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9章 她到底变没变?

闹钟还没响门铃就响了,洪涛趴在门镜上一看,门外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居然是金月!
甚至专门空出来一面墙没有摆放桌椅,而是做了一个展示柜,里面放着很多零七八碎,还有棒球和橄榄球,应该是某些名人送的,上面有签名。展示柜两边的墙上则挂满了照片,也是和历代名人的合影,反正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还是老美的伙食好,它们俩好像又长大了,我先和它们打个招呼。”长时间没有性生活又没有适当的前戏会让女人感到有些疼,这次还真不是洪涛故意犯坏去用这种办法去试探金月。自打一进屋就是她主动,现在自己还得慢下来,再从前戏开始做起。
到了国王礼拜堂,洪涛就不打算再跟着这条红线走了,直接打车回酒店,先把自己那身在包里压得褶褶巴巴的桑塔纳送到酒店洗衣房熨烫熨烫,然后洗个澡定好闹钟先迷瞪会,养足了体力就等晚上猛搓一顿。
大厅中间是个美式U型吧台,三面都可以接待顾客,里边的第四面是个养殖水台,生蚝、牡蛎、青口、龙虾是主旋律。
“我信你才怪,你肯定是怕疼!等回国之http://www.hetushu.com后我买个纹身机在家里给你纹,写上洪涛专用,游客禁止触摸拍照!”看到金月又有了反应,洪涛赶紧停止了动作。这都快七点了,再折腾下去生日晚宴就得泡汤。
顺便再问问金月之后的打算,如果她真的不想回国,那就让她在这里待着吧,但一定得给自己一个非常站得住脚的理由。不能说几年之后她又被欺负了,自己还得来解救她。这里是美国,自己也不是想来就来。
线条比原来清晰了很多,肌肉弹性也更好,怪不得战斗力翻倍。但这种鼓励不是用言语而是亲吻,从大腿到胸都亲一遍,一边亲一边还得说怪话。
洪涛还是头一次见到金月这么疯狂、这么主动、这么贪得无厌。虽然在技巧上她很生疏,但架不住热情如火,就好像过了今天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批命,差点把床折腾散架。
原本她的胸就不小,但有些软,平躺的时候会塌向两边,现在居然能自己蹲着了,这就是很大的进步。要想站起来估计是没希望了,自身重量太大,很难脱离地球引力。
“你看它在笑你呢……”看到这个已经被磨得黝黑和*图*书发亮的木头老鼠雕像,洪涛心里那点不甘也消失了。她至少没把自己扔到一边去,看磨损程度,这个小护身符一直都被佩戴,并不是今天才挂上来糊弄自己的。
杜克喜欢吹牛不假,但他认识的人多也不假。当洪涛和金月手挽手下了车之后,联合牡蛎屋门口已经排了近二十口子人。
而出来接自己的这个小伙子就在水台里上班,他除了养护这些海鲜别死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随机挑选一位顾客,把生蚝撬开、挤上几滴柠檬汁,直接倒进顾客嘴里,算是一种免费品尝和促销手段。
“它才不会呢,每天都乖乖在这里待着,从来不使坏,哪儿像你,刚才都把我咬疼了。你喜欢吗?这是辛迪帮我找的教练。嘻嘻嘻,她们这里真有意思,不光有专门锻炼这里的教练,还有锻炼腰和屁股的教练,收费可贵了。”
不过自己不用排队,那位司机冲着餐厅喊了一句西语,里面立刻钻出一个带着黑围裙、和他长得非常像的小伙子,一边热情的打着招呼,一边和门口负责叫号的人说了句什么。那个人就把拦阻索打开,冲金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放行了。
到底为什么洪m.hetushu.com涛不打算现在问,好不容易聚一次还是少提让人烦恼的事儿吧。她一个劲儿的躲,自己再拼命追问,双方都累。
她换了件紧身白毛衣,配上一头大波浪般的黑色长发,显得比以前更沉稳,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也难怪,她和自己同岁,再不熟就麻烦了。
“讨厌,你还是这么贫……啊……”让洪涛这么一打岔金月紧绷的身体稍稍松弛了点,同时精神也放松了很多,带着一眼泪水又笑了。但她马上就又笑不出来了,胸前的两个重点被洪涛手口并用,这次她发出来的不再是痛苦的声音,而是享受、快乐的呻吟。
“我是不是该回去换上礼服?”虽然叫不出名号,但金月这几年显然也没在冯家白待,很敏锐的觉出洪涛这身西装不是普通衣服,再看到那辆大礼车,有点压力了。
确实有历史!一进门洪涛就发现这家餐厅和其它餐厅不太一样,它的大厅里挂着好几副油画,上面画的都是这家餐厅在不同年代的全貌,下面还标注着时间。
刚才的运动太激烈,金月一直都在喘息。但是一发现洪涛对自己的胸很感兴趣,依旧不顾疲劳曲起小腿,把身体完成一个弓形,让和-图-书洪涛再看看自己的腰臀,然后满眼期待等着夸奖。
“啊……我想你……”当身体被贯穿时金月浑身肌肉突然紧绷了起来,皱着眉发出一声略带痛苦的吟叫,随后大眼睛里就涌出了泪水。但却不让洪涛退出去,还挺动着身体迎合。
金月的这种心理变化和表现洪涛能部分理解,她一方面是出于真心,让一个男人几年不沾女人是不人道的,同理,让一个有过性生活的女人几年不碰男人也很难受。
“才不是呢,都是女教练,那种健身房不让男人进。本来我还想把你名字纹在身上,可又怕你觉得那是不正经的女人才喜欢做的事儿。”金月很享受洪涛的服务,刚刚熄灭的欲火又被点燃了,开始小幅度的扭动身体去追逐男人的嘴和舌头。
金月在这方面和她的性格一样也很传统,并没有因为身在异乡就改变,一直都在忍耐。另一方面好像是因为心里有事儿,纵欲有时候会成为精神舒缓药物,原理就和借酒浇愁差不多。
“……不会是男教练吧!我宁可整天抱着一个二百斤的胖子,也不希望我媳妇找个男教练专门练习这些部位!”鼓励是必须给的,刚才洪涛还没注意,金月的腰臀确实也有变化hetushu•com
那有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可聊呢?比如聪明佛护身符。它现在正随着金月的喘息在她胸口上下起伏。刚才洪涛真不是恭维,金月的胸确实又大了,还挺实了一些。
洪涛和金月顺理成章的被他选中,然后一人吃了两个原汁原味的大生蚝,份量真足,一只连壳带肉就得有七八两。味道嘛,啥味道啊,就是大海的味道。洪涛和金月对这种太生猛的吃法都不太感冒,但还得不住点头,表示歪蕊顾德!
“……”一进门,两个人就在过道里抱到了一起,这个吻时间超长,一直到两个人都光溜溜时依旧没松开。
“不用,就这样挺好。我这身衣服也是为了出来谈判才做的,平时都不穿。今天咱就奢侈一把,坐豪车、喝香槟、吃龙虾、抱美人,出发!”纵使金月没夸出口,但洪涛也感觉到了这身衣服的功能。看来有时候形式主义很必要,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当洪涛和金月洗漱更衣完毕,手挽着手走下楼时,一辆黑色的卡迪拉克礼车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当洪涛看到那位膀大腰圆的司机,立刻就肯定了那个叫杜克的黑小伙在吹牛。司机明显是中美洲印第安人和黑人的混血,一个妈真完不成这种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