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59章 美人计

“真大方!成吧,为了你的大方我让你出次名,敢不敢和我去屠了联盟暴风城?”害虫团到底把金币卖多少钱洪涛不想管,小叮当也是富家女,千八百块钱对她不算事儿,愿意花就花,自己也管不着。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什么都准备好了,唯独没想到会碰上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害虫工会,把自己的计划全给搅合了。
“呀,它怎么变得这么丑了,还能变回来吗?”小叮当听了洪涛的话,结果法杖突然变得黑漆漆的,还有一个新名字,咒逐。
眼看离晚上的团队活动时间还有二个多小时,洪涛打算玩个花样,如果成功了,联盟的暴风城就该倒霉了。
“它……风筝到暴风城去?就我们两个!”蝗虫真是太佩服洪涛的脑子了,卡扎克是什么能力他也清楚,当初害虫团还讨论过是不是要来试试,结果让洪涛给否了。
没错,这是兄弟工会的核心频道。害虫工会正在组织部落团要去屠联盟主城铁炉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兄弟工会高层这里,现在几位兄弟工会的官员正在上联盟号组织保卫战,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害虫工会的屠城成功。
“真没坑她,我们卖别人都是二百金币一张和*图*书,给她二百二,多了十分之一呢!”蝗虫并不觉得是一个工会的人就能白得金币,这些虚拟货币都是他们辛辛苦苦、没日没夜、代刷战场和当奸商挣出来的,再熟的人顶多也就是给个折扣。
就在洪涛风筝着卡扎克赶路时,在另一个TS服务器,也有一个频道里正热闹非凡,频道的名字就叫:兄弟官员!
怎么试试呢?要不说洪涛一肚子坏水呢,他打算来一次声东击西。和蝗虫商量计划是在害虫团频道里讲的,除了害虫团的人谁都听不见。然后他就和小叮当说要组织一次屠城活动,让她去组织工会里的人做准备工作,最少要在部落玩家里筹备四个团,先到格罗姆高集合,目标铁炉堡。
如果真能把它弄到暴风城附近去,屠城的计划还真有可能达到。但是他真没风筝过这么厉害的BOSS跑这么长的路,这玩意和在副本里不太一样,不光要对付BOSS,还得考虑沿途的敌对阵营玩家呢。
不过洪涛他们五个人却没回城,而是组成一个小队,由洪涛和蝗虫轮流风筝着卡扎克向逆风小径而去。两外三个人在前面开路,碰上联盟玩家能控制就控制,控制不了和-图-书就杀了。第一站,夜色镇!
“什么?你拿到祈福法杖了!是大苍蝇亲自帮你做的……他还真信任你啊!”别人都在忙,兄弟工会的会长艾克尼西亚也没闲着,他正坐在电脑桌前开着免提打电话,脸色不太好看。
从上大学时代起他们就凑在一起打星际,还参加过不少比赛,成绩不错,在圈子里算是小有名气。后来大家又一起进军EQ,可惜游戏没火起来,在国内知名度不高。魔兽世界一进入中国,他们就打算转战这款游戏,并要在游戏里做出一番成就。
手机里穿出来的声音是个女孩子,听上去很年轻,嗲嗲的。如果洪涛在这里的话立马就得咧嘴,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很照顾的三团副团长,小叮当。
哪一方发起屠城活动,另一方就会当汉奸,提前通风报信。所以试了几次之后大家都不费这个力气了。蝗虫的意思很明白,大家都这么忙,你这个当老大的怎么还出这么馊的主意呢。
“去把毛毛虫和小菲叫过来,再找个靠谱的小德,咱们五个试试,剩下的事儿我来!”洪涛刚才只是突发奇想,但越说越觉得可以试试。
孔俊,这是他的真名,沪市人和_图_书,和小叮当一样,他也是个家境殷实的出身,但不喜欢上班也不喜欢去做生意,而是对游戏比较痴迷,身边也不乏一群同样爱好的朋友。
“我才不杀怪呢,更不会打架!”小叮当对洪涛的解释很无所谓,这种功能对她而言没用。
“你吃醋啦?嘻嘻嘻嘻……还真别说,我确实有点喜欢那个大苍蝇,他给我的感觉和别的男人不太一样。怎么讲呢,就是很随意那种,不管我怎么暗示、引诱他的反应都很淡漠,可是他对人又都不错。谈吐嘛,说不上优雅,但特别幽默,听他讲故事我能听半天不烦。”
“不打怪你的金币怎么来?”洪涛不太理解小叮当的玩法,她包里还有一根亮木法杖,估计不是她打出来的,肯定是买的。
这帮人真是名副其实的害虫,破坏力极大且生命力顽强,打不散拖不跨,威逼利诱还都不吃。不光搅黄了兄弟工会的战场团,在副本进度上也拔了头筹。要不是自己当机立断在对方工会里安插了得力的眼线,兄弟工会就得被全面压制,再想起来可就难了。
“三十秒之后才能再变回去,咒逐是给暗牧天赋准备的,不管是杀怪还是PK都挺好用。”洪涛摇了摇头,hetushu•com服务器里第一把牧师史诗任务法杖怎么就落到这么一个棒槌手里了呢。如果毛毛虫或者小鸟能拿到它,不管是在副本还是战场都会如虎添翼的。
“她卖点卡……是小鸟的大客户。”这时蝗虫在频道里说话了,洪涛不怎么过问害虫团的业务,但他不能不清楚。
“蝗虫,来诅咒之地帮个忙,快!”虽然掉落几率不高,但是对洪涛的猎人而言,单刷小怪根本不算事儿。只是他觉得自己的手太黑,为了效率更高,还得叫厕所小王子一起来。
原来她是敌对工会的奸细,是条潜伏在身边的美女蛇,时刻准备咬上一口,然后注入剧毒!
“点击使用,看看会怎样。”如果光是一把祈福法杖,牧师的史诗任务难度和奖励就有点不太平衡了,别人不知道这把法杖的秘密,洪涛必须知道。
“靠!你们连自己工会里的人也坑啊!”洪涛真是服了,真专业,生意就是生意,这句欧洲格言用在害虫团身上很合适。
小叮当自然高兴万分,这种大规模的活动如果由她组织,不管成功与否都能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当然了,借机显摆显摆她刚拿到的史诗法杖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但目前正是晚饭前的空窗期hetushu.com,上线的人不多,大家发短信的发短信、打电话的打电话,要号召更多联盟玩家赶紧上线。
这么说其实有点太过了,本来就是个游戏而已,啥毒蛇毒液的。像这种情况在虚拟世界里层出不穷,几乎每个游戏里都有。和现实世界差不多,有些人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牟利,只要不违法就无可厚非。
“咱不靠玩家屠城,而是靠它!把它风筝到暴风城去,联盟来多少人也干不过它。”洪涛当然不会吃饱了撑的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但屠城也不是吹牛,卡扎克就在不远处溜达呢。以它的回血能力,联盟玩家还真打不动。
“哇!好漂亮的法杖,我拿着好看吗?”蝗虫不负所望,一个小时之后,小叮当手里就多了一把黄灿灿的祈福法杖。
一把法杖可以来回变身,这是多好的事儿啊。但小叮当不太乐意,她也是个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看装备从来都是先看模样,属性啥的排在第二位。
“啊,屠城?蟑螂他们都在战场里呢,工会在线的人也不太多,能屠的动吗?”在这个服务器里,联盟和部落互相屠对方主城的难度比较高,除了双方人数差不多之外,主要还是有了害虫和兄弟这么两个跨越阵营的工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