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7章 风要来

不光洪琪需要去托儿所或者请个家庭教师,小马超也到岁数了,张媛媛能等孙丽丽也等不了。洪涛打算把两个孩子一锅烩,都送出去让张媛媛带着,这样自己也就放心了。
“我说你是皮肉又痒痒了吧!我怎么快啊,四五个人围着我,你也不说给我解状态!说,这几天你又想什么呢?别以为我是傻子,你们公会里那个小丫头是怎么回事?你凭什么要带着她去打副本,专门给她开小灶,还美其名曰教人家操作手法!”
今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啊,现在就已经有人蹦出来说游戏沉迷的事儿了,虽然网络上的游戏不止魔兽世界这一款,但那篇文章却恰好拿魔兽世界举例。这不是巧合,这是一种风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
怕不怕?真不光是怕,更多的是期待!就像江竹意说的一样,死已经不可怕了,但得看是怎么死的。如果上街让个小混子胡乱捅了几下就死了,那必须怕。如果真能搅合到周家鸡犬不宁,还给大脑袋们添很多麻烦,也不算白死。
别的事情黛安都能忍,唯独这个不能忍。她怕洪涛又找来一个更年轻的女孩子,那样她的地位就难保了。
政府怕啥?就怕这种漫无边际http://www.hetushu.com的舆论,或者说它最需要这种论调。这样一来就能把很多政府该负的责任推到某个人、某个公司、某个产品上去。
“帆船可以随便玩,你把它凿沉了我也没意见。但为了我大侄女的未来,我劝你还是别去庄园里住。我有一群不太靠谱的邻居,他们在我庄园里种了一英亩的草本植物,每周还去里面聚会鬼混,你应该懂吧?”
齐睿和凡凡虽然也算很年轻的女人,可是她们俩情况特殊,基本不存在缠洪涛一辈子的可能性。江竹意也比她小几岁,但那个女人比自己来的还早,也轮不到自己警惕。除了这几个人黛安不希望再出现新的竞争者。
这倒不是洪涛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而是那个小丫头说话太暧昧,声音也太嗲,还专门和洪涛嗲,换成别人就冷冰冰的。
万一这把火没点好,很可能就会烧到自己身上。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啥事都有可能发生,必须先准备好后路,总不能让人家一锅烩了。
但这么做一是成本太高,二是有可能激化双方的矛盾,把这件事炒的更热了,等于是逼着相关部门表态。这一表态就是百分之五十和*图*书对百分之五十的状态,谁胜谁负全靠运气,这不符合螳螂虾公司的利益,反倒合了对方的胃口。以前他们百分之一机会都没有,现在能得到百分之五十已经算大胜利了。
“嘘……喊什么啊!她操作水平还不错,我带着她去刷刷装备,教教她操作手法,只是想让她给以后的副本团当个主力奶妈,至于那么死盯着不放嘛。别听工会里的人瞎说,他们大多是想泡人家没成功,羡慕嫉妒恨。”这件事儿洪涛早就听说了,不过他也没在意。说呗,嘴在别人脸上长着,还能堵住?
这种事光靠常规手段是压不下去的,没听说谁能阻止别人说话。这次压下去了,下次另一家媒体又发言,你总不能把全国媒体都理顺吧。那样的话政府就容不下你了,你想干嘛?
“唉,你倒是快出手啊,等的我都烦了!”可惜周川至今为止依旧没什么动静,江竹意一直死盯着的李兵也很老实。这让洪涛心里很没底,一没底就烦躁,一烦躁手指头就没准,然后正在奥特兰克山谷里挥舞着猪头锤打人的黛安就躺了。
“你是个坏人……真的,我以后必须防着你,请你到我家做客的事儿先暂缓吧!”皮尔斯一听洪涛对和_图_书马歇尔庄园的描述立马就改口了,现在让他去住,哪怕倒找钱也不敢带着家人去。
讯通公司的博弈周川是输了,输得还毫无脾气,可他和他身后的势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些日子的风向大多是从南方的报纸上开始吹的,虽然自己没证据是他捣的鬼,可这里面要说没有周家的一点影子自己也不会信的。他们这招看似很无奈,其实很恶毒,算得上釜底抽薪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除了能在古代有混到手掌生杀大权的可能性之外,什么时候有和这种档次人交手的机会呢?答案是基本不可能有!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见面都很困难,谈何交手。但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干嘛不去试试呢,想一想就过瘾啊!
洪涛才不信皮尔斯会掏不起住店钱,他这是在找邪茬儿。只要你敢去我就敢接待,反正又不用自己出面,给官家打个电话就成,问题是你敢不敢去!
攻破一个坚固城堡的办法往往就是从城堡内部下手,所以想出这个办法的人不仅很熟悉这个行业,还很有耐心、很了解政府层面的心思。
一旦有关部门真动了这个心思,那魔兽世界后续版本的审批手续就是个大麻烦,要是在审批环节上和图书出现了问题,螳螂虾公司的股价必然下挫。按照常理而言,公司内部也必然要出现波动。
黛安现在每天晚饭之前准到家,一回来没别的事儿,就是拉着洪涛一起去打大战场,即便已经崇拜拿到了猪头锤照样乐死不疲。
怎么应对呢?洪涛选择了一种最消极的态度,就是一声不吭,假装没看见这些东西。按照常理现在螳螂虾公司就该去公关了,多和相关部门走动走动,找几个笔杆子驳斥一下那些文章。
“嘿嘿嘿嘿嘿……做人不能出尔反尔,冬天的时候我就会去你家登门拜访的,到时候我带你去参加庄园里的聚会,你肯定会喜欢的,哈哈哈哈……”
周家是最符合这些条件的,当然也不排除同行暗中下绊子,但洪涛认为这两种情况很可能共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现在自己要对付的不仅仅是周川,还有一大堆盼着螳螂虾公司倒霉的同行。
但是如果抓住其中一股势力,一棍子就给打趴下,再使劲儿踩上几脚,弄的血乎淋拉的,就能够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至少会让很大一部分人感到后背发凉,短时间内不敢再没事儿瞎咋呼。
但别看她热衷于玩游戏,洪涛的一举一动也没耽误观察,尤其是洪涛m.hetushu.com带着那个叫小叮当的牧师去通灵和斯坦索姆刷副本的事情,工会里已经有闲言碎语了。
躲?晚了!洪扒皮不光扒皮,还粘人呢。反正在这五年里你是别打算躲了,如果可能的话洪涛还想把他也挖到螳螂虾公司里去,要是再能带着几个部下一起来更好。难度?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谁规定进了暴雪公司就一辈子不能辞职了。
可是不说话、不表态、不公关,对方不是就更嚣张了吗?那是必然的,但洪涛准备赌一把,赌一个彻底消除威胁的机会。
这只鸡就是周川,洪涛就在等着他对竞争对手下毒手呢。只要他敢动,自己就敢喊,哪怕陪着他一起倒霉,这件事儿也得干。没辙,逼到这个份上了,缩头是一刀伸头还是一刀。搏一搏说不定还有机会,啥都不干就只能等死。
冬天要去美国?必须去,小洪琪都两岁多了,不能总在家里待着,马歇尔庄园本来就是给她们母女预备的,也不能老这么空着,那样不真成一个毒窝了。
风要来了,而且还不是一股,假如周川真的铤而走险,自己还得和他斗一斗,即便有江竹意压阵,这场仗一旦打起来自己就无法控制波及范围了,或者说打仗的根本不是自己,自己只是那个点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