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4章 奇怪的托马斯

“其实不用发誓,咱们还是按照现行规则办事比较靠谱。刚才我已经提到了,黛安的保证不是我的人而是她的事业。”
洪涛很想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到这张大长脸上!他还送过自己一套烟具,居然不知道自己抽烟,看来当时送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是敷衍。
“那应该是安达卢西亚公牛系列里味道最厚的一款,产量确实很少,没想到洪先生还是这方面的行家。想不想尝一根,我这里有!”
“……我更喜欢豆子叶味道的,不过很久都没抽过了,那种烟产量很少,国内好像没有卖的,去年我在香港转了转也没发现。”
“我学过几年柔道,一般人打不疼我。其实如果您动手打了我,失去的不光是我,很可能还有戴安娜。她和家里的关系我也听说过一点,这次要不是我怂恿她、陪着她,她是不愿意回来的。”
“我看到文件之后就带着律师亲自和你去瑞士。”这回托马斯满意了,伸出一只手。
“……你发誓保护她一辈子,我就答应你的要求。”搞不好托马斯还真会点搏击技能,他已经把身体微微侧了过来,两只脚也改变了位置,但始终端着雪茄盒子没动,m.hetushu.com两只半黑不黑的眼珠子盯着洪涛看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话。
“搞不好你还真是他亲生的!”洪涛把已经叼在嘴上的卷烟拿了下来,看着托马斯的背影开始小声嘀咕。他这一跑让自己又发现了一个和黛安的共同点,这两条腿!不是长得像,而是跑起来的姿势和腿的比例,真像。
洪涛心里稍微有点忐忑,托马斯是个大个子,身子板比自己还高还宽,万一他要练过拳击之类的项目,在这个距离上正好出拳,自己应该很难躲开。
所以还是别叫板了,赶紧把黛安抬出来当挡箭牌吧。她这位父亲好像和她的母亲不同,那位张女士自打见面就没问过黛安一个字,可托马斯不同,他第一个问题就问黛安的未来,这说明啥?说明他还是关心女儿的。
“这是多米尼加产的吧?”真是巧了,当洪涛沿着屋子前面的小径溜达到左边一个花架下面时,这里已经有人先来了,也叼着一根雪茄抽呢,托马斯。
“你就不怕我揍你!”托马里腮帮子上的肉开始抽动,看得出来他确实情绪有波动,但还能克制。
“我个人没意见,不过还要征求http://m.hetushu•com戴安娜的意思……好吧,我去和她说,让她也同意,我保证!”洪涛本来还想拿黛安当挡箭牌,这些内部文件最好别给外人看,里面涉及的秘密有点多。可是一看托马斯的表情,显然对自己这个回答不太满意。那就看吧,大不了关键文件不给他不就完了。
洪涛看在他还关心黛安的份上,索性就给他一个明确答复,看看他到底是在试探自己,还是真的关心黛安的未来。
“现在她在讯通公司是大股东、在螳螂虾公司里也有百分之十股份,以后的蒸汽烟公司里也将有她的股份,我并不参与公司运作和管理。”
这不是抽烟,而是抽的情怀。迫不及待拿起一根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再闭上眼,仿佛就又回到了那座大金字塔的顶层。周围都是碧绿的热带海洋,一低头还能看到自己那艘航母级的大游艇。
“不麻烦,你等一下,很快的!”托马斯并没罢休,迈开两条大长腿就向房子后面跑去,步伐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既然老丈人问的这么直接,洪涛也就不和他绕圈子了。这是个表面糊涂心里很明白的男人,也是吃和_图_书过见过的主儿,遮遮掩掩反倒显得自己人品不好。
“你和黛安娜打算结婚吗?不用掩饰,她是不会轻易带男人回来的。”托马斯没回答,根本没接蒸汽烟的茬,而是直截了当的问起了黛安和洪涛的未来。
“这还是在家里,如果到公共场合很多连这个都不能抽。要是有个东西能暂时过过瘾,是不是肯定大卖?”穿越这个玩意确实像个梦,洪涛也不算撒谎。看样子托马斯不像个奸商,那索性就直话直说吧。
自己这次到香港来,除了陪黛安给她壮胆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来会会这位老丈人。看看他到底要提什么条件,为什么去瑞士弄个小破公司会这么难,迟迟拖着不办,又不是让他白干。
“其实真该发誓的是她,让她发誓别吞掉我的公司和财产,您觉得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托马斯是个大王八!这是洪涛对他的唯一评价。
“托马斯,你知道家乡的味道吗?”洪涛觉得黛安这位老爹挺有意思,也是个有故事的人,索性就不和他装大尾巴狼了。浑身一松,嘴一咧,笑了。
“我需要看到这些文件的复印件,瑞士公司股权协议要有我的律师在场。”和*图*书极度不信任,这是洪涛对托马斯的第二个感觉,他连自己女儿都不信任。
“来,试一试。我平时不抽这么厚味道的烟,是朋友去年送给我的,只有三根。”还真是很快,不到三分钟托马斯又从房子后面转了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原木色的雪茄保湿盒,里面并排躺着三根已经去掉烟衣的粗大雪茄。
“你比我还像个老烟枪……”看到洪涛直接用牙齿非常利落的把雪茄头咬掉一块,还咬的那么合适,托马斯的表情更严肃了,亲自拿起喷枪,打着火举起来,让洪涛把雪茄放到火焰上烤一烤。
“你的家乡在中美洲?”看到洪涛的笑容托马斯也是一咧嘴,不是笑,是让洪涛给恶心了一下。这笑的,怎么和到了动物园一样。
“不是我去,而是戴安娜,她才是公司的实际管理者和经营者之一,我只是顾问。”洪涛再次纠正了托马斯误解,使劲儿把黛安推到最高的地位,这才伸出手,和他那只大手握在一起。别说,这只手还挺温和的。
“梦里去过……结果还死在那边了。托马斯,我发明的那个东西你看过材料了吧,觉得怎么样?现在全世界都在禁烟,比如说咱们俩吧,都不能进屋抽m•hetushu.com。”
“呵呵呵,托马斯,你觉得一句誓言就能确保我今后的行为、就能确保黛安的安全吗?要是那样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国家和政府了。”
听到洪涛对雪茄的点评,托马斯脸上的笑容居然没了,很认真很严肃的向洪涛发出了邀请,其实他这样说话的时候到不是那么让人觉得敷衍了。
太能忍了,在家里低三下四,到了自己这个外人面前也硬不起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的。不过在黛安的问题上他的态度倒是比较诚恳,也不是他不肯努力,而是没办法,主动权不在他手里。
“那我就不客气啦……”只看了一眼,洪涛就确定是自己前世在伯利兹那个破地方经常抽的雪茄,烟标和环径也对。
“不麻烦了吧,我抽这个也成。”洪涛有点摸不清这位老丈人的脾气,怎么一个个都和学过变脸一样呢,虽然真想抽,但还是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卷烟。
“我有未婚妻,过几月就结婚。黛安娜可能会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有我们自己的孩子,还会帮我管理很大一部分产业。”
“洪先生也抽烟?”托马斯也挺意外,还有点尴尬。刚才明明说是去厨房监督晚餐的,现在被客人撞上自己在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