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9章 万事俱备

好在现在时间还有,这玩意的配方和成分也极其简单,再加上戒烟是大势所趋,获得认证的难度并不高。反正负责此事的美国律师是这么说的,洪涛相信律师还不太愿意忽悠冯家。
而江竹意愣是一个字的不满都没有,还尽心尽力的帮忙,都已经不能说是帮忙了,而是玩命。只要是洪涛吩咐的事儿,她比自己的工作干的还认真,甚至连要不要孩子、什么时候要孩子这种事也得洪涛说了算,江竹意还认为很合理。
依靠冯家的人脉,找几个热心大众身体健康的州议员站脚助威还是不难的,再让热衷戒烟的组织出面游说游说,基本也就这样了。
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女,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可能相处成这种状态呢?洪涛几乎不会提及江竹意的存在,只要有事就是一个电话,一个月顶多去两三次。
其实想用香精来模仿烟草的口味非常难,即便国外市场上已经有一种叫做RY4香精的仿烟草口味香精,但它加热之后挥发出来的味道真和烟草燃烧的味道相差甚远,甚至有一种塑料的糊味。
她的性格比较内向,有事儿都闷着不说,自己又不是真会读心术,有时候她怎么想自己也不清楚。这种人一般的事儿都hetushu.com能忍住,可总有忍不住的时候,一旦忍不住了她就会爆发,而且会很极端,到时候会是个什么场面洪涛都想象不出来。
“等我死之前肯定会告诉你全部,但现在别问这些,以后也别问,这就算我们俩的约定好不好?每个人都要有点自己的秘密,要互相留给对方足够的空间才有可能让感情长久。情这个东西是能勒死人的,你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今年年初,《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已经宣布在四十多个成员国里生效,很多国家都出台了新的法律,进一步扩大禁烟范围。有这么好的机会蒸汽烟还不能热卖,那洪涛也就没辙了,命里该绝啊!
按照计划,深圳工厂的烟具、烟油生产将在年底正式开始,如果到时候FDA认证有了,就可以开始在欧美国家里开始进行宣传工作。等产量稳定、货源充足之后再进行大规模铺货。
不是洪涛自己说凑合,而是请很多人品尝过,尤其像保罗、马克思这样的欧美人。毕竟他们的味觉习惯和中国人不太一样,蒸汽烟的最初发展重点又是在欧美地区,还得入乡随俗啊。
但是把她放走吧,先不说她乐意不乐意,自己首先就m.hetushu.com不太乐意。不管怎么说,在自己心目中她总是那块从来也没拼上过的拼图。
虽然嘴上说自己有办法,可金月回来之后如果真的想不开,自己还真没啥好办法。这个女孩子,不对,应该说女人了,她和自己同岁,哪儿有三十多岁的女孩子。
好在这个工作开始的时间比较早,已经可以用年来当单位计算,就算进展再慢好歹也试出了十多款还算凑合的口味。
黛安的好奇心太重了,洪涛怕她去做什么傻事,就算有可能伤感情,也得提前警告她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免得最终成了仇人。
这需要时间,只有拿到认证才能再去欧盟获得相关认证。这方面欧盟比美国还麻烦,因为他们在食品医药方面各国有各国的标准,像广告里常说的欧盟认证只是个忽悠中国人的说法,实际上这玩意拿到欧洲去哪个国家也不承认。
磁力搅拌器就方便多了,它的搅拌方式是用一个胶囊般的磁力转子放进玻璃容器里,再把容器放到小电子秤一样的磁力台上,利用异性相吸、同性排斥的原理,让转子在容器里高速旋转,达到把液体拌匀的目的。同时磁力台还可以用于加热,非常适合洪涛这种小规模、精度比较高的液体和图书混合试验。
除了烟草味道之外,其余口味的烟油相对容易许多。比如说几种水果味道、糕点味道、奶油味道、可可味道、咖啡味道、酒类味道、或者干脆是几种的混合味道等等。它们的味型比较单一,有时候一种香精就够了,只要把浓度控制好就成。
黛安走了,带着一肚子疑问走了,洪涛的距离论她不反对,这种西式思维她很习惯,不过一想起洪涛和江竹意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密感,她就从心底想不通。
烟油的调配工作洪涛一直都没找到窍门,也没有经验可用,只能是一点一点的试验。不过去美国的时候他收获了一件不错的工具,叫做磁力搅拌器。
但就算有了磁力搅拌器的帮助,烟油的配制过程也是很缓慢的,有时候一个月也试不出一款能让多人合口的味道。太怪异的口味洪涛就不想留着了,这玩意本来就小众,再在小众里玩特殊,那就离失败不远了。
不管洪涛身边有多少女人,江竹意都不担心地位问题,甚至还会帮忙,这得被抓了多大辫子才成呢?反正黛安是没见过这样的男女关系,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不过目前好像还没有这种东西,不过没关系,美洲是盛产烟草的地区,冯女士正在帮自己寻http://m.hetushu.com找一家合适的工厂来开发代工这种产品。产量不用很大,工艺也不会很繁复,唯一的麻烦是这种新的添加剂要获得FDA认证。
想不通就不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就是洪涛的处事原则。把烦心事都扔开,该干嘛干嘛,与其让自己难受半天还是于事无补,不如先去干点高兴事,最终结果还不都一样嘛。
如果是,就把它的配方详细记录并命名保留。如果只有自己或者少数人接受,那也可以留一留,只是不放入大批量生产的目录里,权当自己的特色菜。
干什么事儿高兴呢?目前只有两件事儿,一是玩游戏、二是每天去那间谁也不能进、不让进的小屋里当会儿二手化学家。
可是仔细一查,又不太可能,主要是没时间也没条件。像江竹意这种身份,要是未婚先孕,恐怕谁也瞒不住,到时候别说处长,估计警服都得脱了。
这时洪涛的记忆就又起作用了,他记得前世里听说过一种叫做烟草浸出液的原料,是从天然烟草里萃取出来的,用它勾兑的烟草口味烟油比较纯正。
由于丙三醇有点粘度,所以在混合香精和尼古丁的时候需要用搅拌器。传统的搅拌器太大,原料少的时候搅拌完也就不剩啥了,很难控制混合物的www.hetushu.com精准度。
这时就得用咖啡、朗姆酒、焦糖之类的香精去和RY4香精勾兑,一点一点增减浓度,一次一次的试验,最终找到一个或者几个自己认为最像烟草的剂量,再去让别人品尝。
“你想不通没关系,就看将来这座院子的女主人想得通想不通了……”其实洪涛的内心也不像他表面那么平静,黛安、张媛媛、江竹意,包括齐睿和欧阳凡凡都不用担心,目前需要担心的是金月。
至于这玩意会不会卖不动,洪涛都不去考虑这种太特殊的情况。凭什么别人弄出来就能卖得不错,自己弄出来就卖不动呢?他们还没自己的关系广、资金充足呢。
人的口味真是百人百样,有时候洪涛自己觉得已经很像了,但让别人一抽就会产生很大分歧。这时候就得增大受众面,让更多的人去品尝,然后得出一个概率,看看这款口味是不是受众居多。
这个答案她听过,不过不是在洪涛这里,而是从江竹意嘴里。至于说真实性,谁信是谁二傻子!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黛安甚至怀疑过江竹意和洪涛已经有孩子。
冒多大风险、受多少罪,自己总是想去拼一下试试。这就叫执念,是很不理智的东西,可很多人偏偏没法克服,其中就包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