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7章 重大发现

好大一会儿之后她才起身向学院大门走去,这时的她已经不是说说笑笑迈着大步,而是双手抱着肩,身体蜷缩,贴着墙边像个受气包。
“我倒要看看你这几年吃没吃胖!”这里距离金月住的地方不远,半公里的样子。洪涛觉得她应该不会开车或者坐车上学,所以干脆找了一个靠窗的桌子盯着街口。
“喂……小月月,我正要上飞往洛杉矶的航班呢,这次是为了公司的事情过来开会,估计要待几天吧。你这几天忙不忙?我要是有空就过来找你啊。”怎么确定自己的想法对不对呢?很简单,洪涛拿出自己的手机,然后给金月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街道上行人不多,现在又不是穿厚衣服的季节,如果金月出现,他觉得必须能一眼认出来。如果等到十点钟还没见到人,那再给她打电话也不迟。
那里的房子基本都是二十世纪初的建筑,沿着查尔斯河南岸有一大片,普通一个三四间卧室的房子就得七八百万美元,都快赶上马歇尔庄园了。
最后还有一个事儿,黑小伙千叮咛万嘱咐,让洪涛一个人最好别去南波士顿的黑人区,主要是多尔切斯特地区,其中最不能去的是Ma和-图-书ttapan区。
“明天是六月一号,我是特意过来找你一起过生日的。酒店也定好了,离你们学校不远,叫艾略特,到了酒店我再给你打电话。”洪涛也很平静,还和往常一样,三分正经七分不正经。
那个男的倒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笑起来还很阳光。他的个子也不矮,比金月足足高了半头多,估计比自己还要稍微猛点。
几分钟之后齐睿表妹也气哼哼的走了,金月重新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然后洪涛的手机就响了。
金月并没背叛自己,即便齐睿的表妹好像和她有不同见解,她依旧欢迎自己过来,还打算主动去找自己。但她并不高兴,可能见面之后会显得很高兴,实际上多一半都是装出来的。
除了中国菜之外,往西一公里就是波士顿大学校区,那附近有韩国街,可以吃到韩国烧烤;再往西一公里左右就是意大利街,有一家叫做Daily Catch的餐厅非常棒,每天都有附近海域捕捞的海鲜提供。波士顿最有名的食物是啥?必然是波士顿龙虾啊。
“嘿嘿嘿……想得美,我就是来查你岗的。老老实实上学吧,我已经在洛杉矶和*图*书机场了,正要上飞往波士顿的航班,估计下午就到。”
“我……我正在上课,你哪天过来?”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金月立马就不笑了,一个人闪到拐角处,还用手捂着嘴。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洪涛也琢磨出来了,她们俩交往的程度还不深,至少距离学校很近的时候金月就把手缩了回来。这里不是国内的大学,男女生当着老师亲吻也没人搭理。
第三点比较有意思,和我们国内一样,这里的房子算学区房。查尔斯河对面就是麻省理工,往西走几步就是波士顿大学和芬威校区,往南溜达溜达是东北大学,东边是金月所在的波士顿建筑学院。
不对,他怎么能拉着金月手呢!洪涛就快把脸贴在玻璃上了,使劲儿眨巴了眨巴,再定睛一看……没错啊,她们俩的手确实拉在一起,而金月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说说笑笑,好像已经习惯了。
附近的餐馆确实不少,站在饭店门口就能看到东边有个招牌,门童说那里是西餐,鱼和意大利海鲜面条都不错,价格也还不算太黑。听人劝吃饱饭,就是它了!
还真没胖,八点半左右,洪涛的小眼睛突然眯缝了起www.hetushu.com来。金月就在街对面,穿着牛仔裤和套头衫,只是头发比原来更长了,没有梳上,还明显化了妆。
可是挂上电话之后,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也没了。此时金月已经一屁股坐在街道拐角,两只手托着腮帮子,看上去很茫然、彷徨、无奈。
“如果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去洛杉矶,我这边正在上暑期课,时间很多,还是以你的正事儿为主吧。”金月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她刚刚和齐睿的表妹有过什么争论。
历史、地利、人和,造就了后湾区的房价居高不下,所以这个区是波士顿有名的富人区。洪涛说是来看未婚妻的,黑小伙对洪涛能有一个住在后湾别墅里的未婚妻既羡慕又嫉妒,不过好像没有恨,只是感叹洪涛的狗屎运好。
“咱俩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儿,我这边紧忙,你那边也没闲着……”青年男女是不是互有好感、是不是在谈恋爱,洪涛只需要留意观察一会儿就能基本确定,尤其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时候,效果更佳。
现在洪涛就已经基本确定金月和这个同学模样的男人互相有意思,虽然在过马路的时候她们俩分开了手,但那种小动作、小表情、小默契都足以说明hetushu.com问题。
其次就是有关金月的住址,黑人小伙看到洪涛写的街道名和门牌号之后,又竖起两个大拇指。这次两个全是代表一个意思,贵!
首先就是吃饭,黑小伙说想吃什么风味的都有,当得知洪涛是中国人之后,立刻建议去市中心的唐人街试试,并伸出两个大拇指,一个表示好吃,一个表示有点贵。
金月此时脸上一点笑容都没了,和齐睿表妹说了几句,那个男生就被支走了。然后两个女人靠在街角的墙上,好像在争论这什么,齐睿表妹的情绪还有点激动。
这里就和纽约的哈林区差不多,毒贩、枪战、抢劫时常发生。和纽约更相似的是,只要不进入这种街区,哪怕你就隔着一条街,安全性立马打着滚的往上涨。
二是这里地理位置优越,紧挨着查尔斯河,环境优美不说,还交通方便,地铁、高速路都有。
“我也说不好,如果谈判顺利说不定三五天之后就到,如果不顺利可能就没时间去找你了。等我电话吧,先这样,我要过关了,一会儿再打给你。”洪涛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真不是因为它这里的饭菜做得有多好,主要是这家餐馆的地理位置hetushu.com好。它居然就在波士顿建筑学院的街对面,这是昨天晚上洪涛吃饭时发现的。
其实啥好吃不好吃的,只要味道不是太怪,吃到洪涛嘴里基本都是一个味儿。不光晚饭要在这里吃,第二天人家刚一开门洪涛就又钻进去了,连早餐也是这儿了。
如果这一切洪涛没看见也就罢了,但他全看在眼里,心里那种滋味怎么说呢,说苦不苦、说酸不酸、说甜不甜。
还特意问了问服务员,他说没错,对面那座方方正正的灰色大楼里就是建筑学院,平时这里也会来一些学院的老师和学生用餐。
为啥这么贵呢?原因有三点,一是这里的房屋都历史悠久,肯定得有年份钱。这玩意有点像买红酒,年头越久越有品位。
她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男一女,和她年纪相仿,也都是华裔面孔。想来那个女孩子就应该是齐睿的表妹,但基因真没齐睿好,身高、体型、面容都要下降一个档次,还戴着一副眼镜。
五块钱,十多分钟,洪涛就几乎搞清楚了自己想问的所有问题。
就冲着最后一条,洪涛觉得五块钱也不白花。出门在外的,哪儿好玩先另说,哪儿不能去才是最重要的。眼看都要到半夜了,洪涛还是得先去填饱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