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99章 PK

“蝗虫哥加油,别怕!赢了我把我这份也给你!”小菲咬了咬牙,决定赌一把。洪涛开出的条件很公平,为了防止蝗虫故意放水,她又加上一个砝码。虽然惩罚很难受,但现在已经没法回头了,硬着头皮也得顶上。
洪涛其实不鼓励从小让孩子物质条件太丰富,甚至更愿意让孩子吃点苦。但他无法让别人也这么想,尤其是像瞎子叔、瞎子婶这样的人。
“那我要是赢了呢?”洪涛冲唐晶勾了勾手指头,让他让出位置自己躺了上去,一边调整键位,一边向小菲发出了挑战。这个小丫头必须恶治,否则她总也不消停。
洪涛悄悄顺着墙边转到了躺椅后面,这才发现所有人都站在幽暗城门口的空地上看人PK呢,这两个人就是唐晶和蝗虫。
“嘿嘿嘿,洪叔没教我太多,但是大概意思我明白了。昨天洪叔下线的时候我把炉石打断了,就偷偷留在暮色森林里转悠,看到联盟的人就去过试试。”
但刚和洪涛混了一个晚上,蝗虫就已经脱胎换骨。先不说唐晶,他早晚也是死。但在唐晶之前已经有三个人倒在了蝗虫的弓下,套路都差不多,她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原因不在蝗虫身上,而是在洪涛身上www.hetushu.com
“蝗虫,咱洪叔昨晚上是不是给你开小灶了,杀一个联盟战士的功夫你就看会了?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小菲也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场决斗,然后对蝗虫的手法提出了疑问。
“刚开始基本都是输,可是打一次感觉就多一点,一直打到四点多就是胜多输少了。有一次我还同时杀了两个联盟,如果不是他们喊人来抓我,我还能多练会儿呢。”蝗虫倒是没装逼说他是游戏天才,原原本本的把实际情况说了出来。
“您就别和我瞎讲究了,只要孩子以后能出息这点脸面也得舍。再说了,我不说您不说,这事儿就没人知道。和孩子也别说,就说钱是您两个人起早贪黑加班加点攒的,也让孩子知道点大人的不容易,免得她们以后上班了大手大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拦截过去还得晕一下,刚从眩晕状态里恢复,又被断筋,照样走不动。虽然蝗虫吸取了昨天晚上的教训,配上一把近战武器,可面对洪涛这种老油条,他就算有近战武器也没用。
昨天晚上洪涛杀联盟战士的时候她也看了,但没现在这么直观,感受也没这么强烈。蝗虫在他们这群人里并不算手法很好的,他的www.hetushu.com优点是吃苦耐劳,吩咐下去的事儿只要能力够一定给你完成,这才让唐晶选中。一个团体里不能都是聪明人,那样反而更没效率。
“唐哥,你是战士我是猎人,傻子才会过去和你对砍,有本事你追上我啊!”另一个嗓门不低的就是昨天跟自己去抓鲁伯斯的猎人,他两条腿倒是没较劲儿,可是上身一直都在不停的左右扭动。
“别他妈背后胡说啊,猎人是我特意选的吗?当初挑职业的时候你们都不要我才选了个猎人。蝗虫要不是你们强迫,人家早选战士了。技术不灵就说技术不灵,脑子笨就说脑子笨,别找客观原因。”
结果自然是洪涛赢了,他一上来就换成了单手武器加盾牌,顶着蝗虫的箭雨先把那只野猪给砍死了,自己的血量才掉了不到一半儿,但怒气都是满的。然后他就开始和蝗虫兜圈子,一会儿进一会儿退,逼着蝗虫不得不跟着自己同时进退。
“咔嚓……”装逼必须要有个低调的开头和高调的结尾才能给一百分。
洪涛本来还想看着他们再多打会儿,PVP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不仅要接触还得练好。但一听小菲的话就真忍不住了,这个屎盆子必须不能接。
“蝗虫违反了我定的m.hetushu.com规矩偷偷熬夜,你是背后说领导坏话破坏团队团结,这个惩罚不冤枉吧?”五百块钱对他们来讲算个钱,输了肯定难受。洪涛不想光让他们难受,还得教育他们明白为什么难受,以后再碰到这类问题就多琢磨琢磨。
他们一辈子都是底层,老是听别人指挥,明知道吃亏可是无力翻身,就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了,真下不了这个狠心。从善如流嘛,既然改变不了什么,洪涛也就不去招那个讨厌了,于事无补。
吃完了早饭才不到七点二十,洪涛想去看看那帮小子这么早就跑来接班都在干嘛,特意蹑手蹑脚从张媛媛院子的小门里进了工作室。这边现在都是健身器材,躲个人不容易被发现。
“您就把我的原话带给瞎子叔,我就不去和他当面讲了,那样他更挂不住脸。一会儿我让人送个笔记本电脑过来,晚上您带回家去给萍萍。”
可是进了门之后洪涛才发现,自己躲不躲都不会有人发现,因为十五个人都在躺椅上躺着聚精会神的玩呢,而且没用TS,直接靠嗓门喊,屋里吵得和蛤蟆坑一样。
这下蝗虫可惨了,处于猎豹守护下的猎人跑起来是比别的职业快,但只要被击中就会眩晕。利用这几秒钟时间,http://m•hetushu•com洪涛已经靠近到25码之内,并且换上了双手武器。
“是不是猎人厉害啊,要不洪叔怎么偏偏选了猎人!”小菲对洪涛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那么多意见,只要碰上事儿总是把洪涛往坏处想。
洪涛的结尾姿势就很拉风,唐晶的战士是个牛头人,那就来个种族技能吧,战争践踏,再随手一盾牌,把蝗虫拍倒在地,又伸手挠了挠后背。最后这一下不是洪涛操作的,是系统自带。牛头人没事儿就在身上挠挠,好像是长虱子了。
洪涛操作这战士总是游走在他身边,不远不近,让蝗虫的近战武器基本打不到自己。然后就是断筋、英勇打击、英勇打击、断筋……把跑也跑不开、打也打不到的蝗虫给生生磨到了血皮。
她本来想说洪涛挣点钱也不容易,可是话到嘴边却说得不是很顺利。因为现实告诉她,洪涛整天除了玩基本也没干啥正经事儿,可钱就挣来了,都没地方讲理去。
“蝗虫,你丫挺的能不能有点出息,过来和大爷我过过招,光尼玛跑算什么本事!”唐晶的嗓门最大,不光喊,两条腿还在躺椅上不住踢腾,浑身都在较劲儿。
“那哪儿成啊,这些年我们俩也攒了点钱,不能老指望你,你这整天……挣点钱也不……容易哈m.hetushu.com……”瞎子婶这还真不是假客气,给洪涛干活拿工资已经是她最低的底线了,让洪涛掏钱供自家孩子留学,这就太丢人了。
“……我身上就有一百多块钱,谁再借我点,凑五百!”小菲还真不怵头,他们平时在别的游戏里也互相比谁的人物、手法厉害,赌注就是钱,但没这么大,今天算是看在洪涛面子上升级了。
“姑娘大了,别人有的东西咱差不多也得有,要不孩子心理难受。我小时候看着别的孩子玩火石枪,就总埋怨我爹妈为什么不给我买一把。”
这种来回来去的回合多了,蝗虫难免有操控失误的时候,然后洪涛突然掏出一把弩,冲着蝗虫就是一箭。
现在唐晶只剩下一半血了,面对围着他绕圈跑的蝗虫毫无办法,身后还跟着一只野猪,时不时照着他的牛屁股上就是一下。
“……要不您和蝗虫打一把,不用猎人,就用战士!”背后说老大坏话还被抓了个现行,小菲也有点害怕。可是一看洪涛没有追究的意思,立马又开始挑衅。她觉得必须是职业问题,否则连唐晶在内四个人都被蝗虫打败了,这不合情理。
“得得得,赌钱算我欺负你。这样吧,如果我输了你和蝗虫每人赢一千块钱;如果我赢了,你们俩就去外面换两个人进来替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