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24章 要想取之

“嗯,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他和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是钓友,齐睿也是通过他才了解到这家公司的状况,然后告诉了我们家。”
但这个公司很神秘,媒体和同行对它内部的情况基本都不太清楚,想从这方面下手不是不可能,而是有点难度,必须找人先详详细细的调查一番才能确定。
至于说黛安从原来根本不接受自己,到现在慢慢接受了,他自认为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结果。自己的条件有目共睹,虽然今后并不能继承父辈的政治资源,但在商业领域里也算小有建树。只要黛安不是瞎子,她自然能看到。
可刚才黛安这番话帮了自己大忙,与其去调查螳螂虾公司的详情,不如直接从讯通公司下手,玩这一套也正是自己的强项。如果能让洪涛在讯通公司上载个大跟头,那情急之间他肯定还会露出其它破绽,到时候再跟踪追击就容易多了。
黛安并没急于表明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以她的身份也不应该www•hetushu•com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公司内部运作细节透露给外人,那样的话就太草率、太做作了,不符合自己的一贯作风。
“也对,我年底正好没什么事儿,也好几年没见他们了,先去香港然后转道回家看看。你打算几号走?我这边有朋友,顺便帮你把机票一起订了。”
俗话讲听话听音,和女人聊天更得具备发散性思维,每句话、每个字儿都要仔细琢磨其中的含义。黛安不乐意帮自己带东西,又让自己去见她两个哥哥,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和她一起回香港了嘛。
“那你这次贷款是为了稀释他的股份,然后把他踢出局?”周川脸上毫不动声色,但心里都要乐开花了。怪不得黛安慢慢接受了自己的邀请呢,原来她在公司里也遇到了麻烦。放眼望去,在京城里唯一能帮上她的就是自己啊。
如果能说服黛安和自己一起合作,那自己不光能借此机会狠狠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和图书厚的小混混,还能趁机进入讯通公司的董事会。这样的话就是一箭三雕,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想获利那就必须先投入,这个道理周川肯定懂。现在不就有个好机会嘛,先投入一套房子吧,只要能把黛安从洪涛身边拉过来,以后的事儿就好办多了。
“我才不给你们当邮递员呢,你要是有时间不如去香港待几天,顺便也见见你那两个狐朋狗友。”搬家的事儿黛安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就算是默认了。这让周川又窃喜了起来,更让他高兴的是黛安还给他翻了一个白眼,说出来的话也很耐人寻味。
但光听出来还不够,还得确定女人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如果会意错了会很尴尬的。这个问题倒也难不住周川,在如何讨好女人的问题上他可不是新手,只不过一般的庸脂俗粉不值得这么费心罢了。
“要不是这次准备增资,对公司股东重新调查了一遍,我还不清楚原来他在两边下注,不管将来是我拿到和图书了公司的控制权还是原来的董事长获胜,他都能见风使舵当墙头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嗯……下月中吧,还得看你的款子什么时候能到账,公司这边的事没弄完我回家也是挨骂去了!”黛安并没让周川太费心思试探,把一起回香港的时间定了下来,同时也没忘了催款的事儿。
周川对黛安的变化并不感到意外,他认为黛安就不该和洪涛那种人混到一起,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怎么可以能有共同语言呢?
不过在做这一切之前,先得安抚好面前这个女人。她也不是吃素的,自己想在讯通公司里搞风搞雨,肯定绕不过她这一关。
而且这种事儿不把好几方当事人凑到一起实话实说是很难查证的,尤其是听在周川耳朵里,洪涛就更符合小混子、不入流、暴发户的嘴脸。
“这你放心,三千万不算什么,下周就能到账。来,先祝你工作一切顺利。”这顿饭吃的值,哪怕再多花几倍的钱周川觉http://m.hetushu.com得也值。
“这样吧,等你回来之后也别再去瞎找地方住了,我在蓝岛公寓里有套房子还空着,你先凑合住。那边离你们公司也近,还是商业中心区,工作生活都方便。千万别和我客气啊,等你回去之前和我说一声,我还有点东西托你给鸿鸣带过去。”
就在洪涛一边享受父女情,一边忙着统计邻居们的搬迁意愿时,还有一个人也挺忙,那就是黛安。自打在九华山庄和洪涛商量好了声东击西的计划之后,她就时不时出现在京城里的某个高档餐厅中,请客的人总是一个,周川!
“我早就劝你别在他那儿凑合了,这种人是从底层混起来的,根本不懂规矩,钱就是一切,素质也太低,住在他那里对你影响不好。”
比如现在,黛安又提出了一笔三千万的短期贷款要求,从而引出了一个让周川心里一动的细节,洪涛在讯通公司居然还有百分之五左右的股份。
黛安越是不想说周川就越觉得可信,洪涛在讯通公司有股份的和-图-书事儿让他觉得好像抓到了机会。自从上次酒会之后,他就一直在琢磨螳螂虾公司和洪涛的关系。
黛安也是个编瞎话的高手,让她这么一说,与讯通公司合资这件事里洪涛的影子就淡多了,从发起者变成了趁机捞好处的投机者。
“这些年内陆的经济形势转好,家里也想试试能不能向内陆投资,特意派我来这边先拿这家公司试一试水。我这位房东也是个聪明人,他借着给我们两边引荐的机会,不光明着投入了一部分钱,还私下从原来的总经理手中购入了一部分股份。”
“还没那么严重,不过我不太想和这种人交往过密,他太不可靠也太不守规矩,哪边给的好处多就倒向哪边。过些天我可能要回家一趟,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先从他那里搬出来,以后大家就完全是生意上的往来,更好处理一些。”
“他在你们公司里还有股份!”随着接触次数的频繁,两个人之间的话题也逐渐多了起来,不光是闲聊,有时候还会说一说各自工作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