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67章 我就是来捣乱的

洪涛是很粗俗,是有点影响酒吧里的气氛,但卫建华找不出理由不让洪涛在酒吧里消费,开门做生意,只要不是来故意捣乱的,怎么往外轰呢?
“找人?哦,不找,我老听别人说酒吧里如何如何好,一直也没机会亲眼看看,这不今天正好有空儿来坐坐。卫老板,你这儿有没有喝多了就随便睡的女人啊,给我找两个呗,钱不是问题,哥们出来玩从来不缺小费。”
文武都不成,周京这些天又不在京城,卫建华只能先忍着。酒吧里也有摄像头,只要洪涛这群人不太出格,闹腾点就闹腾点了,谁也没规定酒吧里不让说话声大。规定这玩意只能约束普通人,碰上蛮横还有关系的基本就没啥作用了。
走官面吧……卫建华觉得也没啥希望。洪涛在公安口也不是没关系,上次和周京闹得那么僵,最终派出所还是秉公处理,半点都没敢偏向周家,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但是明白归明白,卫建华拿洪涛这群人毫无办法。如果是普通客人,吧员和厨师就能解决,打了也就打了,报警也没用。虽说周家在京城没有太深厚的底蕴,但这点事儿还是能摆平的。
但不折腾不意味和_图_书着不能折腾,现在洪涛觉得有必要去告诉周家兄弟一声,自己心眼很小,是个睚眦必报、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
这时他拿出三百块钱递给唐晶,让他借着上台和歌手一起演唱的机会把钱塞给那位心里已经很苦但脸上还得带着笑容的女歌手,她们找个活儿干挣点钱不容易,不能欺负穷人。
屋里还有几桌客人,让洪涛这么一嚷嚷全都回头向这边张望,打算看看是谁这么直爽,居然扯着嗓门要花钱睡女人。
“嘿嘿嘿嘿……卫老板见外了不是,这点事谁不知道啊,不弄点荤的谁没事上你这儿来挨宰。一瓶啤酒卖好几十,他们吃饱了撑的?”
“你还别忽悠我,台上抱着吉他的小姑娘就不错,今儿算她走运,我们哥几个来给她捧捧场,先来十瓶啤酒。”
“……老唐,别和他们置气了,不值,跟我喝酒去。各位街坊邻居,以后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了。你们家着火,我只会站在一边看热闹;我饿死在你们家门口,你们也不用给我一口吃的。我不想认识你们,你们也不用认识我,咱们各过各的。”
这个小院的位置离洪涛家很近,中间就m•hetushu•com隔着一个魏老太太的宅子外加两个院门,直线距离一百多米的样子。
卫建华差点想把洪涛拉出去,太丢人了,直接影响了酒吧的品位。虽然他这里确实有陪酒的女孩子,档次还都不低,但谁都能给唯独不能给洪涛,不光不给,连承认都不能承认。
原本的三桌客人没半个小时就走了两拨,最后一桌也没抗住,换到了二楼的平台。还有两三拨客人打算进来坐坐,结果刚开门就被浓郁的烟味给熏得够呛,再看一眼已经脱光膀子脚踩在沙发上拼酒的唐晶,掉头就走。
“哎呦,这不是卫老板嘛!少见少见,怎么样,买卖不错吧?”唐晶一群人跑进地下室放棍子,洪涛一个人背着手,旁若无人的溜达到了酒吧门口,好像刚看到卫建华的样子,很热情的打着招呼,脚下没停,迈步就往酒吧里走。
可洪涛不让打那就肯定有不让打的道理,他也能理解,但从战场直接上酒桌就不好理解了,难道说洪涛占便宜了,要庆祝庆祝?
“喝酒?上哪儿喝酒?”唐晶刚要过过欺负人的瘾又被洪涛喊停了,心里的不痛快可想而知。
可惜他这次猜错了,洪www.hetushu.com涛就是来捣乱的。很快卫建华就知道大事不妙,因为陆陆续续又进来七八个看上去就不太和善的年轻人,坐在洪涛身边,旁若无人的大声说笑,还跟着洪涛一起给女歌手鼓掌、跺脚,如果闭上眼,真和到了世界巨星演唱会现场一般,太卖力气了,嗓子都喊劈了。
可是就这么回家也不甘心啊,总得想办法把火气撒一撒,憋着会伤身体的。怎么撒呢?洪涛刚才无意中一扭头,居然看到了卫建国正站在远处向这边张望,立刻就有招儿了。
虽然周京和自己有过节,洪涛也没打算过给这家酒吧捣乱,因为这样治标不治本,风险还大。就算把酒吧折腾倒闭了,也影响不到周家兄弟的根基,不值当。
看着王老太太的两行浊泪,洪涛就算再恨那些贪得无厌的人也不能无动于衷。算了吧,他们都是弱者,至少比自己弱,欺负他们也不能解恨,更于事无补。
七八个人还一人一根粗大的雪茄,整个酒吧一楼都快看不见人了,有换气系统都不成,那股子呛人的味道根本排不出去。
“我这里真没有,要不洪老板去东边看看,他们哪儿说不定有……”卫建华是真忍hetushu•com不了了,眼看有两桌客人已经瞪圆了眼睛,洪涛要是再多说两句就得打起来,赶紧把这位爷往外请吧。
洪涛对众人的侧目不以为意,接着大大咧咧的指着吧台里的酒水品头论足。这回不光是说卫建华,连那几桌的客人也给饶进去了。
卫建国和周京开的酒吧叫五号,这个名字没啥特殊含义,因为它所用的小院就叫后海北沿五号,这是小院的门牌号码。
尤其是像洪涛这种不太好说话的地头蛇,万一他不是来捣乱的,一轰说不定就真成来捣乱的了。抱着满心的善意,卫建华还是让服务员把洪涛桌上的蜡烛点亮,然后把啤酒端上来,还免费送了半打啤酒和两盘小吃。
“去,给她三百块钱小费,这件事儿和她没关系,咱别乱伤无辜。”看到客人都走光了,洪涛心中的郁闷稍微减少了点。
“洪老板这是要找人?”卫建华很意外,他没想到洪涛会主动过来打招呼,但也不能不搭理,毕竟是开门做买卖。
“今天我请客,叫兄弟们把棍子放下,都去五号酒吧开洋荤。”洪涛现在是一肚子郁闷,哪儿有心思庆祝。
可洪涛不一样,他不是普通客人,只要看一看他身边的小伙子,卫建hetushu.com华就知道动粗基本不可能。把吧员和厨师全叫出来也不够他们打的,然后整个酒吧就打烂了。
这样做不仅能让自己出口气,说不定还能让周川更看不起自己。他越看不起自己就会越轻视自己,也就越容易在做抉择的时候犯错。一举两得的大好事儿,干嘛不去试试呢。
刚才这些人围着洪涛满嘴喷吐沫星子、张牙舞爪的状况他亲眼看到了,对这群白眼狼也是恨到了骨子里,能给他们点教训他非常乐意。
走是肯定不能走的,理由很好找,洪涛拳起中指塞在嘴里,冲着台上正在整理乐器准备开唱的女歌手就是一声尖利的匪哨,然后怪笑着坐在最靠近舞台的沙发里,对待卫建华就像打发一个服务员。
“呵呵呵,洪老板误会了,我这里是清吧,喝酒、喝茶、喝咖啡、听歌听音乐、聊天,没有你说的那种女人。”
洪涛自打一进门眼睛就没闲着,伸头伸脑的满屋子踅摸,很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思。不过他比刘姥姥底气粗,不光说话嗓门大,兜里还很鼓。
也别说洪涛是来捣乱的,他真没故意无理取闹,只是做派不太符合这种装逼的酒吧。谁见过在清吧里光膀子、脚踩桌子划拳举着瓶对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