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98章 鲁伯斯

这种伤害方式忽视装甲防护,也就是说你穿多好的盔甲都没用,它该咬你多少伤害就是多少,除非你的魔法抗性足够高,才能降低它的攻击力。
“萍萍学习还不错,就是心太野,不光想考好学校,还想去国外念书,整天在电脑上给外国人发信件。我们俩也看不懂,就怕她被人骗了。外国人能有那么好心,上学不收钱还给工资?”果然,瞎子婶一说起女儿马上就忘了唐晶他们是谁,往洪涛身边一坐开始诉苦,满满都是忧虑。
“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是白给,等她毕业找到工作了再一点一点还给我。我也不着急等钱用,怎么也能活到五六十吧?要是丫头乐意,等毕业之后我帮她弄个工作机会,就留在外国上班也不错,工资高还钱才能快啊!”
此时暮色森林中已经有不少联盟玩家在做任务,洪涛带着蝗虫为了不引起大追杀,不得不冒死从地图中间的怪群里穿过,足足死了四次才拖尸体拖到了河边。
“十二点多了,该换班换班,别磨蹭,早点睡明天任务更重。别以我为标准,所有职业碰上我都得跪,不仅仅是战士。”
“年轻人的事儿您就别瞎操心和_图_书了,我大侄女明年就该高考了吧?回去问问她想考哪个学校,我帮她先运作运作,看看有没有内招的名额。”
瞎子婶也算是网吧里的元老了,但她始终搞不明白唐晶这群小伙子为啥这么喜欢玩游戏,总觉的这样是荒废青春,而始作俑者就是洪涛。不能当面硬怼,拐弯抹角的提提意见还是可以的。
蝗虫也是玩猎人的,打怪的时候很熟练,但一遇到PVP就抓瞎了,主要是玩家和怪完全是两个套路。现在看到洪涛这么轻松就把一个高好几级的战士压制得死死的,几乎没有反抗的机会,忍不住叫出了声。
“您回去和萍萍商量一下,就说是我讲的,别非要全额奖学金。只要专业对、学校好,咱自费的也去,钱不够有洪哥哥我呢。”
洪涛干嘛非要带着蝗虫去暮色森林呢?那里是联盟的地盘,根本没有部落的飞行点,这么不辞辛苦、不顾安危总得有所图吧。
这头狼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只有一个,它的攻击方式不是物理、也不是冰火奥术自然之类的普通魔法,而是暗影伤害。
这一宿洪涛睡得很不踏实,可能是白天玩的hetushu.com有点兴奋,梦境又来了,全是当年在网吧里玩游戏的点点滴滴。有过五关斩六将也有走麦城、有开心也有郁闷,始终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一睁眼,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和瞎子婶普及电子竞技什么的纯属对牛弹琴,洪涛也就不费那个力气了。当父母的只有一个话题必须感兴趣,就是儿女的学业。假如你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找不到合适的话题,那就从孩子上学的问题入手,保证不会出错。
不光唐晶来了,旁边几个团员也都闻声凑了过来,盯着屏幕看了几眼,就都把嘴都闭上了,连喘气都轻了几分,生怕打扰到洪涛的注意力。
“可不,送餐的还没来他们就都到齐了,人家小伙子还没走他们就都吃完了。都老大不小的了,也不张罗着找对象,整天玩游戏哪天是个头啊。”
瞎子叔就这么一个闺女,虽然家庭条件不太好,可是两口子已经竭尽了全力,就为了能让孩子将来别像他们两人一样没本事。
鲁伯斯,它不是人名而是一只狼的名字。这是一只银英级别的野外稀有怪,就徘徊在暮色森林北侧的河边。它正好是二十级的怪物,和洪涛hetushu.com和蝗虫的级别相仿,所以洪涛想趁着还没人知道这头狼的厉害,先下手为强把它收归自己所有。
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手法不对,尽管洪涛比鲁伯斯高三级,但驯服过程并不顺利,活活被它咬死了两次才成功。可惜这玩意十二小时才刷新一次,即便蝗虫级别够了也得明天中午来才有机会再抓。
“如果谁不服明天早点去幽暗城门口集合,我也早点去,咱们可以友好切磋切磋,你们互相之间也可以练练。蝗虫,赶紧走!”面对唐晶的疑问洪涛又开始装逼了,没事儿蒙蒙这些人挺好玩的,甚至比坑了周川几千万都快乐。
“婶子,我是最后一个?”洗漱完毕,围着后海跑了一圈,带着满头大汗和一身冷风来到地下室,洪涛发现瞎子婶正在收拾餐桌。
可不管他怎么折腾,就是摸不着前面那个绿皮肤、嘴角露出两颗獠牙、梳着一个冲天锥的兽人女猎人,两个人之间就像始终有一根棍子撑着,拉不远也凑不近。
为此当初萍萍初中升高中的时候,瞎子叔还破天荒的和洪涛张了嘴,想找路子让女儿去个重点高中,哪怕交点赞助费都成。
这个忙洪涛当然会帮,和-图-书而且连赞助费都是他偷偷出的,回来就和瞎子叔说和学校关系贼铁,一分钱赞助费也不要。
他要让唐晶过来看看,因为唐晶也是战士,可以从中学到一些必须具备的知识,否则以后出门万一遇到个联盟猎人咋办?
级别更低的洪涛不仅没吃亏,还把那个联盟战士打得无法还手。也不能说无法还手,是距离太远够不到。那个战士多次切换姿态,甚至回头假装逃跑想拉近和洪涛的距离。
“您还真别说,是有这种事儿。那叫全额奖学金,就是专门为了奖励学习好的学生准备的。但这玩意不好拿,名额很少。”
“唐哥,快来、快来,洪叔和联盟战士打起来了……”蝗虫很听话,跑尸体复活之后就一直远远的跟着,然后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不到三分钟,那个联盟战士就在大家的注视下被活活磨死,在他倒地的时候洪涛的蓝条还是满的,基本没怎么用技能,只是平射和宠物啃咬的伤害。
但这种伤害有什么意义呢?其实在PVE方面对猎人的帮助不大,但在PVP方面意义不小。假如刚才洪涛有一头鲁伯斯,那个联盟战士死得更快。这种宠物就是打板甲、锁甲职业hetushu.com的秘密武器。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头灰白色的狼就在第一个刷新点上徘徊,周围还没有联盟玩家。那还等什么,开抓吧!
当好人就当全套,现在小丫头想去留学,想法是对的,但这笔钱还得自己帮着掏。指望他们两口子是不可能的,光照顾两个老的就够他们一梦了,再担负一个出国留学的孩子,除非能卖肾卖角膜,否则攒一辈子也没戏。
但他也没手软,照着蝗虫脑袋上就是一巴掌。羡慕嫉妒恨啊,羡慕嫉妒蝗虫运气好和洪涛一个职业,可以得到手把手的教授。恨自己当初干嘛选个战士,一斧子下去就等于给怪挠痒痒,没什么伤害。
“我操……就这么死啦?战士不会这么弱吧!”看到联盟战士倒地,大部分害虫团的成员都是很高兴的,自己老大PK打赢了,光荣啊!但唐晶和另一位亡灵战士真高兴不起来,如果战士这么弱,他们以后可就有的受了,出门看见谁都得躲着。
“早知道我就该玩猎人,算你小子走运,好好学着点,下班!”洪涛是说十二点必须交班,但没说他自己也遵守。对于这种不平等的规定唐晶早就习惯了,千万别去试图讲理,每次讲理的后果就是更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