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56章 没退路

同时洪涛也很欣慰,至少是通过这件事把保罗看得更清楚了。这个人肯定是不能被周川收买的,除非他不想要老婆孩子了。也就是说他还没彻底学坏,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当技术负责人吧,管理公司的事情最好少插手。
醉翁之意不在酒,张媛媛才懒得管洪涛的事情,她只是借着这个话题来发泄发泄不满。洪涛跟着黛安和齐睿去美国谈生意她拦不住,但一去就是三个多月好像有点过分。这段时间里洪涛肯定不会守身如玉,所以吃点醋也是必然的。
只要再拖上一两个月,让自己走完了游戏的引进和审批手续,螳螂虾公司再从纳斯达克上市,到那时就谁也拿自己没招儿了,周川再有背景,也管不到美国去。
“别晃啦,再晃她就该醒了!把孩子给我,你去阳台抽烟琢磨事,如果自己琢磨不出来就给懂的人打个电话。别老以为自己是神仙,什么事儿都能搞定,这里又没外人,你还怕我笑话你?”突然张媛媛挡在了面前,从怀里把已经睡着的洪琪接了过去,然后小声给洪涛出了个主意。
“对了,你说讯通公司的网吧接入业务突然没了,那其它同行会不会一起扑上来撕了它?这两年你和马董可没少挤兑别人吧?”洪涛没笑,先是为齐睿哀叹了一番,就好像当个CEO有多丢人似的,然后又问了黛安一个有关讯通公司未来的问题。
“我觉得马董这个hetushu.com提案对公司发展很有利,你为什么故意说联系不到黛安和齐睿?”看到马董一脸阴沉的走了,保罗有点忍不住。
不管因为什么,增加股东这件事儿公司里的意见很明显有两派,在这种时候还不赶紧躲远远的隔岸观火,居然非跳出来要当裁判员。这玩意不管谁胜谁负,你在公司里都多了一个死敌,除非有特别大的利益在里面,否则永远是亏的。
“我正在金管局对面吃早餐,十分钟之后就得去开会,用最简明扼要的方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黛安那边的环境有点噪杂,她的语速也很快,声音清脆。看来状态不错,这些日子居然没让那些美国奸商和官僚折磨颓废,真是个女汉子。
“其实不是不想接,而是她们到美国之后换了手机号。我并没和她们在一起,这次去美国我是顺路去看未婚妻的,为了这件事儿还特意提前跑回来,要不我和未婚妻得待一个月呢,她正好放暑假。”
果然,洪涛让张媛媛这么一安抚立马就没脾气了,老老实实的拿着烟走向了阳台,坐在一个小马扎上,还从墙脚拿出一个花盆。这是他的专用烟灰缸,开始吞云吐雾。
面对一脸无辜的洪涛马董也没什么好办法,那就等吧,于是酝酿了半个多月的股东会就这么草草结束了,开会的时间还没有等电梯的时间长。
“哎呀……这和图书事儿有点麻烦,虽然我有黛总和齐总的授权书,可这么大的事儿我真做不了主,还是等我把这边的事儿和她们说清楚,听听她们的意见再说吧。”
讯通公司不光是洪涛和黛安的产业,他和丽丽也是股东,真金白银的往里投钱了,需要保护自己的资产,从这一点上讲他不太同意洪涛的做法。
“哈哈哈……真是好算计!看样子周川已经和马董勾搭到一起了。如果不是咱们事先知道周川的情况,换成我也很难不上当,我估计马董也让周川骗了。”
“打火机……”可惜张媛媛就不生气,生气也不让洪涛看出来,还得巴巴的伺候着。这就是她聪明的地方,算是把洪涛琢磨透了。顺毛驴有顺毛驴的赶法,不能光抽鞭子,时不时还得安抚安抚。
“那当然太好了,我正琢磨该去哪儿找个靠谱的人来完成这件事儿呢。既然你愿意,那我还得替公司感谢你!”还有自己往自己身上揽这种差事的,洪涛觉得保罗这几年在中国真是白混了。
“黛总和齐总就不能回来一趟吗?我不太明白到底有什么大项目需要她们连自己公司的发展都不顾,连我的电话也不接,更没通知董事会!”
洪涛刚回来两天,马董就召开了股东会,然后提出了新增股东的建议。在这件事儿上洪涛明知道是周川在背后捣鬼,也不能反对。从提案上看确实对公司有利,只要不想和马http://www.hetushu.com董直接翻脸,就得想别的办法。
“您说这事儿闹的!我还得给我未婚妻打电话,让她托人给黛总和齐总带话儿。”和洪涛玩这套一点用都没有,他早就想好一大堆说辞,反正是想找人找不到、想开会人不够,还没有自己的责任。到底哪天能够数,慢慢的等吧。
突然多了一个股东,那就等于是增资了,所有股东的股份都要变,股份越多的越吃亏,这是必然。明摆着吃亏的事儿马董却还要去做,要说他是一心为了公司发展洪涛绝对不信。
“保罗这张嘴啊……他早晚毁在丽丽手里,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也问,败家娘们!”对于张媛媛的建议,洪涛没有任何意见。但她是如何知道讯通公司里发生的事情,这就得说道说道了。不用问,这肯定是孙丽丽的小汇报又传过来了,她从哪儿知道的?只有一个答案,必然是保罗。
“可不是,她办事是有点不像话,虽然公司这两年业务发展的不错,但也不能目中无人啊!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她们俩去干什么了,我打电话她们也不接。”
“……讯通是合资公司,只要不违反法律政府部门无权过问公司内部的事情,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别看黛安对刚才的事儿不加思考就给出了答案,洪涛这个问题却让她沉默了好几秒钟,然后提出严正抗议。声音很大,但底气不足。
什么办法呢?那就和图书是拖时间。现在周川对讯通公司动手已经有点晚了,螳螂虾和暴雪的代理合同很快就能签下来,这已经超出了洪涛的预期速度。
“要是这样的话,齐睿身上的担子就重了。这丫头真命苦,还不到三十岁就得肩负重担,不仅要当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还得兼CEO,搞不好以后讯通公司也得由她管着了。”
“废话,人家在公司里有股份,总不能不闻不问吧。要我说你也是,明明扩大公司大家一起多挣钱的好事儿,你干嘛非去当坏人。给点股份怎么啦,你不是一口气就分给黛安几百万美元,那时候你怎么不心疼?”
“舍不得身体就抓不到女流氓,你还别念央儿,我这就给女流氓打电话去!”自打有了孩子之后张媛媛的理智明显有所下降,好在下降程度不是太大,洪涛还能接受。但接受归接受,故意气人的小怪话不能少。
“相信我,这件事儿没有马董说的那么简单,我只不过是在争取一点时间,想先把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搞清楚。谨慎并不影响公司的发展,现在公司也不需要玩命扩张,只要每一步都走稳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你说呢?”有关周川的事儿洪涛以前没有和保罗提过,现在最好也别说。还是那句话,知道的人越多秘密就越保不住,谁都一样。
“马克思说的一点错没有,你是个性格很难琢磨的人,总是在慢的时候快,快的时候又慢了。我不反对谨慎,也认同www.hetushu.com你的观点,但我也不赞成谨慎过度,该迈出去的步子一定要迈。把这家公司交给我调查怎么样,我会尽快摸清他们的底细。”保罗还是技术人员的思维,习惯性的认为洪涛所说的问题只是对方公司在数据上是否有不实之处,并没往别的地方想。
“公司里发生了点事情,我自己拿不定主意,你现在有时间吗,帮我分析分析。”多半根雪茄都抽完了,分析结果还是不令人满意,最后只好拿出电话。张媛媛说的对,有些事情就该去问专业人士,哪怕她正隔着窗户笑话自己,这个电话也得打。
“如果我能顺从他的话,保住我现在的股份应该不成问题。马董的下场可能比我还惨,他连自己的股份都不一定能保住,最终会让周川那群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听完洪涛的叙述,黛安立刻就笑了起来,好像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还为她自己的股份找到了退路。
回到家里吃完饭,洪涛抱着洪琪满屋子转圈,一边转还得一边晃悠着哄她睡觉。但是脑子已经飞走了,想的全是新股东入股的事背后会有什么花样。
马董心里有鬼,最怕夜长梦多。心一急话就狠,矛头直指总经理,试图通过洪涛给黛安增加点压力,让她早点回来把这件事儿处理完。
“这一招很歹毒,先利用马董打败我,在股东里掺沙子。然后再利用股东大会把孤立无援的马董赶下台,最终的大股东和董事长估计就是他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