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22章 人情薄如纸

他可不是怕媳妇,这些条件说不定还是他的意思。只不过从一个家庭妇女嘴里说出来不会太丢面子,万一说错了啥的他还有回旋余地。
大刘的媳妇平时在家里不做主,但这件事儿可是大事,她也得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能帮着家里争取的必须争取,哪怕面对的是洪涛她也不会客气。
其实房管局这个主意就和没说一样,它狗屁也不管,洪涛等于就是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角色,只是由于地块太小,又不会对原有建筑物进行大的改动,所以省去了规划局那一摊事儿,直接公房变私房。
不过有个前提,就是新房子要在面积、地理位置、朝向、楼层上满意。看来他们都在这里住烦了,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还有多少留恋,就算有,也禁不住新房子的诱惑。
这就是小市民的狡诈,但也是最真实的生活。如果他们都不算计,会被官商联合起来坑得更惨,不是想算计,是被逼的不得不玩命算计。
“对对,别人我们管不了,只要有个大三居、别太远,我们家就搬!小涛啊,婶子听说先签合同的还有优惠,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婶子,我们家是第一个签的!”和图书
“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面,只要院子里有一家人不想走,那这个事儿就没法干。到时候我只能再去找房管局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他们出点钱,我找人来帮大家把房子翻建翻建,可是院子这些自建房他们肯定不会管的。”胡常健早就有准备,他把购买楼房的平面图都复印了很多,一家来一份就省了费吐沫讲了。
“对了,小涛,没有电梯的楼层可不成啊,你看各家没有老人的少,要是还得爬几层楼也是个麻烦。”当洪涛把现在情况向刘家一说,咬着牙准备听骂街的话时,大刘居然没生气,只是提出了一点小条件。
在自己脑子里这些街坊邻居还是可以随便去蹭饭、派出所来了会给自己打掩护的亲人。可是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人们的价值观也跟着变了,自己在这方面好像落在了后面,没跟上变革的脚步。
“这种事你就不该出面,越是关系好越得避嫌,本来还有点情份,一谈钱就全给谈没了,万一赶上两家比较混的和你耍赖怎么办?三天两头去有关部门告你,没事就堵着院门口骂街,这件事说不定就得让你恶心好几年。m.hetushu.com
“您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会动您!”作为一个老百姓,洪涛很理解胡常健的顾虑,但这次真不用,只是去问问,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带那么多人反而更容易误会。
“婶子,这不是国家拆迁,也没有奖励政策。这位胡总是我的朋友,他们只是想帮着大家改善一下居住环境,不是为了挣钱……”
这种事一提,两家肯定就得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谁家多一米、谁家少一米这可都关系到今后新房子的面积。此时原本还残留的那点人情就都化为乌有了,如果不是洪涛一个劲儿的劝,两家人能打起来。
“人情薄如纸啊,一点信任感都没了,我都不知道该怪谁……”如果张媛媛以前这么劝自己,自己肯定听不进去。
邻居们的问题太多了,不说清楚真不让你走,而且说着说着还提起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什么以前他家的墙在那边吧,后来翻建的时候往这边挪了,是不是要重新丈量一下面积啥的。
“如果给我一个大三居室我就走,这破地方我可算住够了,每年春天还得上房自己做防水。以前年轻还成,现在我血压还有http://m•hetushu.com点高,爬上爬下的老费劲了,指不定哪天就得一头栽下来。”
“你说我这算不算骗人?明知道以后院子的价值要比楼房高,却还忽悠他们赶紧搬家。”累了一整天,晚上洪涛还得去张媛媛那儿报道。
“那我用不用多叫些人来,万一……”胡常健一听洪涛要亲自去,还得拉着自己,立马就有点犹豫了。拆迁啊,这可是很容易引起骚乱的活儿,身边不带着点人真含糊。
“来,这是房子的平面图,一共三座楼,每座楼里都有几套,您看中哪个就在房号上画个圈。要是大家都乐意搬家,改天我就找辆车拉着大家一起去看看。”
本来洪涛以为这点事儿一天还不全搞清楚,结果从早上到天黑愣是没走出这个院子去。一共八户人家,刚问明白五家,剩下三家都没来得急去。
“哦,我懂、我懂!那我们能不能挑个朝向好点的房子?”大刘此时一言不发,就听着媳妇和洪涛这儿纠缠。
“我看还是换个人去吧,你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可以去问问你舅舅,干这种事儿你的性格真不合适,太直了。”
这些日子光忙活螳螂虾公司和拆迁的事儿了http://m.hetushu.com,好久没过来看她们母女,稍微抽出点时间就得想着补上。不过来这里也不算受罪,洪琪比马超可老实多了,不用老抱着。而且张媛媛还给自己准备了饭菜,进门就可以吃。
洪涛要拉投资修院子的事儿张媛媛早就知道,她生孩子之前是大管家,大事小情都得掌握。但她很会拿捏分寸,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从不主动打听。现在洪涛自己主动提起来了,她才说出了她的想法。
“成啦,别唉声叹气的装深沉了。琪琪这几天有点咳嗽,网吧协会年底会又多,老太太还是小脚,走不了远路,干脆你带着她去儿童医院看看吧。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要是连自己闺女都照顾不好,就别想着外人了。”看到洪涛还有点犹豫,张媛媛也没再去劝,而是给洪涛找了一个台阶下。
洪涛能理解邻居们的想法,他们肯定不信自己这番说辞,如果放在十年前说不定还有人会信,但是放到现在,你说出大天来,谁信谁就是二傻子。
洪涛现在也有点犹豫了,仔细想想胡常健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成不成应该先去问问邻居们的意见嘛。自己太理想化,但别人不见得也和自己一个想法,这种事还是少代hetushu.com表的好。
但有一件事儿大家的意见都比较统一,那就是搬不搬的问题。目前谈好的虽然只有五家,但其它住户也都被惊动了,大部分都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搬!
如果选前者,胡常健已经按照各家房本的面积核算好了,再参照政府相关规定,谁家该得多大面积的房子都有个数。够了二居室就给个三居室,不够两居室的就来两居室。新房子一分钱不用交,简单装修都是现成的,四白落地,产权也归自己了。
她算是把洪涛的性格琢磨透了,在有些事儿上这个男人是没脸没皮的滚刀肉,但是到了另外一些事儿上他又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废物。好在她知道该如何对付这种人,既得让他听话,又不能让他感到太难受。
找了一个星期天,洪涛和胡常健溜溜达达的进了后面王老太太家的院子,照例还是先去了老太太家,然后由她带着一家一家的去登门拜访,一家一家的去询问他们对拆迁的想法。是打算要个新楼房住呢,还是故土难离,继续在这两个大杂院里凑合。
现在社会风气变了,人情、亲情、对政府的信任程度一落千丈,大家眼睛里都只盯着一个东西,钱!除了它其它一切都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