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4章 我的未来不是梦

“……不用抓也跑不了,我在公司里还有股份呢,跑了不就亏了!”齐睿的想法让洪涛也无法回答,她把谎言当真了。不光是她,还有白女士。这玩意让自己怎么解释啊,现在就算自己全坦白她们也不会信的,只能认为自己是想抛弃她们。
齐睿干脆从自己的沙滩椅上下来,趴在了洪涛身上,还把两个人的太阳镜都摘掉,很近距离的对视着,眼睫毛几乎都快打架了。
“……”齐睿还嫌洪涛脸上的泪水不够多,使劲儿摇了摇头,又甩了一批下来。
看来自己是猜对了,这两个女人打算各色到底。可这件事儿自己真做不了主,不光不能做主最好连插手都少插,否则齐家、白家搞不好要和自己翻脸。对,还得加上欧阳家。
这些味道正是齐睿所欠缺的,她够聪明,但眼界还不够宽,接触的人还不够坏。当把这一课补上之后,她就基本完成了从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蜕变全过程,还是个高雅、有心计、有能力的女强人。有了这些基础她也就可以独自去社会上蹦跶了,再想忽悠她,比一个月之前要困难十倍不止。
齐睿并没和洪涛纠缠谁先说的问题,她真是毫不隐藏的把洪涛http://www•hetushu•com当成了可以倾诉的人,直接说出了心底的秘密,一边说一边撅起嘴,小笑眼又弯了。不过这次不是笑,而是哭,眼泪一滴一滴落在洪涛脸上,有几滴干脆就成了洪涛的眼泪。
“我妈告诉我你是我一生的守护神,如果丢掉就会有大灾难。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该怎么抓住你,让你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还不想死。”
这种转变是潜移默化的,平时也看不出齐睿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洪涛能清晰的感觉到,她不管是说话还是考虑事情,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甚至整个人气质上都发生了变化。依旧是爱笑,但笑容更厚了,后面隐隐约约多了很多东西,内容看不清。
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艾特洪先生和克雷格小姐的名号就已经响彻了整座小镇。前者代表了堕落、放纵、邪恶,后者则是热情、好客、高雅的存在。
“我不是说这件事儿,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往常洪涛和齐睿插科打诨很容易糊弄过去,但这次不成了,她很认真,死死盯着洪涛的眼睛不错眼珠,好像这样就http://www.hetushu.com能分辨话的真假。
最主要是找到了一大堆玩伴,你说你喜欢什么吧,从下国际象棋到出海捕鱼都有人会,就连摔跤和打拳都能找到专业选手过招,还不是一般的专业,而是曾经很有名的那种专业。
现在有了马歇尔庄园和好客的艾特洪先生、美丽的克雷格小姐,他们可算是能撒欢了。这里没有小孩,只有三个外国人邻居,他们啥心理负担都没有,敞开了嗨吧。
“告诉什么?”洪涛有点晕,自己什么时候说要给她设计未来了,想设计也没那个能力啊。
齐睿和黛安也差不多,每天除了应付一些慈善活动之外,就是骑马、打球、日光浴、酒会,接触的还都是功成名就的商界、政界大腕,就算学不到东西,光熏陶也能熏出一身王八蛋味道来。
“……”这回是点头了,还点得挺不好意思。
“就是因为难才求你的嘛……”见过不讲理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齐睿回答得理直气壮,就好像洪涛是她家长一样。
“你现在真的是个大人了,会去考虑自己的未来了。那一定已经有了想法,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明白也没用,这个问题没法回http://www.hetushu.com答。
修女们平时除了向上帝祈祷之外,就是替魔鬼照看这些东西。她们是南加州很有名的高端供货商,客户都是像沃尔什那样的知名人士,普通人她们还不搭理呢。
“咱还是坐起来说吧,我都快看不见东西了!”洪涛还是头一次被别人用眼泪冲洗眼睛,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眼泪是水,别人的眼泪是辣椒水,滴到眼睛里有些刺痛。
“我想凡凡了……你不许笑我!你们俩都是我最喜欢的人。可是你有金月了,凡凡只有我。昨天晚上我们通话一直到手机没电。她也想我,可以看不到未来,在电话里都哭了,我心里也很难受……”
“……你不会是想让她一辈子陪着你吧!”既然齐睿不是想让欧阳凡凡马上过来,还说两个人互相想念,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洪涛自己说出来都有点含糊。
要问这些家伙干嘛不在自己家里种,主要是不想让孩子过早接触这些东西,但不反对孩子长大之后去试试。有点像国内的父母不愿意让孩子太早抽烟,但孩子大了、抽上了,他们也管不了。
在加州种植这玩意是合法的,来送麻苗的卖家居然是修道院的嬷嬷。这让洪涛的好奇心按耐不和_图_书住的往上窜,用尽了各种办法,赖皮赖脸的上了人家的车,跟着两个嬷嬷去了一趟十多公里之外的修道院。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现在洪涛出门就不会看见谁都不认识了,不管邻居们心里怎么想,都会笑容满面的和自己打个招呼,有事了还可以给那些狐朋狗友打个电话,不是啥大事总有人可以帮忙。
“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你们家里人会答应吗?他们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还等着抱外孙子呢。就算你们家答应了,凡凡家呢?到时候凡凡她哥还不生吃了我!”一看到齐睿点头,洪涛仅剩的一点侥幸心理也瞬间荡然无存。
这下洪涛就太心满意足了,每天有玩不完的项目、听不完的秘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夫复何求啊。什么暴雪公司,他差点就给忘喽,说是乐不思蜀都不为过。
“你是想让她也过来陪你?”洪涛这次是真傻眼了,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不是白说的,就算自己是阅女无数的老妖精,也琢磨不出来齐睿突然提起欧阳凡凡到底想干嘛。按说这事儿不用大费周章和自己哭诉,撒个娇打个电话,让欧阳凡凡买张机票不就来了嘛。
到了地方一看,好嘛,修道院的暖棚可比自己家那个大多了hetushu.com,就和种葡萄田一样,总共三十多亩属于修道院的土地上,多一半全是这玩意。
“你给我设计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可以告诉我吗?”好不容易有一天比较清静,邻居们都去参加赛马会了,洪涛不喜欢那种场合,干脆和齐睿一起躺在游泳池边晒太阳。正晒得晕晕乎乎呢,耳边突然传来齐睿的声音。
说我不会娶你,就这么耗着,可耗到什么时候算个头呢?说我找机会娶你,这话自己说着都没底气,谁也骗不了。干脆,还是你先说吧,这样还能有的放矢。
再说了,光是她们俩自己就已经应付不过来了,根本也没多余的精力去占别人便宜,倒找钱都不干,身体是自己的。
和这些人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等他们喝高了、抽嗨了,嘴上就没有把门的了,你问什么说什么,不问也说。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洪涛就会在一大群傻笑、傻唱、傻跳、傻聊的人里四处游走,听听美国上流社会不可告人的秘史,然后跟着他们一起傻乐。
至于说性方面,洪涛还是很洁身自好的,除了齐睿和黛安谁也不碰,不是不能碰而是不想碰。论身材苗条,那些人高马大的模特比不上齐睿,想要身材火爆的还有黛安,何必去舍近求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