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7章 马歇尔庄园

“你还相信世界上有鬼?这座房子在大家眼里真的是个邪恶的地方吗?”贝爷好像是个天主教徒,洪涛没好意思提神的事儿。至于说鬼嘛,洪涛觉得像贝爷这种人能不把鬼当食物就已经很善良了。经历过生死的人分两种,一种是被吓破胆了、一种是更坚强了,贝爷显然不属于前者。
“不得不说你是个很有勇气的人,我想你在购买这座庄园的时候肯定了解过它的历史了,但你还是买了下来。”贝爷看着巴德落荒而逃的样子更高兴了,这一阵他算是胜利者,胜利者就该向别人展示一下,现在唯一的观众只有洪涛。
好不容易把早饭吃完,黛安拉着齐睿去小镇的超市采购生活物资,洪涛这才有机会继续打听有关这座庄园的情况,为此还得搭上一瓶威士忌。这是他在地下酒窖里发现的,数量还有不少,反正也不是自己买的,不喝白不喝!
“以后我的家人会住在这里,她们会不会因为这所房子的事而受到别人的歧视或者疏远?”洪涛最想问的是这个问题,别到时候全镇子的人都把张媛媛母女当成怪物,那这座庄园可就太坑人了。
黛安有国际驾照,可以在美国开车,和图书但是她有条件,先得让洪涛陪她玩够了才成。齐睿是别指望了,她正在和格洛丽亚收拾游泳池,打算放上水之后先游泳再晒日光浴,标准的腐女。
“阿普尔怀特,是这里的主人还是集体自杀的策划者?”洪涛只是听说过这件事儿,但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干、怎么干的一概不清楚。
味道嘛,格洛丽亚和提亚戈一个劲儿的点头,还真没少吃,看样子他们很满意。洪涛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吃完就忘了,显然没啥出彩的地方。
“听这里的居民讲,当时马歇尔庄园是镇子里最神秘、最热闹的地方。大门内有人站岗,外人一律不许进入,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很多来自其它州的车辆进去,在里面停留几天之后又走了。”
“后天镇上会有赛马比赛,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大部分邻居了。好了,谢谢你的款待,还有格洛丽亚的馅饼,我要和丽萨继续跑两圈。”
“那恐怕就是马歇尔庄园的旧房子,出事的地方已经被拆了,但有一部分建筑物并没动,据说当年是阿普尔怀特那些人举行仪式的地方。”
冯女士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返回了波士顿,这几天无法过hetushu.com来。原本的计划要修改一下,要不就在这里多待几天,要不就先行去暴雪公司,她会让司机过来。
送走了贝爷,洪涛开始在房子里乱转,除了格洛丽亚和提亚戈的房间之外,几乎每间房子都要进去看看、翻翻,一直折腾到黛安和齐睿回来才算罢休。得出的结论是,很多房间都没住过人,确实是新的,打扫和收拾的也不错,房屋质量也不错,唯独缺少的就是人气。
“这里以前是一位议员的庄园,议员夫妇死了之后由家族的人继承。他们的家族在东部,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就半租半送给了阿普尔怀特。他的全名叫马歇尔·阿普尔怀特,是德州人,早年还服过役,父亲是位牧师。”
这家伙也是个白话蛋,他对馅饼的兴趣明显没有对齐睿和黛安大,自打见了这两个女人之后就开满嘴跑火车,基本顾不上搭理洪涛了。
“他对马歇尔庄园好像很忌惮,还是因为七年前那件事儿?”洪涛看出来了,巴德不是不想去拜访自己家,他是不想去马歇尔庄园。原因一目了然,自己和他没见过,也谈不上仇恨,他对自己也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那和_图_书就只剩下当年的惨案了。
“……我还有委员会的事情要处理,洪先生,改日我再去拜访。”巴德咬了咬牙,居然容忍了贝尔的当面挑衅,转身上马,对洪涛一点头,策马走了,比来的时候跑得还快。
“我买了网球器具回来,如果你能陪我打网球,我就带你去镇上的超市转转,里面有卖钓鱼器具的,好像还有钓鱼执照。”
“也欢迎你到我家做客,我的房子就在你北面隔两条街,院门上有我的姓氏。”看样子贝爷也和洪涛差不多脾气,没兴趣陪着一个男人扯闲篇,喝了半杯酒就告辞了。
“那时候我还没在小镇上购买房产,其实我平时并不住在这里。但我听说好像是因为委员会和这里的前主人在建设上发生了点不愉快,所以这座庄园只翻修了一半,另一半被保留了下来。”聊了半天合算贝爷也不是坐地户,他对马歇尔庄园的情况也都是道听途说。
格洛丽亚做的果酱馅饼味道不错,贝爷吃得很高兴。不愧是当过兵的人,吃饭速度也和洪涛有一拼,两个人差不多同时放下了刀叉,然后餐厅里就只有他的讲话声和齐睿时不时的惊呼声了。
黛安对贝爷到没什么兴趣www.hetushu.com,此时他还没太出名呢,但他讲的那些探险故事很让齐睿着迷,早饭都顾不上吃了,一边听一边跟着紧张。真没看出来,她对极限运动还这么有兴趣。
午餐黛安给格洛丽亚放了假,她和齐睿买回来很多食材,打算换换口味。黛安是头灶、洪涛是二灶、齐睿是打杂的。一个西餐一个中餐,弄了一顿中西合璧的饭菜。
“不会的,当年的事情大家都清楚,而且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除了这座庄园的价格上不去之外,镇上的人并不会有其它想法的。提亚戈是个不错的修理工,很多家都会找他去帮忙,这里的邻居还是很友善的。”
但是这场注定洪涛要被黛安虐的网球赛刚开始就被一个电话打乱了,两个人刚完成热身,齐睿就穿着一身比基尼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告诉洪涛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
“我先声明一下,中国没有这种信仰,而我是个无神论者。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把那几座房子也拆掉,那样的话岂不是斩草除根了?”
“还是你去联系暴雪吧,就说我们明天到,这里距离尔湾没多远,睿睿,你去打电话租辆大一点的车,我们自己开车去。”洪涛不太想在这里多耽搁,和*图*书家里还一大堆事儿呢,这里就算再好也不安心。
睡了一整天,洪涛精神比较饱满,他打算开车出去溜溜。车库里有一辆半旧的福特,是提亚戈平时采购用的,他也愿意借给自己。但是自己没有国际驾照,想了想还是算了,别还没见到暴雪公司的人呢,就先去美国警察局里住两天。
“但是那次他们没走,三十九个人……洪,我听说中国也有很神秘的信仰,你能理解他们的做法吗?”端着酒杯、晒着太阳,但二楼平台上一点都没有温暖的感觉,贝爷一边说一边抱起了双臂。
“我们边走边说,它叫丽萨,是一匹苏格兰温血马。”贝爷没回答有关鬼的问题,而是示意洪涛先离开马道,一边走一边介绍起他这匹说黑不黑、说棕不棕的马来。
“真的吗?你邀请我们去马歇尔庄园!巴德,你也愿意一起去吗?”贝爷对洪涛这个邀请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很有点摩拳擦掌的意思,就好像是要去探险。然后他又问了巴德一声,那种语气怎么说呢,不像是邀请更像挑衅。
洪涛最烦别人和自己聊信仰这个话题,尤其是要往宗教方面靠更免谈。因为一想起太阳神教和欧阳清那种人,什么信仰也就都没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