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57章 最毒不过妇人心

黛安越是生气洪涛就越想挤兑挤兑她,但还是忍住了。现在两个人隔的太远,万一她二百五的脾气真上来,自己还得受罪。
“……你觉得不会出意外?”坦白是绝对不可以的,和黛安翻脸更不成,洪涛只能选第二条路。不过还是觉得这么硬碰硬不符合自己风格,没必要啊。
“你是说用我们手里的现有资金和他们打时间差,在半年之内拖死周川?”洪涛大概明白了黛安的意思。
“我记得江处长前几个月就曾经提醒过我要小心你,果不其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还没怎么着呢,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如果出了意外,以后我就永远不碰商业,专心当一个家庭主妇,每天在家里洗衣服、收拾屋子。你回来就是大爷,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黛安很快就要再摔杯子了,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如果洪涛不是第一个真的关心她的男人,估计早就翻车了。
“到时候马董的股份已经被稀释,董事长是别想了,整个公司实际上还归你控制。”要不说专业的事情还得交给专业人士去做呢,洪涛坐在阳台上都快把脑袋想破了,还不济黛安几分钟的思考成果。
“那我该和-图-书怎么应付?”一听黛安不能回国,洪涛的脑袋立马就大了。忽悠大方向成,可让自己做具体工作,真有点赶鸭子上架了。
“让他们相对控股,但不让他们稀释我们的股份,他们注资我们也注资。有螳螂虾和冯家给你当血池,还怕拼不过一个周川?”
“只要发现这种苗头,随时都可以更换专营公司,这是政府对人民负责,防止你这样的奸商钻法律漏洞坑害用户,难道不合理吗?”
“你这个要求我还真没法答应,家庭主妇的名额已经满了……好好好,咱们不斗嘴,就按你说的办,要不你先回来几天,把这件事儿处理一下?”
“怎么狠?太冒险的事儿我可不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我也不干。”一听黛安这种咬牙切齿的口气,洪涛后脖颈子就发凉。拖着周川就是胜利,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别打没准备的仗。再过一年他差不多就等于死人了,何必和一个死人较劲儿呢。
从洪涛的语气里黛安就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这么多日子积攒在心底的不甘和委屈瞬间就爆发了,连气都没喘,更没给洪涛插嘴的机会。
“闺女睡啦?嘿嘿嘿……我看见闺女没啥感觉,但m.hetushu.com是看到闺女她妈立刻就有点想法了!”对于这种酸溜溜的废话洪涛都快听习惯了,应付起来也驾轻就熟。此时既不能反驳也不能不搭理,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指矛盾根源。
“好吧,我去试试……你闲下来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大道理洪涛明白,可是具体操作起来还是心理没底。
“他们加入新股东,你就跟着增资啊,多简单的交换条件。如果你嫌自己提出来太扎眼,就拉着保罗、齐睿一起提。到时候我的态度就无关紧要了,因为周川知道我没钱。你们都表决了,超过三分之二就可以通过。”黛安的语速越来越快,看来她是真没时间了。
“你又怕了?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老是该冒险的时候不冒、不该冒险的时候瞎冒。就暴雪公司这个事儿,本身就是很冒险的举动。一旦这款游戏不能在大陆畅销,那螳螂虾公司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你想不想给周川和马董来个狠的?”黛安的怒气没那么容易消散,尤其是洪涛并不在眼前,想撒气都撒不出去。但这口气又不能咽,咋办呢?找替死鬼呗,谁呢?谁命不好赶上算谁。
“没有什么会议了,你必须得给我hetushu.com一个恰当的理由,否则我现在就买机票回国!”可惜黛安连拖时间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把洪涛逼上了绝路。要不就坦白、要不就按照她说的做,二选一!
洪涛既然敢拿讯通公司当诱饵拖住周川,那就必须还有后手,甚至不止一个。黛安是在故意气自己,但这个女人必须随时抽打几下,千万不能让她太得意,否则她会比江竹意还肆意妄为。
这个嘴到时候很不好张,因为这次的钱不是借款而是投资,是打算跟着自己一起挣钱的。结果你给挪用了,还得让人家追加,这是商业上的大忌,以后谁还会在相信你?一旦螳螂虾公司上市之后的融资渠道不那么给力,自己就面临着双重的资金压力,搞不好周川还没割肉,自己就先撑不住了。
“和这件事儿比起来,讯通公司的把握要大很多,你为什么反倒怕了呢?如果都向你这样考虑问题,我就不应该答应帮你去和暴雪谈判,更不应该帮螳螂虾上市。”
付给暴雪的版权费用不是一次性的,是按照每个季度的单位缴纳,除了设备购买费用和一部分广告费用之外,最大的一笔款项要到年底才给,这半年的时间就可以挪用。
这个女人还和_图_书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就是不识逗,和越亲近的人越容易急。这不,又急眼了,估计把人家餐厅里的家伙事儿都摔了。
既然她这么肯定,那就试一把吧,总不能老压着不让她发挥,那会憋疯人的。至于说风险,黛安说的也对,比这件事儿风险还大的自己都干了,这点风险忍一忍也不算太难。而且一旦成功利益还是很大的,也很解气,干嘛不呢。
“只要我那两个哥哥知道了这件事儿,周川也会知道的,这样他就放心了。最想让我公司垮台的不是周川,而是我的亲人!”黛安一说起她的家里人,就和有多大仇恨似的,这件事儿恐怕一辈子都没法改变了,积怨太深。
“我可不能回去,我一露面周川就会多加一百个心眼。这样吧,一会儿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在这边爬山不小心把胳膊摔断了,需要住院几周,让家里人帮我解决一下保险方面的问题。”
“网吧业务是政府部门委托的,当然有权利监管。恐怕你还不知道,网监处每年都有一个对讯通公司的审核报告,就是怕某些人为了钱不顾人民的利益胡乱经营。”
“十分钟时间差不多到了吧,要不你先去开会,等你闲下来我们再接着讨论。和*图*书”黛安这顿数落算是击中了洪涛的命门,这个女人太难忽悠了,她提出来的疑问即合理又合情,自己是真没法回答。这时洪涛又想故技重施,拖时间。
但有一个问题,半年时间能不能逼着周川主动割肉?如果不能,那就不是拖死周川,而是把自己的计划全都打乱,还得去和各家借钱。
“和她聊两句就笑得这么贱,刚才看到闺女也没见你笑!”找到了解决办法,洪涛也就不在阳台上窝着了,但刚一进屋,又遭到了张媛媛的讽刺。
“……你们国家的法律简直就是狗屎,你和江竹意就没一个好东西!”这个大巴掌抽的有点狠,洪涛好像听到了东西破碎的声音,然后就是黛安的咆哮。
“周川干的是短线投资、上市圈钱变现的买卖,除非是特别大的生意,一般追求的都是换手速度。他不可能在讯通公司里砸入太多资金,那些钱也不都是他的,大部分是银行的贷款,是要支付利息的。只要拖住他无法上市,用不了一年他就得割肉离场。”
“这次可是你先挑衅的,我本来是诚心向你讨教,在这方面你是我的老师。”她不识逗、狗脾气,自己就不能和她一样了。每当把别人气得蹦高时,洪涛通常都特别有涵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