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3章 心又软了

“我听铭鸿提过,他们哥俩和周家的二小子是大学同学,也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不过我们家在内陆没有生意,和这些官员子弟基本不来往。”
虽然还没见到她这两位哥哥,但洪涛心里已经对他们判了死刑。这种人太操蛋,兄妹之间争斗可以原谅,可是老帮着外人害自己亲人就太不是东西了,不可交。现在算是自己帮黛安尽尽孝,只此一回,下次免谈。
“托马斯,麻烦你去看看晚餐准备的怎么样了,如果不成就换厨师来,不能让洪师傅觉得我们怠慢了。”听了洪涛的话,张女士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很优雅、很有礼貌、也很无情的向托马斯发出了驱逐令。
“那、那我先去趟楼上,让洪师傅见笑了,刚一来就得麻烦您……”让白女士一提醒,张女士也反应了过来,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尤其是从洪涛这个预测大师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好像有点高。
看得洪涛直攥拳头,合算这位老丈人在家中的地位比自己想象的还低,听听都不成啊!这夫妻做的,真是绝了。
可这次不同了,直接就开始预测一个人的走向,这个人还不是普通人。周家好歹也算一方势力,和-图-书在北方可能不显山不漏水的,可是香港离周家的势力范围很近,只要是和内陆有交往的大生意人,几乎就没不认识他们家的,怎么可能说出事就出事儿呢?
坐在张家古香古色的客厅里,聊些什么呢?这个节奏是由白女士的把控的。洪涛和张家人是头一次见面,谁都不太熟悉谁,只有她了解双方,话题的发起人自然是她。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张女士还在纠结到底会不会出事儿,白女士却已经开始给黛安的两个哥哥考虑如何擦屁股的问题了。
自己根本也没打算让她们家族帮自己擦屁股,反过来还得提醒一下她们,别让黛安那两个哥哥跟着瞎掺合。一旦周川真出了事儿,要是再搭上黛安的哥哥,这件事儿就真麻烦了。
“我觉得周川会出事,多则一年,少则几个月,事儿还不会太小,所以能尽量脱离和他的接触最好不过,反正到年底就会明朗,也不差这几个月时间,您说呢?”
看见她洪涛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姥姥,她们俩年纪相差很多,地位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当听到自己儿子有麻烦时,表现居然是差不多。最有意思的是,她们对女儿m.hetushu.com的反应也差不多。
这次黛安带洪涛回家估计她也事先知晓,虽然有可能不知道黛安为什么要带洪涛回来,但多聊聊黛安肯定没错误,至少洪涛不会埋怨。
到时候别说她们家,自己也无能为力。这种事可以开头,但结局不是谁能控制的。轻则弄一身麻烦,破财免灾;重则连人都得进去,何必呢。
但其中到底有多大瓜葛现在就不好说了,毕竟孩子大了,不用事事向家里汇报,在他们权限内的事情家族也不过问。可惜这种规则不适用于黛安,男女有别啊。
洪涛这么煞有介事的说了,那她就百分百相信。一个周家还真不是张家必须的人脉,张女士刚才不算说谎,张家确实和周家没什么正式往来,只有黛安的两个哥哥算是认识周川。
“没有,黛安娜小姐能力很强,讯通公司都是她一手管理,我并不擅长经营。说起来我还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周家的事儿想必您们也听说了。这件事儿的起因在我,黛安娜只是执行者。”
几个月的时间张家还是等得了的,那哥俩也还没完全接手张家在香港的产业,有没有他们根本不吃劲儿。
“我说句本来不和_图_书该说的话,还望您帮我保密,就算对黛安的哥哥们也不要透露。”这时洪涛心又软了,这一软就又要多嘴。
像张女士这种人洪涛感觉有点熟悉,虽然相貌上相差很多,但她和冯女士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亲近到一定程度就别聊感情,即便聊感情也是斤斤计较,一切以家族利益为重。
“嗯,不来往最保险,这些人都是属蚂蟥的,沾上就是一个血窟窿,想必戴安娜的哥哥们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好了,该上楼打电话的上楼,该陪着上去说悄悄话的也上去了,估计也不是几分钟就能下来的,自己在客厅里一个人坐着不成傻子了,还是去外面透透气吧。
“姐,别问了,还是给老太太打个电话,让他们哥俩在澳洲多待些日子吧,洪师傅已经说得够明白的了。”
“黛安娜,你也去厨房看看,这里不用你帮忙。”托马斯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还是笑眯眯,先冲洪涛点了点头,起身向客厅外面走去。正巧黛安从楼上下来,也让张女士给驱逐出境了。
“黛安娜在京城没给洪师傅添麻烦吧,这孩子性格比较执拗,但却是个肯做事的。”要不说她是个人精呢,和图书第一个话题就是有关黛安的。
如果谁再敢和自己说院子里也不让抽烟,那自己抬腿就走。扯什么淡啊!真以为你家是港督呢?不对,现在叫特首了。
“铭鸿和铭儒也和这件事儿有关!”这时候张女士终于不淡定了,本来挺雅致的脸庞都有点变形,声音不高,但那种急切的心情早就流于言表了。
既然白女士觉得用黛安当话题没问题,那洪涛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能夸的就夸,不能夸也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尽量帮黛安减轻点压力。
如果江竹意在场,她估计会扑上来把自己的嘴堵住。这件事儿不仅仅是自己的事儿,她也牵涉其中,过早透露说不定会很被动。道理自己都明白,可有时候总是忍不住,这就叫本性,很难改掉。
“您忙您的,我到院子里抽根烟。”自打一进屋洪涛就知道这个家里是不让抽烟的,不光茶几上没摆放烟具,空气里也没有那股子熟悉的味道,他也就不去招人家不待见了。
有错吗?真没错!她们如果不这样想、这样做,在商场里是站不住脚的,尤其是这个以女人为主的大家庭。现在洪涛算是看明白了,那位托马斯老丈人在这个家里就是个摆设,聊正事的时候www.hetushu.com他是一言不发。处于这样的环境里,他要是能不去外面拈花惹草就真是圣人了,太压抑。
周川会不会再像前世一样狗急跳墙洪涛还真说不好,要是会的话很可能比前世还急切,所以洪涛没把话说死。至于张家的反应,她们爱信不信,自己尽到告知义务已经很给面子了。
“洪师傅,能不能再……再说明白一点……”张女士显然是不信,这也难怪,洪涛之前的预测都是事情,总有脉络可寻,况且那些消息都是由白女士转告的,打心眼里她并不太迷信洪涛这位大师。
再说还能出什么大事,总不能去杀人吧。就算是真杀了人,只要对方不是啥硬茬子,也不会划入大事的范畴,顶多不就是走个过场然后出国了事嘛。
张女士倒是没装傻,痛痛快快的承认了知道,但也痛痛快快的堵住了洪涛在某方面的需求,比如说让她家来帮着擦屁股。
她更没敢反对,和托马斯一起走向了楼梯后面的厨房。怪不得她不愿意回家呢,在这里她有多大脾气也得忍着,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更别说做主了。
这可不是吓唬她们家,据黛安的了解,周川投入讯通公司的钱里有一部分就来自香港,很可能是她两个哥哥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