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1章 梦醒时分

洪涛自己算了算,才发现黛安说的是美元。自己和齐睿、欧阳凡凡、黛安的股份加起来刚好超过三分之二。目前螳螂虾公司股票市值差一点到三亿美元,按照现在的外汇牌价算,自己和齐睿的身家都已经超过了五亿人民币。凡凡和黛安的股份要少一些,但也是身家过亿的富婆了。
马董吧嗒吧嗒嘴,五亿?太遥远了,现在让他再拿出五千万来都不可能。可是他对洪涛的评估也不高,自己拿不出来难道对方就能拿出来了?
这时候周川终于明白了前些日子这些融资活动是干嘛用的了,就是在提高融资成本、抽空自己的头寸呢,太尼玛坏了!
黛安一出场整个会议室气氛立刻就不一样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有板有眼,每句话都是节奏,可以带着大家一起走,天生的领导人。
“要想知道怎么能做到,就赶紧洗干净喷香香回来侍寝,这些秘密站着我会忘。”古人云,钱是男人胆。确实有壮胆作用,现在洪涛已经觉得周川不算啥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顾虑太多。自己的布局阶段终于算是完成了,以后想做什么都不用再去因为资金问题多看别人的脸色,前途一片光明m.hetushu.com
如果要光是她们俩,洪涛咬咬牙也就扛过去了,可欧阳凡凡和齐睿几个月没见,当然也得跟着一起来,然后就又变成一对三了。周川这一夜是否难过洪涛不清楚,反正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真正掉进坑里的人。
“把股份转让给他们,然后退出公司。肯定要亏,但至少不会颗粒无收。按照他们的能量,以后把公司资产倒腾走不是不可能,到时候留一个空壳,咱们的股份白给都没人要。”对于如何把一个公司里的小股东挤兑走,周川的经验很丰富,毫不保留的都告诉了马董。
虽然他还不太清楚洪涛为什么有这么大能量在中外同时布局,这背后到底还有谁在主使,他们为什么要挖坑埋自己,但自己和马董的处境已经基本有了定论。
他不是输不起的人,讯通公司的投资失败并不会让他倾家荡产,只是稍微肉痛一点而已。大部分资金都是银行的,亏的只是自己的信誉和声望,没有太多实质性伤害。如果自己不贪心增加了后面的三千万,现在可以更轻松。
“就真没有别的办法了?”马董觉得快死和慢死都不太可心,还抱着一hetushu.com线希望,希望这位无所不能的周公子能带着他一起咸鱼翻身。
“不用羡慕嫉妒别人,我们的钱都是虚的,会随着股市波动,以后你的产业都是私营公司,有一分就是一分,总量会比螳螂虾公司大很多。”
“不想死,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筹集资金和他们硬碰硬。我觉得最少也得五亿,还不能拖,明天一开会我们俩面对的就不是洪涛了,而是你们那位黛总。她的本事我了解,想从她手底下占便宜必须实力比她强才成。”周川摇了摇头,这个办法只是理论上能行,放到实际中很难操作。
“黛总!哈哈哈哈……几个月没见您又年轻了好几岁啊。齐总!啧啧啧,您要是再这么长下去,全世界的女人都得饿死,怎么练也练不出您这幅身材。我听说黛总在美国受伤了,伤势不要紧吧?”
“咱俩只有两条路,还都是绝路,只是一个死得快、一个死的慢,你要先听哪个?”事已至此,周川对马董的态度反倒温和多了,甚至还开起了玩笑。
“他说齐总的公司在美国上市的事儿不会是真的吧?据我所知那个叫什么虾的公司没什么盈利项目,它要是能在美国上市和图书,那我们岂不是分分钟也能上市了?”
“误传,我只是在健身时候扭到了肩膀,去当地医院看了看,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谢谢大家的惦念。不过我听说这段日子公司里倒是有点毛病,除了新来了两位股东之外,投资方向和资金都出了问题。”
“……还是死的慢的吧……”马董可没心情开玩笑,他的钱都是自己的,就算其中有借款也是和亲戚朋友借的,不光要还,还不能少还、晚还。
“痛痛快快把董事长辞掉,老老实实当你的股东,再祈祷他们不会赶尽杀绝,不会故意针对你我。人家想干啥就干啥,让你举手就举手。”以前周川都是把别人挤兑成这个下场,今天还是第一次换位,一边说一边自嘲的苦笑。
“那、那他们下一步会怎么样?”马董想得没有周川那么透彻,到现在为止都没太搞明白怎么一眨眼之间就满盘皆输。今天的信息量有点大,他那个脑袋瓜子真跟不上了。
有这么多资本的人不会和一个小公司较劲儿,商人从来不会为了置气乱扔钱。没这么多资本的人还真拼不过洪涛那个王八蛋,他已经把门槛提到了极限。
洪涛这个挖坑人还多了一项艰巨的http://m.hetushu.com任务,黛安和齐睿立了这么大功,肯定得表彰,不能光用话填塞,必须亲力亲为来点实际的。
“周川先生我以前认识,就不用特别介绍了,我相信这段日子大家也都互相有了初步了解,他是位很有能力的投资高手,能加入讯通是公司的幸运。大德公司的代表我还没见过,他今天参加会议吗?”
一提起螳螂虾,周川脑子里顿时又浮现起一副场景。年初的时候自己不就在这家公司的酒会上碰到了黛安和洪涛嘛,当时还以为他们俩不是一起的。现在看来,自己不光踩进了别人挖好的坑,说不定还中了美人计!
这一晚上注定很多人都会失眠,掉进坑里的人想方设法要爬上来,实在不成也得挣扎着不让土把自己都埋死。挖坑的人则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猎物留在坑里,还得盯着会不会有人来救援。
“……那死得快的办法呢?”周川说的这个下场马董听着有点太惨了,整天提心吊胆等着别人来宰了自己,这种滋味不用去体验,想一想就难受。
“大德公司的老总身体有恙,这是他的委托书,我暂时代表大德公司行使股东权利。”黛安的问题一出、眼角向洪涛这边一瞟,洪涛虽然http://m.hetushu.com早就被免了职,但立马就进入了总经理助理的角色,屁股只坐了半个椅面、上身前探、桌面上不管用不用,永远有一个小本子打开着准备随时记录,遣字措辞都规范了不少。
尽管已经和周川摊牌了,洪涛还是不愿意让外人太清楚自己的人际关系,该演的还得演下去。所以早上起来三个女人是从魏老太太的院子里开车走的,他迟了十多分钟才出门。进了会议室先是一顿马屁,说得好像自己从来没见过黛安和齐睿一样。
凡事儿总有一好一坏两个方面,第二天一到公司,洪涛就看到了一夜没怎么睡的好处,不用化妆,自己怎么看上去怎么精力疲惫。如果和周川、马董站到一起,就和刚攻关完登月工程的课题小组差不多,哥仨谁也别说谁,全都差不多德性。
“我们上当了……”如果说前些天周川还被蒙在鼓里,现在一听黛安和齐睿已经回来了,还带着大笔资金,就想明白了很多事儿。
“你还是没想明白,这是他们合伙给咱们挖的一个坑,既然已经挖好了,那就不会是虚张声势。这家公司我一直都给忽视了,看来它才是真正的背后黑手。现在多说无益,还是回去多做做功课吧,明天看看他们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