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64章 时来运转

“这倒是好事儿,可是陶姐您也知道,思思不能老一个人在家,我真的不能经常带团出去……”相比陶晴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兴奋韩燕显得有点沮丧,这个消息对她而言根本不好,业务多了就意味着带团出去的次数多。
这座楼是六七十年代建的,俗称筒子楼,中间一条楼道,两侧都是房间。现在楼道里已经被杂物堆得满满当当,就剩下两个人肩并肩紧挨着走的宽度,即便是在白天也是黑黢黢的。
“别忙,我来找你是大事。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个洪涛来头不小,是螳螂虾公司的总经理。今天早上他专程打电话到公司里来找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陶晴接过饮料顺手把韩燕拉到沙发上开始促膝长谈。
其实不仅是她家,这座楼里的很多人家都是这么干的。不光冰箱,灶台什么的也都在门外,楼道就是大家的公用厨房。这也是楼道里为什么在大白天也这么昏暗的主要原因,都是被油烟子熏的。
这就是韩燕专门给女儿弄的学习空间,平时拉上一道布帘子就算个小屋。外面的家具更简单,一个衣柜、一个五斗橱、一个床头柜、一张布艺沙发、一张折叠圆桌。
“拖累!妈呦,要是能多几个人和*图*书这么拖累我,早死几年我都认了。以后你就在办公室里待着,有事儿就去他们公司里转一圈,没事儿了该回家回家,周六日休息多带着孩子出去玩玩。这几年也苦了思思,小小年纪就得一个人操持家务。”
“把张保仔号都包下来了,就两个人!成了成了,你先别多问,就在家里待着,我马上就到!”一说香港韩燕估计是想起洪涛这人来了,陶晴听后也是满脸的恍然大悟,手忙脚乱的发动了车,一溜烟钻出螳螂虾公司的院子。
白天把圆桌支开就是饭桌和茶几,晚上把沙发拉开就是韩燕的床。很显然,她们母女俩也打算在家里招待客人,所以连多余的椅子都没有。
“可、可也不能总让您替我,这两年我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害得您连休息日都得忙……”听了陶晴的回答韩燕更不好意思了,自己这个导游当的很不称职。可是没办法,女儿还小,这份恩情也只能过几年再报答。
涨工资、高福利从来都不是白来的,陶晴也没打算白养着韩燕,只是使唤方式不同了而已。刚才是利诱,现在接着谈感情。
“那位欧阳秘书说了,年会说不定要去海南岛或者香港澳门开年会,www•hetushu•com现在还没定下来。光他们一个公司就能养活咱们这样的小旅行社好几家!”
看到沙发上的陶晴赶紧把盆放下,又跑了出去,从门外的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饮料。她家的冰箱挺有意思,门上还弄了一把锁,这样就能放到楼道里不占用屋里的空间。
陶晴自打见了洪涛之后,一直都在琢磨这个男人到底和韩燕是什么关系?熟人亲戚肯定不是,否则也用不着绕个大圈子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
“……可是我、我什么都没干,就涨工资……”韩燕的反应也和一个多小时之前的陶晴差不多,感觉一个馅饼砸在了自己脑袋上。什么都不用干,还能休息大礼拜,工资涨了不说,还有提成……到底谁是老板?谁是员工?
后两样工作她都干得不错,唯独主业不灵,这等于就把大部分工作压在了自己身上。其实短时间帮韩燕顶一顶也没问题,可架不住时间长,即便当初韩燕在国旅帮过自己不少忙,自己也不可能一直帮韩燕顶到她闺女长大成人。
“唉,不能欺负老实人啊,太悬了,看来以后我得多做点好事儿!”一想起包里装着的那份表单,陶晴直拿手拍胸脯。要是洪涛再晚几天打电话过和-图-书来韩燕说不定就让自己辞退了呢。
“比带团强多了,我刚从他们公司回来,以后螳螂虾公司的活动、会议、机票和签证都由咱们做。今年还剩七个多月,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恐怕得有三百多万流水,这还不算上临时安排和年底的年会。”
“燕子,你认识一个叫洪涛的人吗?”离开了螳螂虾公司,陶晴都等不及开车就掏出电话给韩燕打了过去。
“傻妹子,还惦记着带团呢。你啊,好运气来了。那位洪总说了,不想让你太劳累,只让你负责和他们公司的联络,以后你就算想带团也带不了啦。”
“想出力是吧?好啊,明天晚上陪我去见见这位洪总。可不许拒绝啊,没有你姐姐我到嘴的肥肉就得飞喽,这几年姐姐没亏待过你吧?”
“陶姐,大周末的您怎么想起来我这儿了。”不大一会儿,韩燕端着一个红塑料盆进了屋,身上都是水渍,应该是去水房洗衣服了。
“你们娘俩终于熬出头啦!”陶晴很随意的推开房门,屋里没人,她直接就做到了沙发上,四下打量了打量这间并不陌生的屋子,很有感触。
“工资嘛,先涨到三千,提成另算。要我说啊,你不如出去找套居室住,把这间房子租出www•hetushu•com去,总不能让思思老住在这里吧。这楼里差不多都是外来租住户,思思一个女孩子不太安全!”
韩燕的家就住在西直门内的一座四层简易楼里,这还是她母亲留下的,丈夫单位分的房子已经被婆家人拿走了。她是不想给,但没辙,真折腾不过他们。
陶晴现在想起刚才在螳螂虾公司的经历还有点恍惚,赶紧把包里的表单拿出来,不仅是给韩燕看,更主要的是让自己去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陶晴此时又有点嫉妒韩燕,同样都是四十多岁的黄脸婆,怎么她就这么幸运呢。今天自己也没少卖弄风情,可惜那位洪总倒是盯着自己看,但眼神里空空的,就和看一颗大树没啥区别。
韩燕的房间在二层走廊尽头,推开门就是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大房间,没有厕所、厨房,靠窗户的一角有个上下铺,但下铺没有铺板,里面摆了一张小写字台,摆着一些玩具和书。
“不认识?你再好好想想,他说在香港见过你,还有你的名片呢!”韩燕的回答显然不太对,陶晴又提醒了一下。
男女关系也不像,先不说岁数上的差距,如果韩燕真能棒上洪涛也就不用在自己的小庙里待着了。就算不方便直接到螳螂虾公司上班,随便弄个www•hetushu.com小公司接点螳螂虾漏下来的小活儿,一年弄个几十万也是玩一样。
虽然屋子不大,还有个孩子,但里面整理得很干净,墙皮上有些脱落的地方都被人用各种装饰物盖上了,还飘着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可以看出来,这间屋子的主人很勤快,也很懂得收拾家务。
如果是以前,陶晴必须要批评一下韩燕的工作态度,但今天免了,不光不能批评还得往死里夸,顺便再关心关心这母女俩的生活。只要能把韩燕留在公司里,这笔业务估计就跑不掉了。
“找我带团?”韩燕对洪涛并没什么太深的印象,根本就是两路人,不太可能有什么交集,想了想,恐怕只有这个理由了。
把所有不可能的都排除,只剩最后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洪涛刚看上韩燕,这是在追呢。别说没有小男人专门喜欢老女人的,现在的社会上啥人没有啊。燕子说起来也有几分姿色,如果真能傍上洪涛这样的男人,对她和女儿来讲只有好处没坏处。
这个女人脾气、性格、工作能力都没问题,但是她不能经常带团出去,这对顺风旅行社来说就是个大问题。自己这个旅行社里总共只有二名员工,自己是总经理兼职出纳、会计和导游,韩燕自然就是导游兼秘书和打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