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9章 社会责任

如果达尔文的进化论不被现代科学否定,那这种贵族的存在就是有积极意义的。动物也好,人也好,有些道理是相通的。
“不疼是吧,得,找根棍子去,我也试试。”洪涛也想在唐晶那颗大脑袋上扇一巴掌,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呢。
这些年我们稍稍富了一点,仓禀足了,但还没知礼仪;衣食足了,却不太知荣辱。这不是我们的错,是以前欠下的债太多,得慢慢还。
“到了六十级战场队伍突然就多了起来,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但是打了两天之后也就没事儿了。在战场门口只要有我们的队伍排队,大家都自动不点排队,等我们的队伍进去再点,也耽误不了几十秒。”
“在官网上发个通告,以后大年三十下午到初一中午,服务器全部停机。就说是那个可恨的大BOSS说的,该回家吃年夜饭、陪家人过年的都滚回家。别人我管不了,反正别想从我这里找到不陪家人过年的理由!”
由什么样的人领导,族群就会走向不同的发展方向。从概率学的角度上讲,领导人越强,族群的生存延续可能性越大,反之亦然。这不是迷信、也不是阶级敌人的蛊惑,这是http://www.hetushu.com科学。
“现在的孩子哪儿还像我们小时候啊,一年到头就盼着年三十晚上吃点好的,还能放鞭炮、看晚会。现在的孩子平时吃的比年夜饭还好,多贵的烟花都懒得看。整天除了睡觉、上课,其它时间基本都抱着电脑,上厕所恨不得都得带着去。”
从动物到昆虫,在任何一个群体里都会有少数贵族存在,它们除了统治族群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带领族群向前,找到生存发展的空间。
这些贵族除了血统之外,还有能力。它们是在族群里通过相对公平的规则选拔出来的,这样才不会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互相送礼物都用网购,让快递公司当中间人,其实他们就在一层楼的两个办公室里,连五十米都不用走就见面了!”林强对洪涛的疑问给出了他的解答,但说话的口气里带着一股子嘲笑。嘲笑洪涛这个未老先衰的怪物,刚三十出头居然就已经老得不了解年轻人了。
但他觉得该做的还得做,只要对自己没太大伤害,何乐而不为呢?如果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团体组织都这么小小的来一下,说不定就有用了呢www.hetushu.com
晚上唐晶他们一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和洪涛显摆又买了啥名牌货,而是满脸焦急,把下午齐睿所说的事儿又重复了一遍,还更详细。
我们总排斥贵族这个阶级,因为在我们的教育里,贵族是个贬义词。可实际上这个阶级在我们中国自古就有,到今天也没消除,反而更固化、更没底线了,光有贵族的特权却不再尽贵族的义务。
林强说的对不对?不能说百分百正确,但是很现实的。但洪涛本能的不想去接受,明知道光靠自己对抗是没用的,那也得挣扎挣扎。
这时候古人又出来云了,仓禀足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回不光是中国古人,外国古人也蹦出来了,他们倡导的贵族精神是不媚、不娇、不乞、不怜,还有绅士风度、人文关怀、独立精神与平等意识。
“……哎呀,讨厌……想了还不成嘛,快回来吧……死在外面吧,永远也别回来!”被洪涛戳破了小心思,齐睿也顾不上有欧阳凡凡在一边偷看,在屏幕上撒起了娇。结果还没等洪涛继续挑逗,屏幕上又打出一行字,显然现在电脑被欧阳凡凡控制了。
“被我杀死过的那个战士?”洪涛www.hetushu•com唯一能认识的联盟玩家只有一个,因为自己杀死过他两次。
“对对对,佐尼亚……听名字就不是好东西,有没有办法对付他?”唐晶有点担心,原来的游戏号正在出手,现在又见不到收入。如果在这个游戏里进展不顺利,他和他的代练团队就会损失很多。
“具体情况还得具体分析,得先知道他们的活动规律,然后再想办法。洪哥不是你爹,不可能一辈子带着你玩,你的脑子长了就光是打架用的?啪!”
“嗨,你怎么搞的,说着说着就动手。他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还是你说打就打的?”小鸟和小孙正在厨房里洗水果,虽然没看到唐晶挨打,但闻声也探头向这边望了望。洪涛冲她们挥了挥手,然后瞪了费林一眼。
“害虫团的事儿有费林和唐晶呢,他们又不是没电话,你是不是想我啦?说实话,如果不说实话我就跟着黛安一起回澳洲,她外婆请我过去串门呢!”
俗话说的好,跟着苍蝇你会靠近粪堆,跟着蜜蜂会找到花朵。
“其它两个服务器呢?”唐晶挺着急,洪涛倒是没感觉到太急迫。
“艾克佐尼亚!”洪涛倒是没忘了这个名字。
洪涛这么做只是在向这www.hetushu.com个社会发出反抗的声音,也算是尽一部分社会责任,尽可能的让下一代、下下代孩子别变成满眼只有钱和利益的自私怪物,让他们更重视亲情、家庭。当然了,这份义务起不到什么作用,甚至连水花都冒不出来。
“洪哥,出事儿了,害虫团刚刚六十级就遇上两支部落和联盟的队伍,对方也挺强的,僵持三天了还是没有撤退的意思。”
“你也该回来了吧,再不回来你那个害虫团就要完蛋了,他们遇到大麻烦啦!”轮到齐睿这里,工作上的事儿没聊几句,她就开始催促洪涛赶紧回家,还把害虫团搬出来当说辞。
害虫团能遇到啥麻烦,就算进展不顺利洪涛也不相信那群小子能轻易认输。还是那句话,对别人而言这是游戏,对他们来讲就是谋生手段,出发点不同,投入的精力也就不同。
唐晶的这个问题洪涛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费林就给出了正确答案,然后还在唐晶脑袋上来了一巴掌,打得唐晶一缩脖,不吱声了。
当然了,他还是有理智的,就因为魔兽世界现在运营效果很好,只要能维持就是一个大聚宝盆,他不差这一天两天的收入,所以才有这个底气。如果把在线人数砍一半,你再看他是m.hetushu.com啥反应?什么大年三十团圆饭,我呸,都给老子上线玩游戏去吧!
拥有高档住宅、豪车、美女如云、消费欧洲奢侈品、子女入学“贵族学校”和出国留学,这些挥金如土、绫络绸缎、花天酒地的金钱主义形式上的行为是知礼仪、知荣辱吗?这仅仅一种爆发户式的表现而已。
“就是咱们服务器里这两只队伍死活不同意排在后面,商量了两次都没谈拢,非要争第一。对了,您猜联盟队伍里的队长是谁?”唐晶看到洪涛不急,他也就不急了,还和洪涛打起了哑谜。
“没、没事,不疼!”一看洪涛和费林瞪眼了,唐晶还要表表忠心。
最终唐晶也没挨上这顿揍,洪涛也就是吓唬吓唬他。都快三十的人了,尊严很重要,再像前几年那样相处不成了。
“没错,就是他,叫什么来着……?我这脑子也完了,刚才还念叨呢!”唐晶一拍大腿,然后又开始挠脑袋,可能是这下拍的重了点,把记忆拍没了,合算他的脑子长在大腿上。
“不光是孩子,年轻人也一样。咱们单位里已经也有好几对在搞对象的了,你猜人家怎么谈恋爱?嘿,我算是开了眼了,既不压马路、也不逛公园划船、更不去看电影,人家在QQ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