光判断,不止司机一个,后hetushu.com座上还有人。”江竹意很熟练的把画面前后倒了几帧,摇了摇头。
“一辆白色的尼桑,二点二十五分从荷花市场驶入,我这边的三个探头都没有它出来的画面,你那边有吗?”江竹意当然也不能闲着,她也盯着笔记本电脑看画面呢。
再根据这些信息比对他们进出这片地区的时间段,判断这些车到底是来酒吧玩的还是附近居民的私车,一辆一辆排除之后,再去找行人的资料。
如果没人接应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太危险,万一碰上晚上巡查的民警咋办?一查身份证不是本地人,还没暂住证,那必须查包啊。包里是啥你都说不清,这不是自己往派出所钻嘛。按照曲别针的描述,这个贼手艺很好,肯定是个惯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说干就干,费林他们是兵分三路,各自拿起电话开始找人。不管你现在还混不混,只要曾经在这边混过、认识在这边混的人,那就得约出来聊聊。
商业一繁荣,自然就会招来各路神仙,其中肯定少不了小偷小摸之辈,另外就是满身荷尔蒙过剩又闲的蛋疼的混子。他们囊中羞涩不能进酒吧消费没关系,弄几瓶啤酒蹲后海边上一边喝一边看大和-图-书白腿也算过瘾了。万一碰上个半熟脸啥的,说不定还能进去蹭一顿呢。
有了时间区间就好找多了,半夜一点半到四点半,这三个小时恰恰是车辆和行人最少的时候,只要去看看治安探头和交管探头录下来的影像资料,说不定就会找出蛛丝马迹。
“也找到了,差三分钟四点这辆车从烟袋斜街钻了出来,然后右拐向南了。”江竹意也拿起记录本查了查,很快就找到了这辆车的踪迹。
而后面院子里的老人们起的非常早,每天都差不多五点左右就有老头老太太出来遛弯了。这样的话,贼最晚的离开时间也就有了,再晚也晚不过凌晨四点半。
治安探头的影像资料好办,江竹意随便编个理由,一个电话打到分局,很快就有人把拷贝送过来了。交管探头那边稍微有点麻烦,但也不是拿不到,只是慢一点而已。
要说洪涛家的地理位置也比较显眼,尤其是这一排高大的南房,网吧门口还有照明灯和停车场,隔老远就能看得一目了然。
费林三个人紧忙活洪涛肯定不知道,他现在也没闲着,开车跑到了市局网监处,正猫在江竹意办公室里盯着电脑上的画面做笔记呢。
你要是走着来倒可以躲开银锭桥,但m.hetushu.com唐晶说了,摄像头里没发现有从西边过来的人。那两个摄像头主要是监控前面停车的,西边有一堵墙所以没死角,只有东边靠墙的地方看不到。
保罗一个人的时候有去酒吧坐坐、喝点啤酒的毛病,那天晚上他也去了,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半夜一点左右,也就是说那个贼进院的时候最早也要在凌晨一点半以后。
这么做也是为了节省时间,毕竟车辆比行人的数量要少,比较好排查。而且洪涛觉得这个贼有很大可能不是单独作案,他还拿着一堆瓶瓶罐罐呢,至少要有个包。
这些摆摊的人大多是附近的居民,没事去小商品市场趸点货物,反正也不值几个钱,吃完晚饭弄块布一兜就出摊了,卖出一个算一个。
“大半夜的,酒吧也应该都关门了,那他们是来干嘛的呢?而且还路过了银锭桥……”洪涛歪着脑袋开始设想,还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受到这些酒吧的带动,专门来做小买卖的人也多了起来,每当夜幕降临时,银锭桥上就会出现好几个小摊位,有卖小吃的、卖小玩意的。
搞清楚,怎么搞呢?当费林、古欣、唐晶三个人凑到一起开完了碰头会之后,费林就有办法了,一个特别特别笨的办法,挨个找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