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51章 知道底线

但这一切都有个前提,就是中国大陆的魔兽世界要和北美地区同期开服。在这之前暴雪公司已经完成了两次封闭测试,并发布了公告,游戏将在年底开始公测。
洪涛那份代理运营策划案他们研究完了,原则上同意由螳螂虾公司代理魔兽世界在中国大陆的运营权,有关运营、推广、审批方面的细节也没什么太大异议。
前世里九城代理魔兽世界的合同价格大概是柒仟伍佰万美元左右,其中签约金三百万、四年的版权费五千万、前期设备投入近七百万、广告推广费用一千万出头。
在广告和推广费用上洪涛还是比较舍得花钱的,直接答应投入一千五百万美元。没辙啊,国人就吃这一套,好不好先不管,整天让你一睁眼就看见、再变着法儿的使劲忽悠,保准玩的人多。
设备投入就没法少给了,暴雪公司要求必须使用惠普的服务器,否则难以保证游戏体验和技术支持力度。洪涛对于这一点倒是不反对,惠普和_图_书服务器确实贵,但自己回国去找替代品,性能可能会比惠普的高一点,但兼容性和可操控性就说不准了。
现在洪涛知道那个高高的男同学是谁了,他姓黄,叫黄毅,算是冯女士家朋友的孩子,父母都是亚裔,但不全是华人,有一半日本血统。
既然大概知道了暴雪的底线,那洪涛就得想办法省点钱还得多要点好处。签约金先答应一百万,版权费从每年的一千二百五十万涨到了二千万美元,但不是四年,而是一口气签五年。其实洪涛更想签十年,可惜暴雪不答应。
因为这件事儿双方唇枪舌剑的吵了四天,最终都做出了让步。暴雪公司象征性的保留百分之十后期分成,但每年的版权费直接提高了一多半,和抢钱差不多。
会议还是由皮尔斯和兰姆伯兹主持,但一上来他们就不像上次那样闲扯,直接进入了主题。
对于这个问题暴雪公司倒是没有什么歧视性条款,他们主要是怕http://www•hetushu.com时间不够。就算从现在开始运作,到年底也才只有半年时间。螳螂虾公司要从无到有把一切都准备好,这很考验管理水平和运作技巧。
洪涛在这一点上的大度也让暴雪公司和维旺迪的人看到了诚意,表示会在技术支持和游戏周边产品上做一些让步。毕竟这个游戏是他们的孩子,长大了之后还会给他们挣钱,大家都希望结果是美妙的。
现在的问题是代理费多少钱、运营分成怎么分、周边产品怎么卖、服务器如何架设、还有双方的权利、责任和义务。
别看金月来了四年多时间,她对这座城市并不太熟悉。冯女士的家教还是挺严的,两个女孩子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平时有时间了也是全家一起出游,不经过家长同意和男孩子约会的事儿基本没发生过,不回家过夜更不可能。
除了这些之外,在九城公司运营魔兽世界期间,没卖出一张点开,就得分给暴雪公司四分之一的m•hetushu.com分成费用,算起来这才是大头。
这顿饭吃得时间很长,两个人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从金月在这里上学的所见所闻,到国内非典时期的特殊措施,再到金叔叔和姥姥的身体情况,絮叨了四个小时才离开餐馆。盘子里除了动物外壳之外真是干干净净,都让洪涛给吃了。
螳螂虾公司现在开始准备是以后点仓促,但洪涛觉得即便赶不上一起正式运营,那也不能差太多。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态度问题。凭什么韩国都能和北美一起开服,偌大个中国市场就得拖后几个月甚至半年呢。
毕竟到时候还需要暴雪的技术人员帮忙调试,用他们最顺手的设备没有什么害处。多付出的这点钱就是学费,谁让咱弄不出来这么好的游戏呢,活该被宰。
但就算是抢钱洪涛也让黛安认头,因为这样算起来也比后期给暴雪公司百分之二十五的利润分成便宜的多。而且这个结果已经算不错了,要不是螳螂虾公司的资金充足,不和-图-书用依靠暴雪这份合同上市才能筹措足够的资金,暴雪公司肯定不会让步的。
对于这个黄毅的事儿洪涛没怎么打听,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非什么都搞清楚,那样必然会让金月很尴尬,自己也好受不到哪儿去,图什么呢。
他家也住在后湾区,也在建筑学院上学,是个博士生。辛迪所说的建筑师事务所也是和他一起开,两个人各投一半资,金月算是跟着哄的。
金月现在已经放暑假了,正在选修两门暑期课程,停几天没关系。但洪涛不成,因为暴雪公司有关第二轮谈判的邀请来了,黛安那边正在从香港纠集律师团队,三天后就抵达马歇尔庄园。
之所以版权费给这么高,主要是洪涛不想给暴雪后期的游戏分成。但暴雪公司也不是傻子,他们坚决要收分成费用,不会让螳螂虾公司买断五年的游戏代理权。
这次的谈判看上去就比上次正式,谈判地点也换了一个更大的会议室,满满当当的坐了近二十人,光黛安召集来的团队就有m.hetushu.com六位,中外都有,年纪都四十岁往上了,一个个看着就不是善茬。
所以洪涛必须要回去,总不能让这么多人等着自己陪未婚妻逛大街,现在自己还没这种能力呢。
洪涛只在波士顿和金月住了一天半,陪着她去哈佛、麻省理工的校区里逛了逛,还没玩够就不得不打道回府。
当初九城就是被暴雪捏到了这个痛处,即使知道吃了大亏,也得在合同上签字,否则就连汤都喝不上了。还是那句话,技术不如人就永远受制于人,想说话硬气就得兜里有货,否则只有挨宰的份儿。
两个人并没直接回酒店,而是在海岸边的公园里溜达了溜达,主要是为了消化消化食儿。吃得确实有点多,不光洪涛多,金月也不少。除了半只雪蟹和几个青口之外,她几乎把她自己那份食物都塞进了肚子里,完事还弄了一小块蟹肉蛋糕。
和往常一样,洪涛没让金月送,自己连夜坐上红眼航班赶回了圣地亚哥,走的时候还给金月留下二千多美元,这是他身上所有的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