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60章 诱敌深入

作为最大的股东兼董事长,马董自然而然就成了会议主导者,先把新公司的情况介绍了一遍,然后大大方方的提出了他的方案。
“我同意!我代表齐总和黛总同意马董的建议。”马董说完,在座的股东代表就该表态了。保罗率先举起了手,然后就是黛安和齐睿的委托代表欧阳凡凡。
一旦克星公司上市遇到了麻烦,他会更加不择手段。但是别忘了,这一世有自己和江竹意两双眼睛死死盯着他呢,只要他敢动手,那等着他的就是铁窗生涯,谁出面保也没用。
“齐总的意思是最好还和我们公司合作,毕竟两家之前的合作很愉快。但现在有一个问题无法解决,我们公司在沪市并没有电信资源。这可是每年几百万美元的生意,而且一签就是五年。”
饶是周川经验这么丰富的人也不可能凭空把洪涛和这三家公司联系到一起,只能根据现有的资料对洪涛进行分析,能得出这个结论已经很准确了。
“齐总的意思是全力支持讯通公司在沪市成立分公司,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螳螂虾公司就不得不重新选择合作对象了,这对我们双方都是很大的损失。所以我要代表齐总和黛总对洪先生的这个提案表示支和_图_书持,还是先讨论一下吧,我相信洪先生既然提出来了,应该还有后期跟进计划,不妨先听一听。”
这种事一旦嚷嚷开是压不住的,也没人愿意去压。因为他犯了商场和官场的大忌,属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范畴,谁乐意出面来替他开脱,躲还躲不及呢。
马董很想把洪涛从会议室里一脚踢出去,怎么就这么讨厌呢,自己想干嘛他就非不说干嘛,实在拦不住了就瞎搅合。
“这么大一笔进项我觉得不应该失去,当着欧阳总监我也就不说虚的了,如果真是为了公司发展,讯通公司不应该只盯着京城这一亩三分地,还需要整合一下电信的资源。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何不在沪市也建立一个分公司呢,大家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洪涛也没对马董的提案表示反对,但他又节外生枝的搞出了一个沪市分公司的新提案。
“老马,你是董事长,有身份的人,怎么能这么称呼你的总经理呢?要注意形象嘛。”听到马董叫黛安为洋婆子,周川有点不高兴。
“完全正确!相对京城业务而言,我觉得在沪市开办分公司的事情更值得重视。那里才是中国互联网对外的最大出口,如果能在沪市站稳m•hetushu.com脚跟,讯通公司的规模将会有本质上的飞跃!”这次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的还是保罗,他都快成举手机器了。
“我个人建议还是增股认购比较合适,这样最简单,不用计算出资比例,对各位股东也不会造成经济压力。”
“那就先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吧,早晚也得过这一关,只要他能同意新公司的加入,占点便宜先由他。占小便宜吃大亏,别和这种人太计较,他现在怎么吃进去的将来还得怎么吐出来,连利息都不能少!”一提起黛安周川就忍不住烦躁,各方面都挺合适自己的一个女人,可就是能看不能碰,真是气死人了。
古人云酒壮怂人胆,到了洪涛这儿是钱壮怂人胆。没过几天他就给马董主动打过去电话,说是联系到黛安和齐睿了,并且拿到了她们的授权书,可以再召开一次股东会,聊一聊公司扩股的事情。
在他看来,只要黛安不回来、不把代理权交给洪涛,这件事基本就算拿下了,洪涛那点股份根本就翻不起浪花。而且在公司事务上黛安一直也没和洪涛一致过,甚至多次表示过对洪涛的不满。
在开会之前,正式书面委托已经拿给马董和在座股东都看过了,和图书她们俩由于个人事务无法到场,全权委托欧阳凡凡代理。当马董看到这两份委托书时笑容更灿烂了,还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洪涛。
“马董的提议我原则上也没意见,不过我还有一个新的提议。在美国的时候我和齐总谈了谈,螳螂虾公司准备在沪市建立一个大型的服务器组群经营她们公司的游戏,主要面向南方城市,以前由我们公司托管的服务器组群也要全部升级换代。”
有了周川的怂恿,马董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随之也召开了第二次股东会,会议主题就是关于用股份收购新公司的事儿。说白了就是讯通公司的资产扩大了,加入了新的产业,这部分新的需要用股份去购买,而不是资金。
接到洪涛的电话马董又有点含糊了,左想右想心里都不踏实,于是又找到了周川。现在周川成了他的良师益友,洪涛这个曾经帮过他的人反倒成了敌人。
当然了,洪涛不认为周川能蹦跶到那个时候,只要他在讯通公司的投资遇到大的阻力,无法迅速套现,他就还得在克星公司身上打主意。
紧接着欧阳凡凡也站出来了,她不光同意洪涛的提案,还把这个提案上升到了两家公司的合作前景层面上。画外音就和*图*书是如果讯通公司不在沪市建立分公司,那螳螂虾公司不仅会把那笔大单交给别的公司去做,连之前的合作关系也得中断。
“马董,齐总对这件事儿也很重视,因为在沪市建立分公司的事情不仅仅是讯通公司的战略方向,同时也对螳螂虾公司今后的合作对象有着关键作用。”
“周哥,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前几天就是他推三阻四的,现在又主动提出来开股东会,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好是好,不过这件事儿是不是到下次股东会的时候再议,毕竟开办分公司也不是三两天可以办到的,选址、审批、行政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的招聘培训都需要反复推敲。我们今天先把增股的事情敲定,回去再仔细合计合计吧。”
“这事儿我也听到过风声,但细节无从知晓……唉,都怪我啊,当初小看他了,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洋婆子身上,没想到让他在背后捅了我一刀!”一说起花蕾的事儿马董就更恨洪涛了,他不说是他自己见异思迁想赶走花蕾,反倒把责任全推到了洪涛头上。
“难怪你这么上心,合算是看上了洋婆子!可惜啊,守在身边得不到,给你就给你吧。”和周川刚一分手,马董就又念叨上洋婆子了。现在他m.hetushu.com终于有点明白周川为什么这么上心帮自己,应该是和黛安有关。
但更恨的还是保罗,你说你没事儿瞎举什么手,先听董事长表态然后再举手多好,现在弄得自己还不能直接否决洪涛的提议。老外就是老外,待一辈子也是老外,屁事儿不懂!
这倒是很好理解,郎才女貌嘛,和自己比周川确实在各方面都要高出一大截来。本来马董对黛安也有点意思,但是想了想,还是忍痛割爱比较合适。只要控制了公司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和周川计较这些呢。
“据我了解你们这位洪涛洪先生很狡猾,当初入股的时候就是他在背后捣鬼,从你们公司另一位股东手里套取的股份。无利不早起啊,看来这次他又想浑水摸鱼了。”周川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得出了一个他认为相对靠谱的结论,可惜距离事情情况有点远。
“对对对,我这张嘴有时候就没把门的,以后一定注意。”马董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堆起笑容,不住的道歉。
这还得说洪涛一直以来隐蔽的很好,不管是在龙虾连锁网吧、螳螂虾公司、讯通公司里都是跟着混的角色,连个正式职位都没有,平时也不参于公司的经营管理,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个街头小混子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