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7章 低调

“看你这个怂样儿!还没跳呢就先缩了,就这点本事还想开个人专场?跳钢管舞你都不合格。”齐睿的变化真是太大了,短短两年时间她就已经放弃了原来的理想,这让洪涛很意外也很气愤。一生气,说话自然不好听,这也就是看在齐睿是个女孩子的份上,否则就要开骂了。
“记住啊,别压抑自己的本性,高兴就好,我让你当老总不是让你来苦修的,而是想让你比原来更快乐。”
说是低调也成,说是不重视对外宣传也可以,反正在整个行业里,大家除了知道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是齐睿、还有两个业务部的女职员之外,对这个公司基本是两眼一抹黑。
其实洪涛也不是故意要把公司弄得这么神秘,只是觉得没必要让外界知道太多。这不仅仅是对公司商业机密的保护,也是对公司员工个人隐私的尊重。免得他们受到太多干扰,整天心猿意马,还是踏踏实实在这里给我卖命吧。
还有人觉得这座宾馆可以利用利用,看样子螳螂虾公司的办公用地应该是租用了宾馆的一部分,既然直接进不去,到宾馆里侧面打听打听也可以嘛。
螳螂虾公司被专业媒体传言要出售的事算是这么有惊http://www.hetushu.com无险的过去了,外界说什么洪涛不会理睬,只要公司内部不乱就够了。
相对于其它游戏公司而言,螳螂虾公司确实显得比较各色。它和媒体总是不太亲密,只维持着必要的业务联系,也就是打打广告、开开发布会啥的,多余的接触一概没有。
“你这次不是去美国看过E3游戏展了嘛,肯定还去过他们的游戏公司参观吧?我觉得那种工作环境更适合培养灵感,你就照着那个方向努力吧,就算把公司弄成海滨乐园我也没意见。”
“这件事儿很快就传到了网上,让媒体一扇呼,很多公司里的员工也借题发挥,贴出很多类似的标语,还把这件事儿称为北大超短裙事件,你去网上查一查就明白了。”
“对了,年底咱们就举办一次小型的舞蹈演出怎么样?你和凡凡当主角,公司员工再加上我们的一些客户和媒体就是观众。你要是觉得时间还够,我就去帮你们操办,这是我答应你的,还没忘呢。”
也不是没有人想了解一下这家公司的内幕,甚至亲自找上门来看过,毕竟这家公司代理游戏的方式很特别,两款游戏的成绩也和图书还不错,总得知道它点什么吧。
“开发游戏最需要什么?不是纪律,而是创意!创意来自灵感,灵感来自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你的责任就是给他们提供合适的工作环境,激发他们的工作热情。”
“穿着随意点、装修多元化一点、工作环境宽松一点,也是帮他们获取灵感的一部分,这叫企业文化。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企业,它就像你的孩子,会随你的性格。”
你要再纠缠下去,她们就会叫保安过来把你抓起来直接打电话报警,说是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可疑份子。每次到了这时候,被抓的人都会赶紧把记者证、工作证、身份证啥的拿出来,试图解释清楚。
“嗨,就是个玩笑。上个月北大校园里发了个通知,说是禁止女学生穿太短的裙子,结果这个通知被学生们认为是粗暴、保守的体现,各系都贴出了标语表示抗议。”
还真有较真儿的人,打算冒充学生混进去和住在这里的真学生打听打听螳螂虾公司的情况,可惜大部分学生都不知道宾馆后面还有个螳螂虾公司,从宾馆这边也没有任何通道可以下到一层和二层去。
也有人试过冒充工商、税务、公安等部门去和-图-书诈一诈,但结局就更有意思了,对方一听直接就挂了电话,根本不和你说一个字儿。
这让洪涛感觉到了不妙,自己可不想把她改造成一个标准的CEO,没那个必要。她还得是齐睿,比原来只会跳舞的齐睿多点技能即可,本质不能变。
“你们家人才跳钢管舞呢……”突然让洪涛挤兑了一顿,齐睿有点恼羞成怒,也有点口不择言,但刚说完就反应了过来,扭头就跑。
“……可我怕跳不好,到时候多丢脸啊……”洪涛这顿批评让齐睿无话可说,都被批评惯了,这半年多没听见反倒有点不习惯。
齐睿是有很大变化,自打她当上公司老总之后,就一天一天的向女企业家迈进了,穿着越来越规矩,到了办公室就带上眼镜,表情也越来越严肃,想问题的方式也越来越和别人趋同。
然后你的记者证、身份证、工作证就会被复印,从今往后你在这座宾馆里就成黑户了,给钱都不让住,更不让进,爱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反正人家是不做社会上的生意,整个宾馆里住的都是大学生。
其实洪涛记忆力也没有这件事儿,也不能说没有,是想不起来了。但当他在网上看到时立马就想了起来,当年和_图_书自己还写过一条小标语凑热闹呢。
“我说齐总啊,你进入角色也太快了吧?这刚两年多时间,你就真的变成一个企业老总啦?原来那个一身正气、指着我鼻子教训我的社会主义新青年哪儿去啦?”
“有本事你就别回家!”齐睿的选择太对了,如果她再跑慢一点,洪涛的大力鹰爪手就会伸过来,即便在公司大堂里也不会手软的。
但最后这几句话太出乎她的意外,以一个公司老总的身份当众表演舞蹈,还得请公司员工和客户、媒体来看,想一想小腿肚子就哆嗦。
想进入这家公司内部只有一个办法,去和螳螂虾公司的行政部申请,但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不管是谁打这种电话,接线员都会用甜美的声音告诉你,做主的人不在,有事情直接说,然后祝您生活工作愉快。
至于说这家宾馆嘛,学生们倒是知道个大概,据说老板是个姓冯的女人,五十岁左右,嗓门很大,人很干练,再多就不知道了。因为不管是租房还是退房,有问题之后能找到的最高负责人就是她了。
但想要进入螳螂虾公司可就不太容易了,它的办公地点在一座宾馆大楼的背面,整个停车场除了楼南侧的一点是供社会车辆使用之外,www.hetushu.com西边全是封闭的,除了螳螂虾公司登记过的车牌号之外,谁的车来了也不让进,整天关着门。
哪怕是自己的生意,也得找个背锅的,随时准备金蝉脱壳。在这一点上洪涛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对螳螂虾公司保护的更严密。一个外甥、一个舅舅,双剑合璧,配合的还挺好。
“我没时间看,你直接告诉我一条吧,回去我就发到公司内部论坛上去。你可真是的,跟着他们一起折腾,有你这么当领导的嘛!”齐睿大概听明白了,然后就表示了没兴趣,还埋怨洪涛没有领导的风范,把公司风气带坏了。
可惜这些人最终也是失望而归,宾馆上到大堂经理、下到保洁阿姨,只要一听有关螳螂虾公司的问题,立马就会和见了外星人一样,不是躲得远远的,就是满嘴说胡话,反正是问啥不回答啥。
“咱们是个烧脑的高科技公司,里面全是软件技术人员,没有国企里那种按资排辈的条条框框,你弄那么严肃给谁看?”
去查工商登记吧,不对,这里的老板还不姓冯,是个叫朱大海的人,至于谁是朱大海,估计只有洪涛的小舅舅知道。他玩这套李代桃僵的把戏都成本能了,干任何事儿之前第一个想法就是先把自己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