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55章 一拍即合

在巨大的利益、权利诱惑面前,大部分人都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其实这才是正常的,人性如此。可是遇到事情,你总不能指望谁别人可以战胜人性,万一输了呢?实际上输的人比赢的人要多很多。
“这件事儿拿到董事会和股东会里去说,怎么都是马董你在为公司前途着想,明摆着有利的事儿谁会拒绝?以什么理由拒绝?”
“周哥您有办法?!”周川还没使劲儿忽悠呢,马董就已经有点晕了,先入为主的思维让他的智力瞬间下降了一多半。
“办法多了,比如说通过股份收购别的公司,公司里不就增加一个新股东嘛。据我了解,现在讯通公司的扩张速度非常快,业务覆盖范围正从城区向郊区扩张,在这期间也吞下了两个小公司。”
“……这恐怕不容易吧,公司里其他股东不会同意的,就连我想扩股都没戏……”一听周川给自己出的主意,马董眼睛里刚刚燃起的火苗又熄灭了,同时对这位周公子的期望值也瞬间低了不少。看来这帮公子哥真是废物多,这么简单的办法还用你提醒我,不全是废话嘛。
不光在忽悠人上周川很有造诣,装孙子也装和*图*书得特别顺畅。这也是社会上的常态,平时大家就仔细留意身边的人吧,谁总是往脸上贴金,谁就是那个最需要警惕的。坏主意一般都出自这种人,最次也是个落井下石的。
“无法拒绝的理由……”马董觉得自己的脑子是有点不够用了,连和周川对话都有点费劲。找个让其他股东无法拒绝的理由?真有这种理由吗?自己怎么没想出来?
“这件事儿如果马兄有心去做,那我就帮你一把。在这个行业里我也有不少朋友,先帮你物色一两家合适的公司,过两天给你答复如何?”
“……这、这让我说什么好呢……这样吧,事成之后周哥您也入点股份,以后兄弟我还离不开您的指点,总不能老让您白忙活是不是。现在不是有个啥知识产权,知识就是钱嘛!”
“现在你的讯通公司掌握着话语权,那些中小公司要想不被挤垮,就得提前站队,否则到时候他们连百分之一股份都拿不到。如果换做你,一边是倒闭一边是当股东继续挣钱,你怎么选?”
在他看来,周公子这种档次的人是不会看上讯通公司的,人家玩的都是大买卖,所以和*图*书对自己不会有什么恶意。再说了,这件事儿是自己先提出来的,接触了这么久人家也没过问自己公司里的业务,不是不想问,是根本看不上。
周川确实是玩并购的高手,他想的办法很高明,不仅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操作起来还非常隐蔽,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影,可背地里又脱离不开他的控制。
只考虑了不到三十秒钟,马董就把当初捧着他上位的洪涛、黛安、保罗一众同伴卖的干干净净,这也是洪涛很难信任别人的根源所在。
但是有它存在,这一地区的业务讯通公司就很难开展下去,而这里又有开发区,商业用户很多,算是块肥肉。要想不打个头破血流、两败俱伤,两家能合并才是最理想的局面。
“只要价格合适,让给人家一成股份过分吗?如果你们公司的股东连这种事儿都反对,那我觉得你还是把股份转给他们吧,这么玩公司早晚得黄,没前途!”
经过几次谈判,合并的事情倒是谈好了,可这家公司不同意被一口吞下,咬定要在讯通公司里当股东,哪怕少给点都成。人家的理由也充分,给钱是坐吃山空,给股份还能细水长和图书流。现在对方也没有什么好的项目可以投资,所以要钱没用。
马董脸上的表情周川全看在眼里,就这种脑子还敢看不起自己,真是不知道死的玩意。刚才还想着以后踢他出局的时候该给他留多少养老钱呢,现在省了,一分都不给!
事情到这里,保罗并没觉得有什么猫腻,很正常的商业行为嘛,为此他还亲自带人去对那家公司做了很系统的评估,并全程参与了并购谈判。
马董这个人只能当垫脚石临时用一用,以后是要被第一个踢出局的。他太蠢也太贪了,这种人坚决不能成为合作伙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给股份,这可就不是保罗和马董能说了算的事情,必须经过股东会决议。马董怎么也联系不上黛安,但这件事儿他又不想拖着,保罗倒是知道黛安和洪涛在一起,这才通知了洪涛。
“加个新股东不就成了,也不用多,百分之十以内的股份就够。到时候你相对控股权在握,在董事会里可以拿到决策权,谁敢不听话就把谁踢出局。然后再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把其它股东的股份摊薄,一旦可以控制三分之二的投票权,这个公司就是马兄你一个http://www.hetushu.com人说了算。”
“不能,坚决不能,我姓马的还没那么好赖不分。股份必须要,否则下次再有事儿我都不好意思张嘴了。”看到没,马董就让周川给逼上了绝境,越是说不要股份越不能黑不提白不提。因为事儿不是还没办下来呢嘛,你不提好处人家也不提办事,谁着急谁心里知道。
不过对于讯通公司他还真费脑子琢磨了一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套路,但最终目的不是帮马董控股,而是要让这个公司变成自己的套现工具。
“假如现在有个规模不算小的公司突然挡在讯通公司面前呢?完全吞下难度很大,不进行合作又对公司业务有很大影响,是不是只有合并这一条路了?”
“嘶……对啊……可是到哪儿去找这种公司呢?这两年我们可是把同行都快得罪光了,就算有人愿意合作,那也得狮子大开口,肯定不会轻饶了我们。”马董也不笨,周川一提醒他立马也想通了,但还是有一个问题让他非常困扰,就是合并对象。
“这事儿可不能外传,也就是咱们哥俩投脾气,你人又实诚,我不忍心看着你被别人欺负才帮你出主意的。换成别人我才不管这种事儿呢,很和图书容易就里外不是人了!”
“我说马兄啊,现在像你这么实诚的生意人真是少了。大家做的都是买卖,只要挣钱谁管对方顺眼不顺眼。咱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你昨天刚睡了他媳妇,只要合作利润足够多,他照样和你拍着肩膀称兄道弟。”
这次保罗给洪涛发短信说的就是马董有具体动作了,按照周川的方案,很快就有一家宽带运营商主动向讯通公司摇起了橄榄枝。它在丰台、大兴一带有不少线路和用户,实力不小也不大。
戏肉来了,要问如何渗透进别人的公司,再在里面辗转腾挪搞事儿,周川是行家。这是他的专业,都不用玩命琢磨就有一大堆办法。
在忽悠人的问题上周川也有一张不次于洪涛的利嘴,而且他更专业,所欠缺的就是覆盖范围还不够广,只在他的专业领域里才能发挥出来威力,不像洪涛的兼容性那么高。
“老马,咱这可就见外了,朋友帮忙归帮忙,谈钱就远了。我缺那点钱吗?这要是让圈子里的人知道了,还不说我是教你窝里斗啊。”
“哎呀,我的马兄,这种事哪儿能在董事会里商量啊,就算是这么想的也不能这么说,你得找个让其他股东无法拒绝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