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19章 牵挂

“对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们的孩子是个女儿呢?为什么不能是儿子!”黛安恢复了理智,洪涛也就不再说反话故意刺激她了,开始正面引导,最终又说到了孩子问题上。她刚才用的词很明显,是在说女儿。
“完了……我又多一个仇人,还是不能报复的仇人!”孩子一哭洪涛也没辙了,赶紧还给了张媛媛,苦着一张脸开始抱怨。
“我说你们也是成年人了,办事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尤其是你,都三十多了还和她们俩一起瞎胡闹。这件事我算明白了,欧阳凡凡,都是你搞的鬼是吧?你等我找根绳子去,今天要不把你制服了以后还得出问题!”洪涛可算能扬眉吐气一回了,这半个多月的罪受的,必须找补回来。
“唉……可怜的丫头,你爸爸不要咱们了,要哄咱们走,好给他的正房腾地方。”这件事儿是早就商量好的,孙丽丽根本就不是带孩子的料,张媛媛舍不得把洪琪托付给她,那就只能自己去了。可是一到真要执行时,还是忍不住要说点小怪话。
“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本事你们就别让我抓到!”从卧室拿了两条睡衣带子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人了,三个女和*图*书人的背影刚到月亮门。
人精!洪涛直接竖起一根大拇指,她们三个的思想工作必须做通,但自己有些话没法说,得找个能让她们信服并且承认的人,从另一个侧面讲一讲,这个人非张媛媛莫属。
张媛媛当然不希望孩子从小就讨厌父亲,一边哄着小洪琪,用她的小手去摸洪涛脸,示意这个大个子不是坏人,一边劝洪涛少在外面结仇。
“我说你这个嘴真碎,别当着孩子说这些,她已经能听懂大人的话了!丫头,来,爸爸抱啊,不听你妈的,她是坏人!”洪涛就忌讳这些东西,一把抱过洪琪想给孩子洗洗脑。
“丫头,记住啊,长大了千万离你丽丽姨远一点,她长了一张碎嘴子,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张媛媛的劝慰洪涛权当没听见,周川的事不是自己能选择的,现在想躲也躲不了。这些事能不讲就不讲,说了也无益,凭空让亲人增加忧虑。
“必须是女儿,如果不是就再生一个!我喜欢女儿,不喜欢像你一样的臭男人!”这个问题黛安回答的很干脆,她心底的阴影一辈子也抹不掉了,总想把缺失的东西补偿回来,哪怕自己得不到也要hetushu.com给女儿。那不是女儿,而是她自己的童年。
“唉……一言难尽啊,要不是我反应快,说不定到年底洪琪就多了三个弟弟妹妹呢。她们自己还都是孩子,也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居然也想当妈妈了。”洪涛没有瞒着张媛媛,大致把齐睿她们三个干的事儿讲了讲,一边说还一边后怕。
“你自己也小心点吧,我听丽丽说你把周川和马董都给坑了,还坑的不善。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不是你这么折腾,我们娘俩也犯不着跑那么远。”
“孩子不是小猫小狗给口吃就成,想把小猫小狗养好还得经常带出去遛一遛呢。孩子需要的是时间、关爱和陪伴,光有钱没用。假如你们不想把孩子养成下一个黛安,最好想清楚到底有没有时间去陪伴孩子,然后再说要不要的事儿!”
“你不是说休假三个月,怎么今天自己又跑回来了?”张媛媛确实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真的打定主意要独自抚养女儿长大,洪涛来她也不反对,洪涛不来她也不要求。
洪涛为什么要把洪琪送到国外去她心里最清楚,不是怕金月而是怕别人。这个男人表面上看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心里怕的东西很多http://m.hetushu.com,比一般人都多。
“在我看来你们现在好像都没有足够的时间,除非能放弃刚刚开始的事业。”没有和黛安详细聊她的家事之前洪涛对孩子问题也没太认真,她们想要就要呗。
但有一件事儿必须说,还得从小给孩子灌输。孙丽丽这个娘们太可恨了,她整个就是一个潜伏在保罗身边的女特务,讯通公司里屁大点的事儿她也得过来和张媛媛唠叨唠叨,生怕这母女俩太清闲。
“你是想让我去和她们聊聊?”洪涛刚讲完,张媛媛就听出点味道来了。
“别多想啊,我只是听了黛安的童年遭遇,不想让洪琪长大了也叫我混蛋。不过我这个混蛋恐怕真要当下去了,孩子都两岁了,美国那边的房子也准备好了,要不你带着马超和琪琪先过去吧。这边让丽丽盯着,两个孩子总得上幼儿园。”洪涛不怕张媛媛和自己动心眼,她和黛安她们不一样,可以直话直说。
“你别看我,我也没时间帮你们带孩子,我自己还指望……”当欧阳凡凡把目光转向了黛安时,黛安回答得更干脆。
“怪不得有时间回来陪孩子了,合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去!”张媛媛明白洪涛的想法,她也和*图*书希望洪涛多回来看看,正好先讲个条件吧。
“我可不想让我孩子像小马超一样,他根本不是在带孩子,是养小狗呢!”不提小马超还好,一提起来齐睿首先就不乐意了。当初洪涛是怎么带小马超的她都看在眼里,别人的孩子无所谓,可是轮到她自己坚决不干。
“嘿嘿嘿……现身说法嘛,你说比我说管用多了。她们主要是怕金月回来之后我翻脸不认人,其实这都是多余,我是那样的人吗?”
“来来来,往这儿,别怕,有爸爸呢!”半个小时之后洪涛出现在了张媛媛家里,脑袋上戴着一个老虎头,蹲在客厅一角招呼着洪琪。
“不是还有你嘛……丽丽姐的孩子不就是你给带大的,我看也没什么不好……”齐睿和黛安都没吱声,显然她们也没想好答案,只有欧阳凡凡在试图顽抗,还拿小马超当例子。
黛安的情绪稳定了,但是洪涛受到了她的影响,开始有情绪了。当齐睿和欧阳凡凡回来之后,他给三个女人开了一个会,主题就是:你们做好准备当妈妈了吗?
合算她们三个光琢磨如何怀孕了,根本没仔细想生完孩子以后的事,把希望全部寄托到了洪涛身上,指望着他能全揽过去。但是现在和-图-书看来,这件事儿好像有点不靠谱。
可是现在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儿了,这不光是她们的问题,更是自己将要面临的问题。总不能只管生不管养吧,能像张媛媛那样独自抚养女儿的人没几个,那是特例,不能成为普遍。
“不光是她,连你也一样,干嘛非活在仇恨中?这个世界上不光是你遇到过这种事,还有人比你更惨呢。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和自己家里人没必要斤斤计较,那样只会给自己和自己的后代平添烦恼。”
“哇……坏人……坏人……”小洪琪本来就对洪涛有点惧怕,再一看洪涛拿手拍了张媛媛脑袋一下,立马就咧嘴哭了,一边哭还一边挣扎,挥舞着小胳膊不让洪涛再去打她妈妈。
等追出去月亮门也关上了,洪涛还不甘心,过去照着门上就是一脚,然后叉着腰开始叫骂。可惜对面高挂免战牌,鸦雀无声。
小洪琪刚满两岁,可以满地溜达了,但是对洪涛这位神出鬼没的父亲有点认生,腿一软坐到地上就不起来了。
“要想让孩子快乐,当父母的首先得快乐。咱俩整天处心积虑的算计亲人,孩子看着能不学吗?父母是儿女的第一任老师,中国有句古话叫言传身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