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3章 无为而治

“明天我就带着洪琪去我姥姥家,以后这孩子就让老太太先带着,你张姐还得经营网吧,不能天天在家看孩子,她也不想当个家庭妇女。而且我会经常去那边和她们母子住两天,现在送不送重要吗?”
齐睿和洪涛那点事能瞒过张媛媛,却没瞒过凡凡这个特别注意细节的女孩子。好在齐睿并没冷落她,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去管了。想管也管不了,不如就这么维持着,以后的事儿谁能想那么明白呢。
洪琪小朋友不愧是女生,比小马超老实多了,谁抱着都不哭,吃饱了睡、睡醒了拉、拉完了再吃。但她就没小马超那么幸运,可以从小得到洪涛的真传,只住了一周就跟着张媛媛搬走了。
“应该不是太疼吧……你看孙姐和张姐不都没事嘛。”欧阳凡凡也是个纯粹的理论家,一点实践都没有就敢去试。但她比齐睿贼多了,不自己去,而是忽悠齐睿。
“洪扒皮!我让你教坏、我让你教坏!”孙丽丽这个亏算吃定了,还没法反击,儿子不听自己的。现在她开始后悔不该把小马超扔给洪涛带,可惜晚了。又气又急之下,只好揪着洪涛的耳朵撒气。
这回洪涛是真没招儿了http://www.hetushu.com,魏老太太一听说京城闹非典,吓得第一时间就跑回了美国东海岸,新院子也不住了,什么小时候的回忆也不回味了,真是越老越怕死。
“哎呀,丽丽,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嘛!你也是,见面就和她逗!来来来,马超,到姨这里来,你妈和你这个大爷都不是好东西,别理他们!”张媛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两都是什么人啊,一见面就掐,还拿孩子当武器。
“扒皮……咯咯咯……”小马超说话还挺早,又学了一个新词,马上说了出来,然后又笑了起来,字正腔圆。
新家在亚运村,就是张媛媛干夜店时攒下来的那套三居室,以前一直在出租。非典一来租客也跑了,这次回来之后张媛媛马上雇人把家具换了换,一收拾好立刻就搬了进去。
“马超,还认识我不,该叫我啥?”齐睿和欧阳凡凡在背后算计自己,洪涛一点感觉都没有,此刻他正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坐在车里享受天伦之乐呢。
至于说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急,她也说了。如果以后还想让洪琪有个亲生父亲,就不能犹豫,必须马上从洪涛身边消失,不能最终和*图*书把洪涛逼到非要二选一的地步,那样风险太大了。
“睿睿,张姐说他是你长辈,他们两口子一起占你便宜,你还美呢!”欧阳凡凡还是那个蔫蔫的性格,别人聊得火热,她就在一旁笑着看。等大家都拉着行李往外走的时候,才靠在齐睿耳边打起了小报告。
“那也得他乐意才成,他和我妈那么熟,肯定不会听我的……”齐睿看着洪涛和张媛媛一边走还一边耳鬓厮磨的背影,也有点羡慕。
在这件事儿上张媛媛做得非常果断,谁的话也没听。她的理由很简单,原本就是打算带着孩子自己过的,这本就是计划中的安排。
“马超,不许叫!”孙丽丽坐在后排,一听洪涛又在教自己儿子胡说八道,打算阻拦。
“嘻嘻嘻……那你是喜欢儿子还是女儿?”齐睿不愧有傻丫头的称号,这么大事儿和欧阳凡凡几句话就定了,开始琢磨生男生女。
“无为而治……哼,男人都一样,没一个有良心的,你最好还是离他远点!”黛安瞥了齐睿一眼,没头没脑的就来了一句,然后也走了。
洪涛不是不想送,而是孙丽丽不让。她顽固的认为张媛媛母女是被自己赶走的,虽然hetushu.com张媛媛和她私下解释过,但她看到自己还是不顺眼,张嘴闭嘴就没好话。现在自己又多了一个外号,叫洪世美。
“你不去送送她们母子俩?”张媛媛这么做是和洪涛私下商量过的,但别人并不太理解。连黛安都觉得洪涛太冷血,他就这么眼看着张媛媛母子俩上了孙丽丽的车,却站在门口没有任何恋恋不舍的表情和举动。
“……妈妈……”小马超还和以前一样,对洪涛并不人生,但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在他的字典里估计也没几个词儿,干脆就把叫得最顺口的掏了出来。
“对、对,叫他洪扒皮,妈妈一会给你买冰淇淋吃,叫!”这下孙丽丽高兴了,不住的催促小马超再叫一声。
“她是个好女人,也很爱你……”黛安有点物极必反的感觉,一旦把外面这层硬壳打开,里面反倒比别人更软,越来越容易多愁善感。
“你妄想!到时候我就带着孩子住在隔壁婆婆家里,没事就让孩子去你家,还得当着金月的面管你叫爸爸!”果然,一个人的性格是装不出来的,骨子里是啥样遇到大事时立马就现原形,黛安的回答非常具有黛安风格,一步不退,硬怼!
“唉……失算啊,和图书当初只是为了把这座楼给铲了,没想到给老太太养老用的院子最终成了藏污纳垢的场所,自作孽不可活!”
这次齐睿回来还带着老太太的懿旨,她和凡凡成了院子的新主人,要帮着魏老太太看家。以前洪涛烦了还能把她们赶走,现在赶不动了,那是人家的院子,住着理所当然。她们俩住进去,黛安还不是想住就住。她和魏老太太也沾着亲戚呢,自己还是管不着。
“……一对儿坏蛋!不对,小洪琪已经尿过我两件衣服了,是一家子坏蛋!”相比之下,齐睿就有点大大咧咧,如果凡凡不说她都没听出来张媛媛话里有话。
“那生孩子会不会很疼?”齐睿一双小笑眼又弯了,显然她觉得凡凡这个提议挺好玩,不过还有一个小顾虑。
时隔半年,两座小院里又热闹了起来,尤其是刚会走路的小马超,稍不留意就会迈着两条小短腿溜走,不是去后面两个院子里串门,就是跑到后海边趴在栏杆上看着别人在里面游泳,他自己也手舞足蹈的跟着比划。
“亲爸爸……咯咯咯……”小马超对洪涛这种表情太熟悉了,在他记忆中这幅嘴脸好像更亲切,根本就没搭理孙丽丽,痛痛快快的叫了一声,然后还和图书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很是得意的样子。
“对,一家子坏蛋,他刚才还偷偷看你胸呢!不过有个小孩也挺好玩的……要不你也生一个吧,我们俩一起养着。”别看凡凡不爱说话,可她那双眼睛一点都没闲着,把细节看得一清二楚。
“你现在醒悟还来得及,万一以后我们也有了孩子,我说不定会把你赶到国外去,洪世美可不是白叫的。”洪涛不太习惯这样的黛安,所以每次她的情感往外一溜达,都要赶紧打击打击,免得她以后变成一个琼瑶笔下的怨女,整天情情爱爱的自己可受不了。
“你可以不告诉他,找根针把小气球扎破,多扎几个洞。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办法,肯定好用。”什么叫蔫坏?欧阳凡凡就是,表面上清清纯纯,骨子里比谁坏主意都多。
“什么妈妈,应该叫亲爸爸!来,叫一个我听听。”洪涛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意,呲着牙吓唬孩子按照自己的说法重新叫。
“姐,他真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所有人,不让他的未婚妻知道吗?”洪涛背着手溜了,他不想在私人问题上和别人多聊。齐睿没黛安这么大气场可以和洪涛当面硬怼,但她心里也有不少疑问,只能退而求其次,找黛安来咨询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