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51章 假酒

洪涛对姥姥的状态有点担忧,老太太脸蛋上都有了红晕,这很不正常。虽然自己不懂医,但知道人不能大喜大悲,尤其是对老年人。上了岁数的人一旦忽然大松一口气,把心里的事儿都放下了,说不定就离撒手不远了。
“姥爷,您先别急,小酒该喝喝,过几年您就有两个大孙子了……说不定还有三个呢!今天这酒就是……哎,姥姥,不对吧,这酒是您亲戚给买的?”
“这办法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你小舅妈乐意不乐意……”老太太心里已经被洪涛说动了,但这种事不好由她去和儿媳妇提。婆婆和儿媳妇本来就不太容易相处,能不当坏人就别当,姥姥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智慧的。
万一欧阳凡凡的肚子真鼓了起来,就算欧阳天钺不是干那种工作的,人家来找自己说道说道,甚至揍自己一顿,自己也得挨着。
为了让姥姥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也为了给小舅舅添点堵,洪涛甩开瓢嘴就是一顿忽悠。其实也不算瞎忽悠,以目前小舅舅和自己的能力,多几个孩子根本不算事儿。
洪涛倒不是烦她,主要是心里总忌惮大斧子。嘴上说不怕是假的,就算现在已经采取保险措施了,和-图-书可是真折腾起来有时候也不能完全保险。
平时隔三岔五的他就去张媛媛家看看女儿,这个理由谁也说不出什么。不去张媛媛哪儿了,还有姥姥家可以去。作为一个孝顺的好孩子,每周去看望一次老人,谁有意见谁忍着,敢说出来都属于不近人情。
为了给小舅舅把坑挖深一点,洪涛都顾不上吃晚饭了,去厨房开了一箱酒,打开一瓶往姥爷的照片下面一放,又倒出一杯,准备把这个好消息也和老头说说。
对于洪涛的疑虑,姥姥一口咬定酒没问题。理由很朴实,小喇嘛是酒鬼,干别的不成,鉴定酒还是比较靠谱。再说买的人不是一个,是好几个,对方还有工作证,假不了。
可是刚起了个头,他的小眼睛就眯缝了起来。茅台酒喝过,还不止一次,为了请客送礼,茅台五粮液都是必须的,当然也得有点鉴别能力,否则弄了假酒送人不光事儿办不成还得挨骂。
平日里省吃俭用给小舅舅攒了这么点钱,刚说趁儿子结婚时大方一次,结果还被人坑了,就算身体没毛病的人也得气出毛病来。
小舅舅五一就要办婚事儿了,别问,这些酒肯定是他搞来的。真是烧包,和_图_书买十箱茅台酒开婚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
“那哪儿成呢,街道也不给上户口啊!”听到洪涛的建议,说实在的,姥姥动心了。
她这辈人是最看不惯计划生育政策的,总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经历过嗡嗡嗡那十年之后,她们已经被打断了脊梁骨,不敢反对任何事儿。
但不让姥姥知道可以,便宜了骗子坚决不可以。刚才进院的时候自己看到那个人了,还能认出来。他骑着一辆三轮车,只要不把车扔了就跑不远。
只要姥姥点了头,洪涛不在乎去当坏人。坑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点代价自己还付得起。再说了,也用不着自己去当这个坏人,不是还有大姨夫呢嘛。他家里五个孩子,最看不惯独生儿女。
姥姥看这种事儿特别准,当年大舅妈怀孕的时候她就老大不乐意,因为她确定是个丫头。结果生出来还真是丫头,邪门了,老太天生自带B超功能?
“就算还不成也没事儿,等孩子大一点就让孩子去美国上学,人家那边不要户口,正好和您重外孙女一起,还有个伴儿呢。”
“都有了?老胡同志真是没组织没纪律,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开和_图_书个党组会研究研究,是男孩?”一看到姥姥的表情,洪涛就知道男孩的可能性大。
但这种话不能明说,怎么能让姥姥继续有点念想吊着呢?看来只能麻烦麻烦小舅舅了,谁让他是老儿子呢,小时候白疼你啦?现在该你还账喽!
“我靠,不是吧,老胡同志真下本啊!”趁着周日服务器维护、欧阳凡凡还没下班,洪涛又跑到了姥姥家,还没进门就看到一个中年人从门口的三轮车上往厨房里搬纸箱子。凑过去一看,好嘛,都是茅台酒。
既然姥姥认为不是假酒洪涛也就不再多嘴了,一箱一千八,十箱就是小两万块钱,如果老太太知道是假酒,估计当场就得躺下。
只要自己把姥姥搬出来,稍微忽悠忽悠,他肯定会出面和小舅舅、花蕾提的。到时候自己再拿着老太太的懿旨出来敲敲边鼓,必须把花蕾挤兑得没话说。想让我叫你舅妈?不扒你一层皮我就不姓洪!
“可不,肯定是个小子。厨房有中午的剩饺子你自己热热去,吃完了帮我弄点酒给你姥爷祭拜祭拜,他一辈子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心里的念想一落地,姥姥也越来越容易多愁善感了,说起姥爷老眼里也有点湿润。m•hetushu•com
这瓶茅台酒瓶子对、商标也对,刚开盖的时候味道也对,可是倒出来这杯酒就有点不对味了。为了确定这酒的真假洪涛还喝了一小口,皱着眉头吧嗒吧嗒嘴,然后眼睛就变成三角的了,酒不对!
“嗨,您这老脑筋得换换了。以前有副食本、粮票管着,不给上户口就没吃没喝、没学上、没工作。现在只要有钱想吃啥没有啊,落个户口也不是难事。”
“她不乐意也得乐意,现在她是胡家的儿媳妇,这是她的本份!您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和大姨夫了。就一个孩子和我小时候一样,都没人一起玩,多可怜啊!”
“我也没喝过茅台……刚才搬酒的那个人就是?我出去看看他还在不,如果在也买几箱放家里存着结婚用。”
欧阳凡凡倒是不怎么跟着齐睿跑来跑去,她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可是洪涛到希望她喜欢。因为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不甘寂寞,只要发现黛安不来她就会钻进自己的屋子,美其名曰要替齐睿看着自己,其实是她来中饱私囊了。
“对,让广兴去说,这办法好!赶紧赶紧,把这事儿也和你姥爷念叨念叨,孙子和孙女……”洪涛这个办法太对老太太胃口了,现在只要谁www•hetushu.com敢说半个不字,那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平时本来稳稳当当的老人,兴奋的都有点手足无措了。
这段日子姥姥的精神头明显好了很多,光被子就做了好几床,全是大红大绿的缎子被面。不管这玩意是不是该女方准备,反正老太太是闲不住,婆家娘家的活儿都干。
可是总不能轰她走吧,男女之间一旦突破了这条线就没有理可讲了,敢讲理就是翻脸。惹不起可以躲,洪涛最擅长躲,还得躲得合情合理。
而且他卖的这种假酒做得挺真,如果不是常喝的人很难分辨。姥姥肯定和他说了是要留给儿子结婚用,估计暂时他也没受惊,不会慌的连车都不要。
“不是你舅舅买的,是我一个老乡给弄的,比外面买便宜。你舅妈肚子里有了,现在让我马上闭眼都没惦记了。你姥爷走得早,要是他能看一眼该多好啊。”
“……这酒没毛病,我看着他挺老实的,好几个人都从他那儿买了,里院小喇嘛都说是真酒。合作社里买三百五六一瓶,他只卖三百。他说是酒厂的业务员,有工作证我看了。”
“别介啊,光生一个就完啦?怎么也得弄两个孩子吧!要我说还得再来个丫头,有儿有女才圆满嘛,您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