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1章 去看看老丈人

费林和唐晶纯属去哪儿都成的主儿,洪涛带他们出来主要是想让他们见见世面,别老整天窝在一个地方坐井观天,走的地方多、见的东西多,脑子自然就好使了。不管他们俩以后是跟着自己还是独立发展,多看点东西总没坏处。反正有黛安帮忙走手续,多几个人也不麻烦。
对于小舅舅这种刚上岸没半分钟就开始教育别人的做派,洪涛一万个不乐意听,但也不能不搭理他,还得解释。
即便小舅舅老把自己当孩子盯着,洪涛也不乐意坑他。就他接触的群体,穿这种衣服有点多余,百分百没人识货。
现在没有齐睿和欧阳凡凡帮忙,也不用再守什么规矩,光黛安一个人还是可以折磨折磨的。而且她们前段日子给自己灌了那么多汤药,现在好像有点起作用了,欲望有点高。但是昨天晚上在张媛媛那里洪琪躺在两个人中间,啥也不敢做。得,借着这个机会正好拿黛安撒撒火。
这是要去干嘛洪涛m.hetushu.com都没问,肯定是带着自己回家呗。看样子她还是有点紧张,生怕家人当着自己也不给面子。
“啧啧啧,你可真烧包,还一辆车钱,不怕被压死啊!”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小舅舅虽然也同意洪涛的观点,但他还是忍不住要诋毁两句。
“千万别,这身衣服和一辆汽车价格差不多,还得等两个月才能做完。如果不是上次去美国谈判我才不花这个冤枉钱呢。而且这玩意连个牌子都没有,只有一个裁缝的缩写,穿出去没人认识,多冤啊!”
“那还不如去玩大海战呢,我好久都没上逆戟鲸的号……”黛安把鼠标一扔也不找人了,她倒是纯粹来享受的游戏的,受不了这种枯燥的重复操作。本来是想抱怨一句,可是说了半截突然顿住了,扭头看了洪涛一眼。
小舅舅和花蕾定好了要在五一结婚,他们去香港可以采购点结婚用品。咋说也是成功人士了,各种名牌怎么也得http://m.hetushu.com弄两身,这一点小舅舅要比自己讲究多了,没钱的时候还臭捯饬呢,一有钱就更搂不住啦。
“嗨,我说你这是要干嘛啊,不会是跟着她回家吧?金月还几个月就要回来了,你就不能踏实点!”但是当洪涛一出来,黛安回屋换衣服时,小舅舅立马就变脸了,拉着洪涛走到阳台,小声的询问着。黛安和洪涛这顿捯饬已经让他产生了警觉,刚才再一看黛安说话时候的表情,不用问也能猜出大概。
“哎呀,他要去的是豪门,总不能穿着牛仔裤运动鞋,我看这么打扮就挺好。这套西服是在哪儿做的?质量真不错,也让你舅舅去做一身。”
逆戟鲸就是黛安,这个事儿真让洪涛有点后怕,当初如果她再和自己多聊一段时间、再主动点,说不定自己就真上钩了,闹出个网友见面开房啥的戏码也不是不可能。
小舅舅还是不太信洪涛的话,因为洪涛今天太反常,浑身上下打hetushu•com扮得油光水滑,头发太短没法成型,但抹了一层啫喱膏,和小刺猬差不多。
“这样最好,你要是让他和我一起逛,我待不了半天就得被气死。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俩,下面那两个小子也交给我,保证丢不了。”小舅舅这时候倒是很有长辈风范,不光没多问,还把费林和唐晶也划拉到他那边去了。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你看看你这个德性,和新郎官都差不多了。脑袋上这是抹得啥玩意,和被狗舔过一样。”
不光洪涛有点嫌小舅舅啰嗦,花蕾都看不过去,也走进了阳台,开始对洪涛的那身桑塔纳评头论足。还真别说,她的审美眼光比小舅舅强多了,一眼就知道这套衣服不凡。
“……好啊!我说她怎么不上线了呢,原来是你在暗中捣鬼!走走走,我们回屋说去,今天你要不把这件事儿和我交代清楚,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柔道!”
趁着洪涛去洗澡的空当黛安也没忘了小舅舅两口子和_图_书,刚到地方就把人家扔下不合适,必须好好解释解释,尤其是洪涛和这位舅舅关系还很近。
八个人四对儿,大年初二上午欢欢喜喜的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午饭之后就已经住进了黛安的公寓。不够住没关系,这里的公寓不光都是私人住宅,还有可以出租的。小舅舅、花蕾住在黛安这里,费林、唐晶带着孙婕和小鸟住在楼下的另一套公寓里,之间就隔了一层。
这一眼看得黛安心里一突突,洪涛那双眯缝眼变得更细了,嘴角还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自己的胳膊就被他抓住了。
对于这个要求洪涛没法拒绝,黛安能主动提出回家看看算是一个好的开头,说不定可以改善她和家里的紧张关系。至于说格雷格夫妇还有那对双胞胎,早晚也得见,所以见见也无妨,他们还能吃了自己?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在战场里过去了,还没等级别到六十,二零零五年的春节就到了。就在大年三十这天黛安提出要回香港一趟,和_图_书不光她走,还要洪涛陪她一起回去,去见见被她称作混蛋的托马斯·格雷格先生,还有她的生母张女士,说不定还有她那两个双胞胎哥哥。
不过洪涛不打算自己去,虽然算不上深入虎穴,但多带几个帮手也是应该的。费林和孙婕、唐晶和吴小兰、小舅舅还有花蕾就成了随行人员。
刚收拾好行李黛安就逼着洪涛梳洗打扮,她自己也没闲着,把最好的衣服都穿上了,脖子上、手腕上、耳朵上一片珠光宝气,脸上再仔细画了画,洪涛都快认不出来了。
“舅舅,他得和我出去两天,我帮您找了一个司机,可以带着您和花姐四处转转,要去哪儿买什么只管吩咐司机就成了。”
多玄啊,这要是真发生了,以后自己在她面前根本没法抬头。太可恨了!居然用这个办法来给自己挖坑,必须严惩!
“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好好去挑婚纱吧,香港都回归这么多年了,我再糊涂也不能再弄一个家搞分裂啊。去她家我是有正事要聊,别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