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55章 拧我这里

“一起带走,孩子你先帮我带着。”刚才洪涛还在担心该把这个刘援朝放到哪儿合适,放家里万一他炸了就是麻烦,这玩意涉嫌绑架啊。
孩子是顺利生下来了,但他姐姐的精神问题更严重了,在孩子刚四岁的时候就掉进了村外的沟渠里,几天之后才被发现。
“停停停!别听你舅舅的,现在我做主,你不听话我就打你舅舅!谢不谢的用嘴说没啥用,我也不信,咱俩之间现在还不太认识呢,我犯不着去救济你,你看我像大慈大悲的菩萨吗?”
至于说为什么舅舅要带着外甥出来打工,说起来又是一场悲剧。刘援朝家里就两个孩子,他是老二,上面还有个姐姐。
祸害也是白祸害,他姐姐那时候都已经不认识人了,根本找不到是谁。这下婆家彻底翻车了,直接离了婚,把他姐姐送了回来。
“不像……蝈蝈,别瞎说!”洪涛这个问题问的太缺德了,刘援朝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像,显然不合适;说不像,那就更不合适。还没等他酝酿出一个比较合适的答案,那个小男孩先出声了,吓得刘援朝脸都白了。
“您、您说吧,干什么都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和图书表态就等于在说自己还有想法。为了孩子,刘援朝一咬牙,拼了!
刘援朝在化学方面确实挺利落,不用洪涛说他自己就能看出来这些瓶瓶罐罐里装的是什么。但和洪涛预测的一样,每种原料都能看明白,可是混在一起到底是什么玩意,刘援朝看不出来也想不出来。
刘援朝这边算是处理好了,可洪涛还不能闲着,姥姥那儿还有十箱散装白酒呢。这东西必然不能继续放到老太太哪儿,不是说了嘛,里院的小喇嘛还买了一瓶,万一哪天他兴致来了开瓶一喝,得,还得露馅。
而且一个人的人品是不能用法律衡量的。就冲他没把孩子当负担撇下、还玩了命的给孩子创造机会,自己就值得相信他一次,也算是给好人一个生活下去的希望。如果老和尚还活着,应该也得说自己这是在积德吧。
虽然费林不是绑架犯也不是黑社会,但是一般人落到他手里也好受不了。洪涛还是骑着自行车往回走,没到二环费林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他问明白了,孩子其实不是刘援朝的,但也不是捡的,是他姐姐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外甥。
什么时候可以给他,洪和图书涛还得观察他一段日子。而且烟油里加尼古丁的活儿不用他自己也能完成,这东西没啥技术难度,只有一个指标就是浓度。
“你先慢慢试着调配,味型都在表上写着呢,这东西不能害人吧?”不管是舅舅还是外甥,洪涛可以怜悯,但不会百分百相信。
这辈子自己是没什么奔头了,最好、最年富力强的年月都奉献给了国家,现在他只求能让刘家留个种子。哪怕这个孩子的爹是谁都不知道那也没关系,毕竟他是自己姐姐的亲生。
“而且不是借读,是交赞助费正式入学。你们俩以后能不能有京城户口,就看你这个当舅舅的能不能把工作干好了。”
“蝈蝈,快给叔叔磕头。谢谢您给孩子一条活路,我们刘家一辈子都……”看到了洪涛的小院,刘援朝心里的恐惧感少了很多。
一看到小男孩和刘援朝的亲昵程度,洪涛就更不担心他会跑。为了外甥能犯一次法,现在他也不会吝啬第二次。自己就算真让他去弄那些东西,估计他也会同意。
“你看,孩子都比你诚实。你以前的老师是怎么当的,天天教孩子说谎?待遇这个东西是双方的,我觉得你值这个钱,那你m.hetushu.com就值。你可能不太理解,也没必要非去理解,别人的想法怎么可能全搞懂呢。”
曾经有个不太古的古人讲过,做好事要不留名。洪涛还达不到那种程度,再说了,不留名就得自己搬出去住,凭什么啊!留名是留名,可是别聊感情,只谈利益会更单纯,自己和对方都不会有太多精神压力,反倒更好相处。
一来二去他姐姐的精神就出了点问题,总是恍恍惚惚的。结果在前几年一个夏天被人拉到庄稼地里给祸害了。
“你想好,是拿着钱买车票跑到其它城市里继续过流离颠沛的生活,还是在我这里上班,踏踏实实过日子。现在已经过了入学时间,但我可以帮你外甥先找个小学借读半学期,等九月份再正式找学校。”
“……把孩子一起送过来吧,为了外甥的前途他也不会跑的。”自己有个好舅舅,洪涛觉得刘援朝这样的舅舅也算是个有底线的人。至于他犯法不犯法自己就管不着了,表面上守法、暗地里连宪法都践踏的人遍地都是,他犯的这点法算个屁。
如果要是大凶大恶之人,也不会住在这种院子里,不是档次问题,而是那种感觉。等听完了洪涛的安排,和*图*书这个也不矮的汉子直接就跪下了。
等他毕业之后,她姐姐出嫁的最好年岁也过了,家里又穷,拿不出嫁妆,只能嫁给了邻村一个老男人。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嫁过去之后两口子很多年没孩子,这在农村是不能忍受的,婆家自然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洪涛为什么收留自己和孩子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更不清楚,但他清楚,只要能给孩子找个正经学校、让孩子有个京城户口,那自己之前的所有愿望、努力也就算完成了。
悲剧到这里还没完,这么多年没孩子的姐姐居然怀孕了,看来之前一直不孕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她丈夫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复婚是不可能的,只能把孩子生在娘家。
“你们俩住这两间屋子,早中晚三顿饭去下面吃。这是一千块钱先拿着买点日用品和孩子的衣服,以后从你工资里扣。”
成了,既然有人质这个问题就好办了。我就是请你回家做客,绝对不强制你人身自由。你要还敢炸,孩子在哪儿我真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你,你爱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
“别这么大声,要让邻居听见会误会的!走吧,我带你先去看看工作的地方,否则和*图*书你也睡不着觉。”这话说的,什么叫干什么都成啊?这要是个大姑娘洪涛还能得意得意,可面前是个糙老爷们。
“还是那句话,我需要你帮我工作,所以我得给你提供必要的生活条件,就这么简单。”这个叫蝈蝈的小男孩挺有意思,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没错。这个孩子从小就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见识的社会比同龄人都多,胆子也大,看到自己这么帅的人居然不害怕,还敢插嘴。
他有一种东西并没拿出来,就是保险柜里的尼古丁。只要把这个东西一拿出来,刘援朝很快就会想到是做什么用的。
虽然在他那个年代去省城上学还没有太大经济负担,可是他一走家里就没壮劳力了,所有农活都得由他那个本来身体就不太好的老爹和姐姐负担,而他母亲死的比较早,小时候就得病走了。
这下刘援朝就成了一个未婚父亲,姐姐当年是因为自己才受的这些罪,姐姐的孩子自然得自己养着。他出来打工其实也是为了这个孩子,受过教育的人很明白在城里上学的孩子和在农村上学的孩子有什么不同。所以他宁可去犯法也得想办法凑齐钱让外甥去学校,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八岁,再不上学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