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0章 艺术真毁人

“那我要在旁边看着,这不光是对你的训练,也是对我。你难道不知道女孩子也会有反应,下午我就湿了一大片,这样上台肯定不成的!”
“亲姑奶奶您别说了,看,必须看,用什么姿势都得您说了算!赶紧结账走吧,这顿我请了。”洪涛觉得自己这几天脸皮厚度直线下降,欧阳凡凡是高手中的高手,碰上她自己基本就是落荒而逃的下场,连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但这样一来也有后遗症,除了性观念失常之外,很多男学员都会慢慢变得中性化甚至女性化。用齐睿和凡凡的话讲,她们班里二十多人,就三个男学员。到了三年级,他们就都变成娘娘腔了,从审美、打扮,到生活习惯,都偏向了女性。
这还不够,有时候老师还要求学生不穿衣服跳舞,目的就是审美疲劳,让学员们抛掉常人的羞耻感,这样做起动作来才能心无旁碍,才能达到忘我的境地。
www•hetushu.com进了学校之后,每个月就只有一两天时间是假期,可以自由安排,其它时间都要在学校里度过。除了受伤之外,只有例假来了可以休息。
最苦的是对身体软度的要求,女生的横叉、竖叉必须达到230度,男生稍微好点,190度就达标。但更可怕的还是控制体重,超出一斤都不成,谁超了,那以后给男同学打飞机的任务就是她了,还有被劝退的危险。
头两次洪涛还觉得非常别扭,差点直接软了,但熟悉两次之后也就习惯了。她看自己,自己也可以看她嘛,反正她也不在意,后来干脆就让齐睿去帮帮她。
“……唉,真是一物降一物,没想到你才是他的克星。成啦,别在这里疯了,赶紧走吧。”要是以前的齐睿,肯定会和凡凡一起笑的,而且说得比凡凡还得露骨。但是经过这两年在公司里的磨炼,她更事故了,也更放不开m.hetushu.com
“哈哈哈……睿睿,他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啊,这不就是个小男生嘛。说好了啊,到时候我让你们用什么姿势就得什么姿势,我倒要看看A片里那些体位到底是不是真的!”欧阳凡凡看着洪涛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浑身乱颤,淑女的样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像是一只披着淑女皮的小恶魔。
“干什么工作都不容易啊,这都快赶上学葵花宝典之前必先自宫了。想一想那些师兄们,我还算是幸运的,至少不用整天受你们俩折磨。”
这种场面洪涛并不陌生,记忆力有,还不止一次。人数更多的场面自己也经历过,感觉会更刺激。当然了,自己是坚决不去碰欧阳凡凡,她可比齐睿麻烦多了,背后还有个大斧子,那位大爷才是自己真惹不起的。
除了这两天之外,其它日子里洪涛也不能闲着,有空就得去雍和家园陪张媛媛和女儿。江竹意那边www•hetushu•com只能就先少去了,没办法,身体虚啊,真快扛不住了。现在有时候不用齐睿帮自己解决,自己也能毫无反应了。
男女学员大多时候是在一起训练的,冬天会穿紧身袜和护腿袜,大家都一样。夏天的时候女学员基本就是连体衣,男学员就是一条小一号的紧身短裤,上身随意。但不管男女,里面都是真空的,这是按照正式上台的要求训练,免得以后不习惯。
她不是脸皮厚,她是根本不知道脸皮为何物,能在拥挤的餐厅里大声和你讨论女人发情的每个细节,还说得绘声绘色,就差现场聊起裙子给你演示一遍了。
想了,就会有反应!有反应了咋办?女学员还好说,男学员呢?总不能以后一跳双人舞就支楞着上台吧,所以还得练。咋练呢,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恶治。谁反应太强烈,就让女学员给他打飞机,时间长了反应也就弱了。
先说女学员吧,她们的选择http://www•hetushu.com标准是下身比上身长十一厘米,至于这个数是怎么得出来的,肯定有计算方法,齐睿和凡凡也不清楚。毕竟这玩意是西方人搞出来的,规则也是由他们制定。
“我以后也不打算当舞蹈家,就别按照专业的手段训练我了吧。”听完了她们俩的讲述,洪涛不由深吸了一口凉气,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跳舞这个事儿是自己挑起来的,现在是自作自受,躲是躲不过去了,只求能轻虐。
这种情况在汇报演出、比赛之前更严重。老师会鼓励男女舞伴之间发生关系,哪怕不是男女朋友也一样。如果这样还不成,那上场之前在后台就得接着靠手了,反正不管怎么弄,也不能上台之后硬邦邦顶出来。
紧身袜也好、紧身短裤也罢,不是太薄但也不太厚,真空穿起来基本是啥也挡不住。跳舞还是个要求舒展的活儿,各种舒展。男男女女的凑的这么近,还得搂搂抱抱,光说思想要纯洁,但可能hetushu.com什么都不想吗?
从这天开始,每星期六、日都是训练日,从早到晚洪涛都得在盛唐古艺阁楼上穿着和没穿差不多的紧身袜,干着搂搂抱抱、托托举举、磨磨蹭蹭的活儿,时不常还得给凡凡来一场活春宫。她还真不是说着玩,是真看,一边看一边自己解决。有时候声音比齐睿叫得还大,非常投入。
“咱们做个约定怎么样,反正你们俩也报仇了、过瘾了,以后就别故意折磨我了。每次需要训练之前先让齐睿陪我半个小时,我的小飞机就不会起飞了。”
反倒是凡凡还像原来一样单纯,没错,就是单纯,她只熟悉学校里的生活,对外面的习惯可以适应,但不会改变原本的做派。这种人最顽固,很可能一辈子都会活在她自己的思维模式里。
欧阳凡凡还是那种单纯小女生的模样,可她说的一点都不单纯,连压低声音的自觉性都没有。旁边桌子上的一男一女瞬间就把眼光盯向了洪涛,满脸的不可思议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