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4章 三角恋?

此时大厅里的灯光慢慢变暗,有几个人影借着微弱的背景光开始把主席台上的桌椅往下撤,然后主席台附近的灯光就全黑了下来。
可是他们俩高兴了,自己就该难受了。走又不能走、留下还别扭,脸上还不能带出别扭的神态。最麻烦的这里很多人都认识自己,自己还得硬着头皮去应付他们耐人寻味的眼神。
“我和他平时并没什么交集,今天还是头一次和他聊天,这个人挺逗的,就是不该出现在这里。”黛安还在笑,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对洪涛既没有好的评价,也没有负面指责。
“原来你们俩也认识啊?这个世界可真小!一个京城人、一个南方人,再加上我一个从香港来的,居然碰到了一起,还互相认识。这事儿必须值得庆祝一下,来,举杯!”
周川是真想信,也陪着笑容使劲儿点头,但洪涛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他还有个毛病,一作动作就把手里的盘子让自己拿着。你说不接吧,总不能扔喽,接吧,是真别扭,自己居然还得给他服务。
“看您说的,我还不知道齐总是专业出身?她和欧阳小姐租我房子的时候就整天在里面教别和图书人跳舞,没事我就去看看。其实看也是瞎看,真看不懂,不过她们俩条顺盘靓是真没的说。”
“没这么严重吧……他的房子我很喜欢,有时候齐睿和凡凡也会来,我们在一起还能逛逛街、聊聊天。齐睿说他人不错,就是对女孩子有点色迷迷的。我又不是小女孩,他还敢打我的主意?”黛安当然不会同意搬家的事儿,拒绝的理由也很充分。
“哎呦呦,周总您可真会聊天,我哪儿有什么连锁牌照啊,我是迫不得已成了人家的加盟店。没办法啊,谁让咱小门小户的没本事呢。”周川知道龙虾连锁网吧的事儿洪涛并不觉得奇怪,如果李兵连这么点事儿都搞不清楚那真就是个废物了。
“周先生和我哥哥是同学,我们在香港有过几次生意上往来。之前我也不知道周先生来京城发展了,前几个月为了一笔贷款才和周先生偶遇。”
“除了他还有谁愿意给齐睿和凡凡当舞伴?这两个丫头折腾起人来能让人生不如死。看,凡凡上场了,她比齐睿跳得更投入,而且身材更纤巧,洪涛和她配舞更合适……”
“……你们俩也认识?不会吧,你不是说除www.hetushu.com了齐睿在京城没熟人嘛,还是头一次来!”黛安一张嘴洪涛就放心了,来吧,接着演,想单独聊天?做梦吧,自己上台之前就沾上你们了,轰都轰不走。
“那个男舞者是洪先生……”周川自然知道黛安在说谁,但他有点难以置信,刚才还是一身痞气的洪涛,现在居然能上台跳芭蕾舞了,还跳得有模有样,这反差好像有点太大了。
这个女人太尼玛坏了,明知道洪涛和周川不对付,更知道周川对她的心思,居然还故意狠狠的夸奖洪涛,有点不把两位男士撩拨得马上决斗就不痛快意思。
“刚才我听洪先生说要上台和齐总一起表演舞蹈,据我所知齐总可是专业出身,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啊!”黛安生怕洪涛误会,接着周川的话又把自己和周川的关系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聊到了齐睿身上。
“这次也不是我想来现眼,是她们俩逼着我来的,为了这事儿还给我培训了两个多月,差点没把我大腿筋给抻断喽。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给多少钱也不能干!”
“我和黛小姐以前在香港就认识……”周川此刻心里估计都烦死洪涛了http://m.hetushu.com,但在这种场合里没法扭头就走,只要黛安不离开,他就得戳在这里听洪涛的废话。光听还不成,还得回答问题,脸上还得带着礼貌的笑容。
“还真别说,这位洪先生学的挺快,跳起来有模有样的。尤其是他脸上的表情,可以跟着音乐内容变化,这在舞者里是很高的境界,他听懂了音乐里的内容。”
刚开始动作很缓、很柔和,但随着音乐的节奏,逐渐加快、加大。时不时男舞者就把女舞者托起,放在肩膀上做着各种旋转动作。女舞者则像一只飞舞的蝴蝶,就这么在男舞伴的协助下飞舞着。
“听说他以前是个混子,类似香港的古惑仔,我建议你还是搬出来吧,和这种人当邻居不太安全。”周川打算把刚才的损失补回来,如果能趁机说动黛安离开洪涛的房子,刚才那些罪也算没白受。如果黛安需要自己帮她安排住处,这就算因祸得福啦。
隔了几分钟,宴会厅屋顶上突然亮起了两盏追光灯,笔直的打在空荡荡的主席台上,灯光圈住了两个穿着芭蕾舞服的人,一男一女。他们正抱在一起一动不动的屈服在地板上,像是正在沉睡。
此时黛安和*图*书也从有点发愣的状态中缓了过来,虽然洪涛突然出现给自己的信息量有点大,很多问题还没想通。但洪涛和周川的关系已经很明显了,是不是敌人不清楚,至少不是熟人和朋友。既然洪涛满嘴都是瞎话,那就跟着他的节奏走吧,这样最保险。
“只可惜他的身体还有些僵硬,动作不能全到位。要是从小就接受专业训练,他说不定会是个很有造诣的舞者。”台下的百十人里,真能看懂芭蕾舞的恐怕都超不过一巴掌。黛安必定是其中之一,对于台上的两位舞者很快就给出了专业评价,尤其重点夸赞了洪涛,同时还用眼角的余光去留意周川的表情。
很快弦乐之声就在大厅里回响了起来,舞台上的两个人也像被吵醒了一样有了动作。男舞者轻抚着女舞者的脸,两个人慢慢站了起来。
但你知道归知道,我就是不承认,还得给你留点猜测的余地,就不让你踏实。同时这也是再一次提醒黛安,自己和这个周川是敌非友,一句实话都不能说。
聊齐睿好,这个话题不用瞒着周川。洪涛嘴一咧,开始忆苦思甜了,从怎么劈叉下腰开始讲,光讲还不成,还得配上动作和表情。旁边的费和_图_书林就是把杆,一伸腿就得架到费林肩膀上,以证明自己真没说瞎话,哥们是真练了,谁不信谁来试试!
更让周川郁闷的是黛安的态度,她不光不烦这个满身混混习气的家伙,还被他逗得咯咯笑,甚至和洪涛互动了起来,根本不顾忌身边那些人诧异的眼神。
黛安看得很认真,解说的也很投入,至于周川听得懂听不懂就不关她的事儿了。现在她有点嫉妒,嫉妒场上的齐睿和欧阳凡凡,如果换自己上场是不是会比她们跳得更好呢?以后必须找机会试试!
在这一点上周川倒是不怀疑黛安和洪涛在故意演戏,这个女人本身就不是普通人,她的性格恐怕比洪涛还怪异,而且她也精于舞蹈,能和洪涛在这个问题上互动起来不足为奇。
“你这位房东可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忍了得有十多分钟,台上欧阳凡凡的一句话算是让周川长出了一口气。而洪涛听到欧阳凡凡的声音之后,也一溜烟的跑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也不对,他手里装食物盘子扔给周川了。
“哇~,这个托举动作做得好!凡凡已经把整个身体都交给了舞伴,只有这样忘我、忘掉受伤的危险,才能让舞蹈变成一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