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84章 悲情演出

“如果真是郊区县,咱也别接风宴了,就在我们公司食堂里吃吧,伙食也不错。”其实立案不立案的对这件事并没什么实质上的意义,但洪涛还给周川挖了另外一个大坑呢,到时候假如有立案就等于多了一条罪状。
发布会现场布置的比上次还花哨,六座一个多高的游戏雕像就矗立在会场两侧,台上还有两尊更大号的。
“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我已经退出了这家我为之奋斗了五年的公司,今天所有的言论只代表我个人,在此还得感谢螳螂虾公司的管理层给了我这次发言的机会。”
“一旦有了确切结果,我将把这件事儿诉诸法律,不光首犯要告,跟着他们一起传播造谣的人和机构我也将一起告。”
这次比上回可气派多了,能容纳三百多人的宴会厅里人头攒动,凡是到场的媒体记者都有一份魔兽世界套装礼包,包括钥匙扣、化妆镜和一个鼠标垫。
“真他妈不是东西,算计别人还不过瘾,连自己都算计进去了,你说我洪叔是怎么教育出来这么一个怪物呢?”这下孟津大概明白了洪涛的企图,然后和小舅舅一样,摇着脑袋表示服了。
不光立案,洪涛http://m•hetushu•com不是想把这件事儿搞大嘛,孟津干脆好人做到底。正好分局法制办和宣传科与电视台有一个合作栏目。
这么给力的机会洪涛当然不能浪费,就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螳螂虾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又来了。
“能不能这么理解,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个人才能、对社会的贡献都要为绯闻让步,辛辛苦苦努力好几年不如一张隐私照片好使。”
“晚上你自己找地方吃去吧,我们俩得避嫌,你现在是新闻人物了。”小舅舅也不爱和洪涛一起出去,有洪涛在他老得端着舅舅的架子,玩不痛快。
孟津自始至终也没和洪涛说他去了哪个分局,但小舅舅是亲的,转天洪涛就知道了他的新工作单位,朝阳分局。
洪涛最看不得别人舒服,因为别人一舒服他就没乐趣了。孟津以前是个穷鬼,去夜场都得蹭,怎么几年不见突然暴富了?洪涛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出国补贴,没想到会这么高!
作为普法教育系列宣传片,洪涛和齐睿这件事儿他也给安排下去了,就当成其中的一期,主题就是不能乱造谣诽谤,现在骂大街也要上税了!
这可是和_图_书个肥差啊,城八区里最大也是最有油水的一个分局,但凡不是领导的嫡系都去不了。当然了,孟津肯定不是嫡系,但他有出国维和的金字招牌,回来之后必须破格提拔,还得是实职,否则以后谁还乐意去非洲带好几年。
“现在我是拿他没辙,但这笔账必须先记上。万一哪天我有办法了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到时候无据可查我不就亏了嘛!”
这下孟津可不缺夜场去了,现在京城百分之七十的高档夜场都在东三环沿线,这里正好就是朝阳区的管界,他还主管治安。
不对,不是精灵猎人,是洪涛。他穿了一件男精灵头像的T恤衫,如果把两个耳朵弄长点,还真像精灵族。
主席台后面的背景就是那位端着枪、牵着熊的矮子猎人,猎人前面还站着一个瘦高个精灵猎人……
“补贴?补贴个屁!要是没有股份,他回来还得继续受穷。你忘啦?他走之前和你借了点钱在我公司里入股,这座楼也有他一份。”
“没错,这种新闻更吸引眼球,可凡是吸引眼球的事儿就应该毫不调查的大肆报道吗?如果我把诸位领导在家行房的过程偷录下来,诸位是不是也该报道报www.hetushu.com道呢?我想广大人民群众应该更爱看。”
好嘛,让一只猫去管理鱼塘,你就琢磨吧,不把嘴缝上能不偷吃?怪不得自己请他去天上人间他都不太向往呢。还用自己请?他自己去都不用花钱,还得好酒好喝随便来。
当然了,你也别觉得是个分局副局长就可以吆五喝六的,在京城这个地界上,千万别觉得自己官大了可以嚣张,否则分分钟要你好看。
“哎哎哎,聊天别带父母啊,我这是天生聪慧再加上后天个人努力的结果。但这件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帮我打广告我不反对,黑我肯定不乐意。”
就算想洗也没法洗了,大众舆论挑起来不难,但想精确控制很难,唯一能这么玩的只有政府。
孟津虽然当了副局长,但脾气秉性并没随着官职提升而变化,对洪涛还是尽可能的帮忙,哪怕顶着点雷也在所不惜。不到一周时间他就通过小舅舅转告洪涛,找一天时间去分局经侦队立案。
事情说明白了,孟津就不想和洪涛多废话了。虽然两个人相差岁数不太多,但按照他和小舅舅的交往情况论,洪涛也该管他叫舅舅。哪儿有舅舅带着外甥去夜场叫姑娘的,让人知道了和图书很没面子。
不服不成,这一手玩的太狠,就算对方知道了洪涛的企图也没辙,总不能再主动帮着洪涛洗白吧。
“对了,说半天我还忘了问,您到底去那个分局当副局长了。别告诉我是平谷,那地方除了钓鱼能用上的机会很少,去了就是废物。”
“我靠,不会吧?去趟非洲能给这么多补贴!你说我现在报名考警察还来得及吗?哥们会英语啊,去当维和部队最合适了。”
“既然大家这么喜欢关注裤裆里的那点事,我就满足一下大家的低俗爱好。但在这之前我想先通知各位一件事儿,就在昨天,有关我和齐总照片的事儿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了。”
“嘿嘿嘿,你爱请不请,我现在还真不缺你那顿饭。哥哥我也是身家上百万的主儿了,还在乎你这点臭钱,自己留着忽悠女学生去吧。走,老胡,晚上我请你,咱和他玩不到一块儿,差着辈儿呢。”
“什么时候我们的新闻媒体都变成花边小报了?这种舆论导向习惯的形成难道没有诸位和诸位单位的功劳吗?”
说白了,孟津这个职位是用命拼回来的,而且还坐不久,估计有个两三年让他过过瘾、捞点好处,还得转到别的区县局和_图_书去,把这个肥缺让出来。
“立案调查也是个可以炒作的噱头,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政府的一种态度,对我是有利的,就是不知道咱孟局长有没有这个权利。”
破鼓万人捶的道理放到谁身上都适用,别看现在没法去香港调查,只要周川一倒霉,别说香港,就算在美国有关部门也会调查出结果的。既然要利用这件事儿,洪涛就想把所有细节都发挥到极致,一点也别浪费。
“哦,合算是拿我钱发的家,当时写借条了没?我怎么都给忘了!”就算孟津和小舅舅乐意带自己出去,洪涛也不愿意去。吃个饭还成,很显然,他们指定不光是吃饭,自己就别去掺合了,否则三个人都玩不痛快。
但孟津和自己借钱的事儿洪涛确实忘了,好像是去参加郑舅舅儿子婚礼时提过一句,后来具体借了多少真想不起来了。
“大家好,就不自我介绍了,想必大家都认识。其实我的能力远不止隐私里的那点事儿,这次和暴雪娱乐达成代理魔兽世界合同的主要推动人就是我、螳螂虾公司之前代理的两款游戏也是由我和齐总一起努力的结果。但真正让大家有兴趣认识我、了解我、喜欢我、讨厌我的事情居然是一则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