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1章 世界迟早是女人的!

这就是洪涛想尽一切办法留住黛安的根本原因,这个女人是为了商业而生,不仅手段、能力够,眼光还长远,能看到大多数人都看不到的机会。
“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和她们俩练舞的,我估计这件事儿就是凡凡的主意,她已经开始嫉妒齐睿了。否则你觉得会有一个女孩子愿意在别的男人面前做这种事儿吗?”
“我也不想,可是我们现在太弱小了。如果没有齐睿小姨在美国的关系,我们就算想让他们坑,人家都不会搭理咱们。和这种国际大公司交往你应该很熟悉,他们就是标准的势利眼,讲究对等策略。”
“……这个世界迟早是你们女人的,男人是为了利益算计人,女人是为了算计人而算计人,你们的动力是由衷的。凡事儿就怕认真、就怕坚持不懈,我算心服口服了……不对,为什么是暂时安全?我都快被你们吸干了,就仅仅是暂时安全!”
然后不知道在那一天的那一次,洪涛突然发现正伏在自己身上扭动的人变成了欧阳凡凡。这层窗户纸一旦被捅破,就不用顾虑那么多了,一次也是有,十次还是有,爱谁谁吧。
“可是这么做后期需hetushu.com要的资金量会非常大,说不定会把你拖垮。我有一个想法,他们可以利用咱们打开中国市场,那我们何不利用他们也进入美国市场呢?”
本来两个老师就让洪涛很难应付了,再加上一个要求极严、冷面无情、时不时还和学生互动一下的黛老师,洪涛就真成了洪涛小同学。
“不会的,她就算要结婚也不会和你,而是齐睿。这是个痴情的姑娘,前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还会吃我的醋,表面上不敢说,但心里肯定恨死我了,恨我和她分享齐睿。”
“现在向螳螂虾这种科技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并不很困难,只要冯家肯帮忙就没问题,你想不想当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助理?”
“如果你让她觉得齐睿和你在一起很快乐,而她又得不到,那欧阳天钺可就真的会向你动手了。为了妹妹高兴,他可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毁掉你对他而言并不算太难,他也不会有一丝不忍心的。”
“就和你不是女人一样……算了吧,没影儿的事先不琢磨了,这次的事情顺利吗?”黛安说的问题太虚,洪涛向来不愿意为这种没谱儿的事儿操心。但hetushu.com黛安有一句话说的让自己很动心,对付大斧子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自身的实力,总不能躲他一辈子吧。
“她不会逼着我娶她吧!干脆这样得了,你帮我弄个签证,我也去美国,惹不起我躲得起!”一提起女人可以带来的麻烦,洪涛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到结婚,然后脸就绿了。
“我们前期吃点亏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没有他们我们就长不大,技不如人就会受欺负,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黛安说的道理洪涛都懂,可是懂也白懂,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花招都是苍白无力的,耍多了还有反作用。那索性就直接示弱,还显得更真诚。
“好在欧阳天钺的手还伸不到国外去,我不怕他,她也拿我没办法。但未来你到底将面临什么麻烦我真想不出来,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你听过吧?”黛安又把洪涛的猜想否定了,说起欧阳凡凡,她也是一脑门的官司。
在这一点上她和张媛媛非常像,可惜张媛媛没有她的起点高,再有天赋也只能在国内蹦跶,而她则是带着自己产业去国外拼杀的大将。
他在上课期间狗屁权利都没有,谁练习累http://www•hetushu.com了都能发脾气使小性子,然后拿他出气,唯独他不能。受气不说,还得受累。原来光是一个齐睿帮他做准备工作,现在又加上一个黛安。
到这时洪涛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不光会柔术,还会跳芭蕾舞,而且她比齐睿和凡凡学习的都早、都专业,甚至还去芭蕾舞的故乡圣彼得堡进修过。
黛安不仅不承认洪涛的指控,还反过来把洪涛教训了一顿。这次可真是点着脑门训话,就差手里拿着一根小竹棍,时不时再抽一下了。
“只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去美国专门找这家公司,你难道不知道这在商业谈判里是大忌吗?”黛安现在处于一种过渡阶段,她尽量去听洪涛的安排,但还是忍不住要怼洪涛几句。因为洪涛的做法从骨子里就透着邪性,完全颠覆了她对商业运作的知识和经验。
“你不会是想把股份让给我们家吧,难道你就不怕她们?如果让我选,我宁可选择和马董事长合作,也不想和我家人共事,她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洪涛这么一说,黛安自然而然想到了巨额资金的来路,然后就得出一个结论,洪涛又要去和张家融资。hetushu•com
“舞蹈学校里的事凡凡也没说实话,那种事并不是天天有,否则谁还会送孩子去学芭蕾舞?她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让你放松警惕,齐睿这个傻瓜也被她骗了。现在她满意了,齐睿有的她也有,你暂时安全了。”
“你为什么要害我?凡凡不能碰,她哥哥会撕了我的。”事后洪涛还得埋怨黛安,凡凡就是她亲手放到自己身上的,这让自己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
“这些人固执的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一群技术人员开会讨论公司的经营方向。不过他们的经营理念倒是和你有些相像,说不定真能聊到一起去。”
“还算顺利,他们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但信心不足。你的策划书他们足足研究了两天,最终的结论还是没有,所以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准备来找齐睿好好聊聊。”
这让她非常非常抵触,除了个人感情因素之外还有一丝本能的恐惧。自己家人什么样自己比谁都清楚,她们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女儿或者一个孙女、外孙女对即将到手的利益手软。
“你毕竟是男人,再聪明、再有经验也是个男人,不会完全理解女人的心,我不是在害你而是在帮你。凡凡和_图_书是什么性格我比你清楚多了,从小她就不能容忍别人比她的玩具好,就算得不到也得给毁了,嫉妒心非常强。”
“想永久安全你就得把自己弄得强大一些,至少让欧阳天钺不敢随便动你,否则这个小丫头指不定哪天又改主意了,你还得麻烦。”黛安也很同情洪涛的遭遇,她就走了一个多月,谁会想到欧阳凡凡也要插一腿呢。
“上市的事儿你帮齐睿操作,资金的问题我去解决。这次不能让你当主角,还请你理解。”就算黛安不提这件事儿,这个工作也得落到她头上。但有些话要提前说清楚,齐睿才是螳螂虾公司的总经理,现在是以后也得是。这是自己答应她的,只要她自己不放弃,就不能改变。
可惜好景不长,十月中旬黛安从美国回来了,而且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洪涛给齐睿和凡凡当舞伴的事儿。她的反应让洪涛大吃一惊,在第二天的训练课上她也穿着一件火红的连体衣出现了,凡凡手里那根小竹棍还换到了她手里。
听完黛安的解释,洪涛一头就栽在黛安饱满的胸口上。这尼玛不是坑人嘛,谁会想到这么多弯弯绕呢,而且还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完全就是凭心情,无迹可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