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0章 会长回来了

黛安确实回来了,正躺在炕上,两眼看着屋顶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看上去情绪不太好。洪涛很自然就想到了她在澳洲待的不太开心,同时也对她的脾气感到了无奈。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家庭问题上就犯傻呢。
而最耐人寻味的就是这个老丈人托马斯,他在家里看似比佣人地位高不到哪儿去,可实际上并不是个软柿子,否则也不会和大卫杨、杨嘉那种人是朋友,关系还很好。
“杨叔叔是托马斯的生意伙伴,他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只不过他从来不把外面的朋友带回家,我还是小时候跟着他出去时见过,大了之后就没什么接触了,托马斯也不再单独带着我出去。”
“好像不是吧……小时候他们两个总吵架,但我母亲总拿他没办法,好像就是因为他自己有经济来源,但并没和我提过这些事的细节。怎么了?他和你提出什么要求了吗?托马斯只在澳洲待了和-图-书一天就自己走了,走之前还问了问我在讯通公司的工作情况,你和他说什了?”黛安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甚至都不知道洪涛和托马斯的谈话内容。
现在已经是半夜三点了,之前六七个小时中自己比任何一个团员都费脑子,也确实有点疲惫,明天晚上还得去开荒,必须尽量多休息。
“嘿,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回来了?”还没进门洪涛就知道屋里有人,因为灯开着呢。刚开始以为是齐睿她们俩又跑过来作怪,可是开门一看,客厅里堆着两个大旅行箱,上面还贴着澳洲海关的托运条,黛安回来了!
“黛姐姐看着就是比你年轻……”这些日子小菲刚刚改掉了看见洪涛就撇嘴的毛病,可是黛安一回来她又有点犯病。
“会长好!会长姐姐又漂亮了……”别看睡得晚,洪涛的生物钟照样在五点多响了,黛安也就跟着一起醒了。两个人一起洗漱、和-图-书跑步,刚一进网吧,扑面而来的就是一堆马屁。
“我和他谈过蒸汽烟的事儿,他答应尽快帮忙去瑞士成立公司。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大卫杨和一个叫杨嘉的女人吗?”太乱,黛安这一家人都快赶上三国杀了,五口人自己只见到三个,居然就是三个立场,谁还都防着谁。
以前自己可以对这家人的事儿视而不见,但现在不成了,托马斯也要在蒸汽烟项目上入股,不把他的底细打听清楚自己会睡不着觉的。可是黛安显然对她的父亲并不太了解,这件事儿不能急,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呢。
“他的股份不是你家的?”洪涛却不这么认为,和托马斯的接触虽然很短暂,但他给自己的感觉不太普通。表面上看他啥也不管,但隐隐约约的又能觉出他心里还是很惦记黛安的,这一点和他与他朋友之间的闲聊中就能感觉到。
“他好像怕和我待在一起,或者是因为我不m•hetushu•com是他亲生的,所以总躲着我?”黛安果然认识大卫杨,还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的。但她不认识杨嘉,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托马斯在黛安小时候还是很疼这个女儿的,经常带着她去外面见朋友。
“怎么了?又和家里闹翻啦!要我说你的脾气需要稍微改改,不爱听的就不听嘛,实在不成躲开,没必要每次都去争论个谁对谁错,在家里很多问题是没法分太清楚的。”
“这不是很正常嘛,你这么多年没回去过,和家里的关系又不好,人家凭什么喜欢你啊。没事,她们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回去之前也没打算让她们喜欢对吧?”
她的两个哥哥板定板的是继承人,而她和家里的关系又那么对立,那些亲戚自然要选边站队。是站在她哥哥那边还是站在她这边显而易见,当然不会和她多接触。
“干嘛啊你,我就是比你年轻嘛,还不许人家说实话啊!别怕,www.hetushu.com现在我是会长,他说了不算数,再敢瞪眼我就把他开除!”
“小菲啊,你叫我叔叔,叫她姐姐,居心不良吧?”洪涛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看在眼里气在心上,然后就开始找邪茬。
“可能你自己不觉得,当我和托马斯聊天的时候他的表情里总有你的影子,你们俩性格里也有很像的地方。好了,不聊这些了,你刚下飞机还是早点休息吧,再不睡就真天亮了。”
“这只不过是一种态度,无需看对方的反应。对了,我想问你点事儿,你觉得托马斯对你怎么样?”一听黛安不是和家里吵架负气跑回来的,洪涛也就不担心了。至于受不受欢迎的问题,这不明摆着嘛。
这时黛安发话了,一下就把洪涛给撅了回去。她和这群年轻人混熟了之后就把那张伪装的外皮揭了下去,露出了本性。
“以后别再逼着我回去了好不好?我没和她们吵架,但是在她们中间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外人hetushu.com。除了舅妈之外所有人都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即便是冲着我笑也很让人不舒服。”黛安的情绪确实不高,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洪涛对这种事儿很不擅长,他天生就烦这些东西,能不沾边就不沾边。可这次躲不开了,不想琢磨也得使劲儿琢磨。
“托马斯……他有时候偷偷给我汇钱,不过在家里也没有什么权利,除了他自己的那点股份一切都在我母亲手里攥着,有时候还会特意提防着他,这一点你恐怕已经见过了。”黛安对托马斯这个父亲好像并没有太多记忆,甚至要想一想才能回答洪涛的问题。
“嗨,你个怂孩子,信不信我让你外面替补!”不光小菲这么认为,其他人的表情显然也认同这句话,就连吧台的收银员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洪涛把碗一放,要急眼。
可这就有点说不通了,如果黛安不是他闺女他应该早就知道,为什么单单等黛安大了之后才故意疏远,但又暗中悄悄给钱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