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26章 娃娃亲

在这件事儿上洪涛一点都没替小萨惋惜,你说你反正也是被抓的命,怎么就不能让自己想起来你到底藏在哪儿呢?当年电视里肯定说过这个地点,可自己愣是想不起来了。既然你不让我挣奖金,那你爱死不死吧,活该!
“到时候我会想你的……对了,不是有可以聊天的软件嘛,我看网吧里有人用过,到时候我们天天没事了就聊聊。别给他们俩省钱,使劲儿花,想吃什么就吃、想穿什么就买!”
黛安确实不好蒙,她在商界混的时间太长,自然而然会熟悉政界的一些做法。不管是在国内还是香港,光闷着头经商不抬头看路都玩不转,所以她对洪涛的这番说辞表示了很深的疑问。
“啊?他们俩早就搞到一起去了……是我们在美国的时候,美华和你说的?这个混蛋王八蛋,一天都管不住裤裆,有人看着还去外面偷嘴!那你怎么还把钱都给他了,万一他真当了李甲呢?”孙丽丽这时才反应过来,然后对洪涛的评价就又低了一个档次,直接从洪小二、洪扒皮掉到了混蛋王八蛋的程度。
两个部门互相说审批权在自己这边,把游戏代理商当成了出气筒。也就是网易家大业大,这要是换一个普通公司早就给折腾黄了。至于说广大玩家的利益,扯淡吧,神仙啥时候想过凡人的利益,反正少玩几个月游戏也死不了。
至于说帮不帮这个忙,人家还得回去合计合计,看看有没有其它的利益冲突然后再慢慢研究,真急不得。
用什么办法呢?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就是肉搏。渡江乘勇追穷寇,趁着她的弱点被自己抓住,必须好好收拾收拾她,让她没力气去思考。m•hetushu.com下次再提起这个问题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呢,能拖一天算一天吧。
其实干什么职业都不容易,这不,小萨同志当个总统都走背字儿,藏了小一年,眼看就快过新年了,还是被大老美的军队从地洞里给揪了出来。
至于说洪涛和保罗愿不愿意她们俩就不予考虑了,先痛快痛快嘴再说,以后的事儿管不了太远。就算洪涛和保罗愿意,还得看两个孩子有没有那个本事,这两个职业就没一个容易干的。
“难道你想让我整天为了这些事儿和他吵架,把他炒烦了之后看见我就躲着?他现在正在干大事儿,大到我们都不敢想的程度。既然他比我还能干,又没打算扔下我们母女俩不管,我还管那么多干嘛。只要他还能把琪琪当她女儿,还能时不时过来住两天,在外面爱找谁找谁。”
“唉……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姐俩也一样。就算你不走我也待不了多久了,他说要送琪琪去美国上幼儿园,我也得跟着去。”
“丽丽啊,做人要知足,以前咱们俩能想到今天的生活吗?他压根也没说过要娶我,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他,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而洪琪则被她妈妈安排成了一名医生,理由也很简单,张媛媛以前在歌厅里接待过官员、企业家、演艺圈明星、政法干部和各种教授专家,唯独很少有医生这个职业,有也是医院里的行政干部。
这些人白天都人模狗样的,一到了包房里就全现了原形。这让张媛媛有个模糊的概念,总觉得医生还是比较有素质的。
“再说了,这又不是让他们去做违法的事情,这件事儿于国于http://www.hetushu.com民都没什么害处,为什么就不合理呢?我充其量是帮齐睿指了一条路,怎么走还得靠她自己,你说是吧?”
而魏老太太那边更是卖力,联合了徐老太太把家底都翻了出来,直接把这件事儿捅到了副总理级别。好像是她们俩年轻的时候和这位女副总理有点交集,还帮过她的帮。现在这么做等于是去要账啊,这种情面是用一次少一次。
“你也别去烦他,还要管住你那张嘴,别到处去乱说。再过一年多金月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他会更难做的。”张媛媛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醒,她和孙丽丽的状况不一样,至于说谁命好谁点背很难评价。生活是个很个人的问题,鞋到底合脚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不能再让黛安追问下去了,她这些话都是带着逻辑陷阱的,绕着绕着就容易把自己绕进去。谎言这个玩意最怕来回比对,要是没有提前的精心准备,谁的谎言也禁不住仔细推敲,所以必须要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
但在孙丽丽眼里黛安走的越远越好,总有这么一个妖艳的外国女人在洪涛身边晃悠对张媛媛是个威胁,现在她和洪涛闹翻了正好,还省心了呢,为此她第一时间就跑到张媛媛的办公室里报喜去了。
“到时候咱们俩可就不能老见面了,你去了那边之后也得把脾气管管,别老整天风风火火的,毕竟那里不是咱们的地盘。遇到事了多打电话和保罗还有洪涛商量商量,不要急着自己做主听见没?”
“干脆咱们定个娃娃亲吧,等孩子到了高中就让他们上一个学校,你来我这边或者我去你那边都成,怎么样?”孙丽丽嘴里m.hetushu.com就说不出什么正经事儿,她也没什么大的理想,就想不愁吃、不愁喝、没事还能去商场里过过瘾。
孙丽丽想让马超当个律师,她说在国外律师比较吃香,而且律师不怕警察,看来她对警察的恐惧感这辈子都去除不掉了,想用儿子找补找补。
不是自己疑心病重,而是这件事牵扯到一大堆人的安危,也包括自己,其实只需要最后这个缘由就足够了。
一想起和孙丽丽很快就要各奔东西,张媛媛也有无数伤感涌上心头。可再不舍得也得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能肆意妄为的只有结婚前这段时间,剩下的就是家庭和孩子了。
就算黛安怀疑洪涛也得硬着头皮扛,坚决不能说实话。现在她还不能让自己完全放心,就算把周川的事情解决了,她已经证明她可以信任了,那也只能告诉她一部分,顶多和齐睿知道的一样。
“你幸亏没跟他,否则让他卖了都还替他数钱呢。”张媛媛对闺蜜带来的好消息一点都不感兴趣,还点着孙丽丽的脑门教育了一顿。
“大人怎么着都好办,只是可怜了这个两个孩子,一年到头也见不到爸爸。”张媛媛没孙丽丽这么二百五,她忧心的事情更多。
“那就让他每天也和你视频一小时,敢不答应就抱着孩子回来坐在他屋里不走了!对了,张姐,咱俩的孩子就差一岁,以后长大了不正好是一对儿嘛。”
在这件事儿上不得不提白女士和魏老太太的功劳,她们两家在文化战线上确实人脉比较广,据说白女士这边连外交部一位资深副部长都请动了。
别以为肯出钱就能劳烦政府部门替你出面背书,不达到一定层次人家是不和_图_书会搭理你的。也正是有了这些圈套圈的关系,再打着齐睿的名号,人家才算是看在同僚外加有点交情的份儿上睁只眼闭只眼,勉强能放下架子听听你要说什么。
“齐睿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如果她能有大发展,做父母的难道会袖手旁观?你舅舅再过几年也要退了,不可能总占着这个位子的,退之前为自己女儿谋条出路也是人之常情嘛。”
孙丽丽的伤感只持续了半分钟,然后就化作一腔牢骚,最后变成了购买欲。这是她平复心情的不二法门,不管有多少烦心事儿,商场里转一圈出来之后保证是笑着的。
“是你个大头鬼!没有你的时候齐睿那个小丫头从来不会和我撒谎,现在她倒好,整天就没几句实话,这难道不是你教的?”洪涛的说辞不能说没道理,但不足以说服黛安,齐睿一家人的反常举动光用这个理由解释也讲不通。
“要是我舅舅插手,这可违反他家的一贯立场。我舅舅家一直都没打算在商界发展,那样会引起别人非议的,对我舅舅的影响不好,为什么现在他破例了呢?”
既然知道会有这个麻烦,洪涛就得想办法去规避,注意,是规避不是避免。洪涛自问没有给这两个部门当和事佬的资格,就算自己的产业规模再大几倍,人家依旧不会拿正眼夹自己。但在中国办事不止有一条路,明着来不成咱就暗渡陈仓呗。
“成啊,这件事儿咱们不告诉他和保罗,家里的事儿还得我们女人说了算!”张媛媛别看外表精明、独立,可骨子里比很多传统的女人还传统,很喜欢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方式。在她脑子里,女儿的婚事自然是当妈妈的说了算,父亲的责任就是准备好m.hetushu•com彩礼和房子,然后就等着喝喜酒吧。
很快,一场对洪涛的批斗会就变成了一个娃娃亲研讨会,两个女人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的连以后在哪儿举办婚礼都考虑到了,顺便又给马超和琪琪规划了一下未来的工作问题。
我先拉着你们一起搞活动、搞赛事,有了工作接触自然就有利益输送。先和两个部门的人混个脸熟,到时候也好张嘴求情。当然了,人家该掐架还是照常掐,只求别拿魔兽世界当靶子就成,随便找个别的事儿也一样能彰显各方的存在感。
“女大十八变嘛,她也在慢慢长大、慢慢学习,你总不能指望她老和刚从学校毕业时候一个样。成了成了,不聊她了,还是聊聊你新家的问题吧。在电梯里试试你敢不敢?每次停顿、每次开门都有可能进来人,那会不会更刺激?”
“我不是替你着急嘛,保罗说要送马超回德国上幼儿园,以后就留在德国上学,他觉得咱们这边的孩子学习负担太重了。我也觉得他说的对,可那样一来我就得跟着马超一起走,到时候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受了气都没人可以说。”
“我还是觉得你背后有什么事儿在瞒着我,文化部和总署这种层面的事儿光靠齐睿这个小丫头肯定跑不下来,就算我舅妈插手都不管用。”
孙丽丽自然是不知道洪涛这双鞋合不合张媛媛的脚,她还有另外一件事儿比较烦心。马超现在都快两岁了,过不了多久就得面临教育问题,她怕自己一走张媛媛孤掌难鸣。
几天之后,黛安把两个大箱子装上她那辆红色的甲壳虫,毫不留恋的走了,这让齐睿和欧阳凡凡有点迷惑,想不出洪涛和黛安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矛盾,会让黛安走的这么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