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83章 来之即用

像洪涛这种钻石王老五,是她们很多人心目中的最终目标。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不光和女老总有一腿,连男人都不放过!
“你这件事儿我回来就问过了,立案也是白扯。首先发布的报纸在香港,我的手伸不了那么远。对了,我听说你还认识一个拿灰皮工作证的,干嘛不去找他,这方面他们应该有门路。”一看洪涛不上道,孟津也就不试探了,他还真帮洪涛打探过这件事儿。
“联合国也是瞎眼,还弄什么维和部队,给你个头衔扔到非洲去,十年之后他们全得亡国灭种!”
“你知道是谁干的?照片就是也是你给他的?吃多了撑的吧!”一路上洪涛也没和孟津聊得太深,只是着重把自己和周家兄弟的过节讲了讲。
“你们想啊,连我姥姥都知道了,这得有多少人看过、听过!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注意到我们公司的名字和产品,广告效应就非常非常强了。”
“啧啧啧,真不要脸,你以为法律就是专门给和-图-书你设立的,爱信不信!和你比起来非洲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酋长都是天真的儿童。”
“听说有人把我照片登出来的事儿了吧,立个案咋样?有人这么黑我,我总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这么忍过去了。”
“别啊,如果缺了我这个麻烦,你还怎么体验大权在握的快感。还真别说,我现在就有个事儿想找你帮忙呢。”
“先聊正事儿,风花雪月什么的天黑了再说,这光天化日的你就不怕遭雷劈?”这回洪涛没敢吹牛说给孟津布两个大学生,他真敢要,到时候自己可就坐蜡了。
孟津刚走那两年洪涛确实会想起他,尤其是在遇到麻烦时,但时间一久想起他的次数越来越少,慢慢也就忘了。有时候洪涛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冷血,对人的感情很淡,还不如想念自己那台旧电脑来的真挚。
“害人?这种事除了他自己还能害谁?”孟津这几年确实退步了,这从一个侧面也反应出非洲兄弟确实脑子http://www.hetushu.com不太够用,只会蛮干。
“卖个破绽,有时候想引人入套,普通招数没用了就得自残。那个姓周的我接触过,不好斗,他不是一般二代,在社会上混的时间比较长,对底层也有很多了解,不好蒙。”
“他这是又要害人啦!老孟啊,咱们都老了,要说害人还得看我外甥的,这小子比我可有出息多了。”不愧是亲舅舅,洪涛刚撅了撅屁股,他就大概猜到会拉什么屎,是干还是稀基本靠谱。
这里没有单独办公室,不适合说太机密的私事儿,也无法招待自己这位不是亲哥哥胜似亲哥哥的哥哥,还是换个地方吧,这笔钱不能省。
但他确确实实是看着洪涛长大的,只要发现洪涛有一丁点进步自然而然就会高兴。这种感情不是人能克制的,是本能。
“不是说三年就回来嘛,我还以为你在非洲赶上暴乱光荣了呢。对了,小黑妞你试过没有?别和我装啊,你就算说没有我也不信!”
和*图*书件事儿的起源在南方,再一打听,得,直接到香港了。一国两制不是说说而已,内地的警察根本管不到香港,连过问都很难。
“哎,你这儿不错啊,怎么个个都是漂亮姑娘,这是上班啊还是选美呢?有钱就是好,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得去夜场里吃残羹剩饭,富人都是吃新鲜的。”也难怪洪涛看不起孟津,他此时的德性根本不像一个司局级干部,说话太糙了。
“但这次我不打算玩混的,成年人嘛,必须有成年人的理智。这次我要走法律程序,我相信法律一次不容易,你还得多鼓励。”和孟津不用客气,这也是习惯,连杯茶都不用倒,直接上干货,太客气了他容易误会。
“这次也不光是自残,主要是想借着这件事儿把我们公司代理的游戏炒起来。如果不借着这把火我得多花几百万,还是美金,效果还没现在好。”
“你哥哥我干的好,被当做教官又待了一年。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这次我一回来刚到队里,有关和*图*书你的传闻就听了无数,条条惊心动魄。”
“咱还是边走边说吧,我坐你车,先去找我舅舅。晚上我请客,先给你来个接风宴,然后听你们俩安排,我只管结账绝不耍赖!”孟津恶心不恶心洪涛管不着,但在员工面前还得保持点领导的尊严。
怎么说呢,除了替洪涛高兴和不太相信之外,更多的还是欣慰。虽然他和洪涛没什么血缘关系,情分也都是上一辈留下来的。
“据说你还和一家姓周的顶上了,居然有人大代表给你护航。来来来,和哥哥说说你是不是抱上什么粗腿了,以后是不是就用不着我操心了。”
小舅舅和周川唇枪舌剑的正面对垒过,对白扔了五百万还一直耿耿于怀。但后来听说周川在讯通公司栽了一个大跟头,马上对洪涛刮目相看,同时也头一次当着洪涛承认,他这一代过时了,未来是属于洪涛的。
到了小舅舅的办公室、支开花蕾之后才开始详谈,然后孟津就陷入了极度迷茫中。他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也http://www.hetushu.com怀疑过周家兄弟,唯独没想过洪涛会这么玩,太不可思议了。
要说讨厌吧,洪涛确实让他咬着牙根的恨。但几年不见,回来一扫听,居然发现洪涛干了不少正事儿,这几年也没乱折腾。
洪涛这件事儿他确实想帮忙,因为有人黑洪涛就等于是挑战他的权威,可忙活了好多天之后才发现,真帮不上忙。
“而且这件事儿到现在还只能算个开头,后面还有几次高潮,权当是免费打广告吧。”小舅舅和孟津肯定都是自己人,洪涛不用和他们隐瞒太多,他们俩也知道轻重,不会出去乱讲的。
“这真是谣传,我心目中只有您,根本容不下别的男人!”要论不要脸,洪涛这几年确实有点炉火纯青了,再恶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显得无比真诚。不光孟津差点吐,边上两个女大学生都有反应了,满脸都是惊愕,更多的还是惋惜。
“最好是用不着,让我多活几年吧!”孟津话里话外透着对洪涛的不待见,但还不由自主的要关心关心,这也成了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