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05章 害虫来了!

这样的组合在铁炉堡还有一队,只不过都是二十多级的小号。但级别不耽误买卖,从小菲不住的叫声中就可以看出她在那边的收入也不错。
它们的背上还都驮着一个本种族的玩家,但不管是什么种族,每个人身上都披着一件相同款式、相同徽记的暗红色长袍,每个人的名字前面也多了个前缀“害虫工会”。
“蝗虫已经去取了,估计也没多少,他们钓鱼速度肯定不如您。洪哥,您说要是让大家都练钓鱼和烹饪,会不会挣得更多?”
此时就在奥格瑞玛城门的里面,七匹瘦骨嶙峋的骷髅马排在第一排,四匹鬃毛竖立的战狼、三匹灵动的迅猛龙排在第二排、两只威猛的科多兽站在最后面。
“也不能说现金就没用,只是现在还用不上。我这些钱是给你们买马用的,每人补贴五十G,剩下的自己出。这几天必须先把工会组建起来,然后你们就有的忙了。招人、挑选、管理、组织都需要人手。”
魔兽世界这个游戏里现金确实不能直接起作用,但国人在这方面的智慧真不可小觑。通过一些转换,钱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只是比重没有在其它游戏里大罢和图书了。
一听洪涛说要给大家补贴买坐骑的钱,唐晶嘴都乐歪了。牛头人的种族坐骑是科多兽,看上去很威猛的一种传说物种,很符合他的性格。
整天上线之后啥也不干,就是满地图乱逛,哪儿有山、有水他就往哪儿钻,找到觉得不错的风景,就来个自拍照在QQ群里发给大家欣赏。
唐晶确实不傻,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他具体负责代练公司的事儿,费林在的时候也是他。这个工作他非常看重,所以也非常谨慎。没听他嘴里说的嘛,已经把代练团队叫做公司了。
“别光乐,代练那边的活儿都清的怎么样了?他们不能进入的太晚,一旦起步阶段落后就很难建立起绝对优势。看看现在,没优势就没钱,对吧?”
“还是算了吧,这件事儿你得往后靠,逼着他们放弃眼前利益的恶人不能让你当,否则以后容易出矛盾,知道这个黑锅该让谁来吗?”有些人扶上马自己就跑了,比如古欣、费林;有些人扶上马也不会跑,那就得送一程,比如唐晶这样的。
洪涛记得前世自己有个朋友也一起玩魔兽,他是个上班族,练级很慢,也不喜欢下副www.hetushu.com本拿装备。好不容易满级之后,他和自己借了点钱,买了一匹千金马,然后就义无反顾的奔向了一望无际的魔兽大陆。
但地精和洪涛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美味风蛇倒腾到联盟之后卖二金币一个,手续费多了百分之十,他的售价直接翻倍了。就这样依旧供不应求,他仓库里那几百条变异鱼很快就见底了。
有顾虑,说白了就是不太相信自己!不是唐晶不相信,而是他手下那些人。代练团队里什么最重要?只有一个,人!每个人都是生产资料,唐晶也不能太勉强。最主要的是在其它游戏中确实还有不少利益,全完放弃,说真话,唐晶也不太舍得。
要问这些食物是怎么从部落跑到联盟去的,这就是洪涛弄出的另一套办法。今天改版之后,除了部落、联盟主城里的拍卖行隆重开业之外,还有两个地方出现了两个中立拍卖行,一个在藏宝海湾一个在加基森。
“……实话和您说吧,我们在私底下也商量过这件事儿,意见还不太统一。公司里有些人不想放弃之前开拓出来的市场,主要就是不知道这款游戏能有多少人玩。”
他们则坐http://m•hetushu.com言立行,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探索,直到上去看过、拍照过才肯罢休,也算是游戏里的一个独特的风景线。
洪涛对唐晶的代练团队并没有太多的干涉,顶多是告诉他们该往哪方面发展、该怎么发展,具体做不做还得看他们自己。
“……这倒是,那成,晚上我再给他们开会!”唐晶觉得洪涛这番话说得确实有道理,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那自己再缩肯定不合适。
有时候为了爬上一座山,他能琢磨好几天还不一定成功,但依旧乐此不疲。一旦被他发现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窍门,进入了一般玩家无法企及的地方,那成就感不亚于拿到了一件橙色武器,能炫耀好多天。
“发展资金呗,这我懂。每进一个新游戏怎么也得先投入点,可惜这个游戏里现金没用,要不就不用费这些力气了。”唐晶是没啥商业头脑,但他的经验丰富,干了好几年代练,游戏里该怎么做都是套路,万变不离其宗。
和普通拍卖行不同,中立拍卖行可以在联盟、部落同时做生意,也就是说联盟和部落通过中立拍卖行就能互通有无。
晚上八点整,奥格瑞玛突然热闹和_图_书了起来,除了原本就上线的玩家之外,还有很多人不断从旅店、飞行点出现,然后就像有什么东西牵挂一样,统一都往大门口内的空地上涌去。从公聊频道不断出现的大段文字看,这里有大热闹可看。
当然了,地精这个种族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奸商犹太人,他们肯定不会白白为联盟、部落牵线搭桥。普通拍卖行只收百分之五手续费,由地精建立的中立拍卖行收百分之十五,真够黑的。
唐晶最忙,在四个不同的TS组里窜来窜去,不光要安排害虫团的工作,还得指挥代练团的人,稍微闲下来一会儿,又钻进了团长办公室组,里面只有洪涛一个人,他是来问发财大计的。
这次美味风蛇大促销的活动只持续到吃晚饭的时间就结束了,不结束也不成,洪涛兜里没有变异鱼了,但是多了九百多枚金币,这还是被中立拍卖行来回拉抽屉扣税的结果。联盟那边得到的游戏币转回来也是得交税的,这帮地精真是黑心。
“嘿嘿嘿……本来我也想和您说坐骑的事儿呢,就是没好意思提,太贵了。大老美真尼玛黑,设计的游戏也不是东西,一匹破马就卖这么贵!”
“顶多还有两组,去问和图书问钓鱼的伙计们还有多少,有鱼就有钱!”洪涛刚开始只是试着卖,没想到销路这么好,只能让代练们拿夜班的号赶紧去钓鱼,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这种玩家还不少呢,每个服务器几乎都有。像什么暴风城后面、铁炉堡山上到底有什么,别人顶多想一想或者坐狮鹫的时候居高临下看看。
“嘿嘿嘿,费爷呗……”这句话唐晶听懂了,且非常认同,笑得很是狡诈。
“每天让夜班钓点鱼,白天我做了卖,有多少算多少。靠这一块两块的零钱能发个屁财,知道这些钱是干嘛用的不?”唐晶的商业头脑洪涛真不敢恭维,这家伙要是去做买卖,烤肉季饭庄能给做成街边小摊,标准的没眼光型。
“洪哥,快断货啦,您哪儿还多不多?”银行门口跳舞的玩家都是害虫团的成员,他们算是推销员和模特,洪涛是地下小工厂,唐晶是物流。
“具体有多少人玩我真不太清楚,但我能确定它的在线人数肯定会超过传奇,总体规模还会更大。别犹豫啦,如果不是有把握我何必费这么多话。当初运营魔力宝贝、大海战的时候我说过这些吗?”响鼓不用重锤,唐晶这面鼓不太响,洪涛只能抡大锤子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