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5章 飓风要来

洪涛和康莉讲完之后又把电话交给了张女士,她重新返回楼上,等下来时脸上的笑容明显深了一些,小心翼翼的向洪涛发出了邀请,还不是她本人的,而是张家的族长,那位老太太。
“有这么麻烦?要不我们开黛安娜的车走。”齐改之要是不说洪涛都把他的身份给忘了。一位外交部的驻外官员坐着一辆改装过、浑身都是镀铬装饰的红火色敞篷野马满街跑是不太合适。虽然他不是什么大官,但常驻香港应该认识的人也不少,万一哪个小报记者脑子一热,确实麻烦。
齐改之别看文文静静很儒雅的样子,其实心眼子也不少,仅从托马斯选择的车辆上就已经看出了问题,小声叮嘱了洪涛几声,又往后退了几步。
冯家到底从中获得了多少利益连洪涛都能感受到,张家自然不会比洪涛孤陋寡闻。这几家人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时候还会一起投资某个行业,很像一个松散的联盟。
“也好也好……”张女士本来也没指望洪涛能去,这种正式的拜访怎么也得提前打好招呼才稳妥。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邻居串门还得提前招呼一声呢。
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必须找个对这方面比较熟悉的向导和_图_书。谁呢?托马斯最合适,白女士不是说他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嘛,来吧,老丈人带着女婿逛夜店,听着就那么给力。
“……是有一家保险公司,不过是专门为石油开采、提炼设备提供服务,不涉及民用……洪师傅还懂保险?”
“这、这我不太清楚……稍等一下,我马上去问!”一牵扯到利益张女士就不那么矜持了,一路小跑又上楼了。
去见那位和慈禧太后有一拼的老太太?洪涛觉得自己还是回家玩游戏去吧,太费脑子,没必要。而且自己必须保持足够的神秘感,不能谁都见。想见也成,得对方亲自来京城,哪怕她是个老太太,大师嘛,是不能太随便滴。
“……”托马斯没想到洪涛这么直爽,也不知道是该接受还是推脱,看着张女士耸了耸肩,表达了自己的无辜。
“也好,男人们自然有男人们的活动。老齐,要不你陪他们一起去,也有个照应。”没等张女士表态,白女士就开腔了,说得挺好听,不过还得加上齐睿的父亲,算是眼线吧。
“……你和我一样都是混蛋!唉……这可能就是她的命吧。对她好点,会有好报应的,但愿你信的不是她们那个佛。这m.hetushu.com个送给你,我留着也没用,它味道太厚了。”
自打有了洪涛这棵消息树之后,她们就更喜欢抱在一起去商场上折腾了,可是在小布什这件事儿上,除了冯家,别人还真插不上手。那是人家美国的家务事,外国公司只能靠边站。
洪涛又要预言啥了?这回是天灾。二零零五年夏天大老美又被老天爷干了一回,别人不清楚,反正当时洪涛挺高兴。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天爷暂时还没人敢动大老美,拉登动了一次,结果都被打得找不到骨头渣子了。
“那我……”受这个意外影响最大的人其实是黛安,她回来之前根本没计划还要回外婆家,老太太不待见她已经是明摆着的了,否则这么多年也不会没回去过几次,突然一说起去澳洲她就有点胆怯。
“你和舅妈、舅舅、父母一起去,洪师傅还有正事要忙。”不等黛安把话说完,白女士就打断了她。好不容易父母肯带她回去了,此时一个字都不宜多说。
卡特里娜飓风,横扫了美国南部三四个州,新奥尔良市都被大水整个淹没了,墨西哥湾上的油井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至于说那个康莉怎么化险为夷洪涛就不干涉了,自己是真不懂保和*图*书险公司的业务。
看到此次陪黛安回来的目的已经超额完成,洪涛就不想和这几个女人磨嘴皮了。香港的夜生活还是很丰富的,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去逛逛太浪费。
“美国选总统外人插不上手,但是卖保险可以。我听黛安娜说她外婆在澳洲有一家保险公司对吧?”蒸汽烟的事有了眉目,洪涛打算给张家点奖励。可惜自己真不记得澳洲发生过什么大事,香港这一年也没事儿,唯一记得的就是美国有事,还是大事。如果张家有用就拿去用,没用就当个故事听。
“对,反正假期还长,回澳洲多待几天。对了,托马斯、齐先生,咱们找个酒吧喝两杯去吧,她们母女好久没见了,肯定有不少话要说,我们俩待在这里也插不上嘴,您二位说呢?”
“你的选择很正确,黛安是个很好的管理者,她还会是很好的妻子。”托马斯把雪茄盒放到了旁边的花架上,把另一只手也盖了上来。
张家的保险公司在美国还真有业务,和洪涛要说的这件事儿也很沾边。墨西哥湾上的很多座海上油田都是张家和其它两家保险公司联合承保的。
三个男人出了门,托马斯走进了车库,不大会儿就传来了低沉的发动机声,和-图-书一听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和普通轿车不是一种强调。
“在美国有业务吗?”洪涛先没解释具体细节,接着提问题,假如张家在美国没有业务,那这个消息对她们还是没用。
“没事,我就是随便说说。古人不是说了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既然黛安已经打定主意跟着自己干,洪涛就不用再像以前一样什么都瞒着她,托马斯听见也没关系,这种事儿他们出去说没人会信的。
托马斯对洪涛的回答又是一顿咬牙,最终还是没发作,长叹了一声口气又软了下来,说完之后双手一插兜走向了屋子后面。
饭菜很可口,话题也跟着轻松了,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春节前刚宣布上任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为啥会谈论他呢?因为张女士羡慕嫉妒恨呗。
“洪师傅,这是康莉的电话,您直接和她说吧。”这时张女士拿着电话下楼了,她站的地方很有意思,是在客厅门口,看样子是要让洪涛过去,这样其他人就听不见了。
“这次就算了吧,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让黛安娜跟着您回去带我向外婆拜年,下次我专程去拜访她老人家。”
张女士让洪涛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给说蒙了,扭头看向了基金会主席,想从她脸http://www.hetushu.com上看到点提示。可惜白女士也是一脸懵懵懂懂,这事儿洪涛没提起过,她也是头一次听说。
没看出来,托马斯还是个很好的厨师,晚餐中西合璧,其中的头菜和主菜都是他亲手做的,不光味道好,摆盘也是专业级别的。这就更让洪涛认定他是黛安的生父了,他们父女俩除了神似之外,很多生活习惯比如做菜的口味也都一样。
“洪师傅,我能不能告个假,他这辆车太扎眼,我的身份不合适。”听到这个声音,齐改之的脸立马就苦了下来。
“洪师傅,这事儿……”白女士用眼睛向黛安和托马斯撇去,提醒洪涛是不是该注意点场合。
“托马斯这是故意不想让我去,他估计有话和你讲,我就不搀和了。你可盯着点他,喝多了一定不能让他开车。这样的车都已经撞坏三辆了,他身上光钢钉就得有二斤重,再出事骨头上就没地方打锔子啦。”
“在我眼里领不领证和是不是妻子无关,我自己有一套行为准则。”这个问题洪涛就没法随便答应了,只能尽量表达自己的歉意。
“洪师傅,初八家母有个宴会,都是家里人,如果您不太着急回去的话,不如和我们一起去澳洲,有专机接送很方便的,到时候可以直飞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