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66章 她老了

眼见洪涛用猎人把法师赢了,孔俊很是郁闷,交代了一句就下了部落号。狼人没吱声,还饶有兴趣的看着洪涛和另一个贼插旗。毕竟他也是玩贼的,可以借着观察这场战斗评估一下洪涛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有时候偷偷摸摸也会遭到惩罚的,一旦齐睿和欧阳凡凡被摸起了兴致,立马就会站到了统一战线上,联合起来镇压洪涛。很快沙发上就会变成一片白花花,时不常还要传出几声惨叫和呻吟,可见战况何等激烈。
洪涛大概知道陶晴为什么把请客的地方放到这里,韩燕的家就住在西直门内,离这里半站多地,估计是为了她们母女方便。
明天还有个重要的会面,总不能盯着一双熊猫眼去见韩燕。本来自己这个德性就不像好人,再摆出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肯定会吓到她的。人与人之间,第一印象很重要。
“你真笨,爬个山都这么费劲,下次不带你来了!”从下午爬到吃完晚饭,齐睿和欧阳凡凡摔死无数次,居然没一点烦的意思,还乐此不疲的往上爬呢。
“洪总千万别客气,是我们来早啦,这是……”一看到洪涛陶晴脸上马上绽放出最美的笑容,忙www.hetushu.com不迭的跑过来把洪涛往主座上让,顺便想先解释一下自己这个假女儿为什么要跟着来。
这样一来,自己等于办了件坏事,逼着韩燕要把女儿一个人扔在家里,出来陪自己这个大老板强颜欢笑。不管自己顶不顶着一对黑眼圈,估计第一印象都不会太好。
赶上双方实力相当的时候,遭遇战就会变成持久战,断断续续能打大半宿。一般来讲洪涛是负多胜少,如果再有黛安这种强力外援突然加入,根本就别打算能赢。
好不容易到了铁炉堡山顶,齐睿开始嘲笑欧阳凡凡。三个人里就属她动手能力差,只要一掉下去洪涛就得跟着自杀,下去带着她再来一遍。
“哎呀,你还敢偷袭,看我不撕破你的猴屁股脸!”欧阳凡凡也不是吃素的,把鼠标一扔立刻就展开了反击。
但当洪涛已经出门之后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忘了问韩燕女儿的事,也就是说陶晴并不确定自己知道不知道韩燕有个女儿。按照她那种脑子,多一半是会先瞒着自己这件事儿的。
“你个野丫头和猴子一样,看你的脸,红的,就像猴屁股!”欧阳凡凡也不示弱www•hetushu•com,动手能力她是差,但动嘴能力一点不弱。
“那成啊,这方面你确实比我强,有机会你也来京城溜达几天,顺便教教我。”男人之间就算聊得再不顺畅,只要一提女人立马就能气氛融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买卖都爱去歌厅、会所里谈的主要原因,有了女人作为缓冲,双方不容易谈崩。
有她们俩在自己就别想好好玩游戏,因为这两个人骨子里就不愿意玩部落,想尽了办法捣乱,唯一目的就是弄烦了自己然后随了她们俩的愿,一起换联盟号游山玩水。
洪涛用黛安的高督战士依旧打不过小菲的法师,她现在已经十二阶军衔了,除了没有高督武器之外其它装备也是高督的,再加上法师这个职业比较克制战士,洪涛就算想破了脑袋也没法翻盘。
于是他就换回了自己的猎人号,打算削一削小菲的气焰。这个丫头片子赢了就赢了吧,还在工作室里喊,太气人。
“你又让那个骚娘们去当间谍啦?她可靠不住,搞不好你得鸡飞蛋打。不过散了也好,那个娘们养不住,你怎么偏偏会喜欢她呢?”狼人好像也认识小叮当本人,评价还不太好。
“你才是和图书猴屁股!”齐睿的嘴没欧阳凡凡那么灵,干脆还是动手吧,隔着洪涛照着欧阳凡凡的腰上就掐了一把。
“喜欢个屁,她花了我那么多钱,我总不能不捞回点来吧?等哪天你来沪市我给你介绍个姐妹花,刚念大二,比她强多了。”孔俊自然不能在哥们面前认怂,就算真喜欢嘴里也得说成风轻云淡的样子。
而且也不需要洪涛带着她们去刷任何副本和战场,只有一个条件,哪儿风景漂亮、哪儿别人去不了,就去哪儿逛逛。
洪涛也没PK太久,因为齐睿和欧阳凡凡回来了,估计自己上午去了一趟公司又把她们给惊着了,赶紧跑回来摸摸自己的脉。
“看来小叮当说的没错,他们工会的实际控制人很可能是这个猎人,舞毒蛾的战士号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洪涛不经意间的举动倒是让旁观者看清了一些端倪,黛安的号下线、大绿豆蝇的号马上出现,很能说明问题嘛。
干脆,洪涛就带着她们俩去探险吧。在魔兽世界里有很多看着上不去、过不去的地方是能想办法攀爬的,一些玩家专注于此,被称作爬山党。
“呦,失礼失礼,女士们都到了,看来是我迟到啦。”在服务员和*图*书的带领下进入包房,韩燕和陶晴都已经来了,正在一边的沙发上和一个小女孩玩。洪涛忽然觉得陶晴很会办事,居然把韩燕的闺女带来了,是个聪明女人。
去哪儿逛逛呢?现在两块大陆上能跑到的地方基本都去过了,这两位记性还特别好,别看不认路,到了地方就知道来过没来过,没法忽悠。
“你自己看吧,我回联盟去了,工会里还有一大堆事呢。这周二团必须把老十拿下,官网上说了,新版本还要增加一个四十人大副本,我就不信抢不过这群害虫!”
其实陪她们俩玩也不算难受,这两位才真的叫玩游戏,追求一切美好的东西,什么装备、荣誉、进度、级别全都不在乎,一点压力没有,只要衣服穿上漂亮,白字的都可以。
可是现在再给陶晴打电话解释就太晚了,这个女人自己还不清楚底细,不能让她知道的太多,更不能让她摸清自己的脉络。只能就先这么硬着头皮去吧,如果韩燕真因为这件事儿对自己有意见那也没辙,以后再想办法弥补。
此时舞毒蛾刚刚输给了一名叫蚜虫的法师,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突然消失不见了,但很快又从城门里跑出来一个骑着军衔坐和*图*书骑的兽人猎,开始和蚜虫插旗。
他们每攻克一处地方就会把详细攻略写下来发到网上,就像是旅游照片一样。洪涛前世里就有个当爬山党的朋友,也跟着他去过几个地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比如铁炉堡山顶的机场、纳塔利斯的地精岛、地铁里水族馆、千针石林山顶……
不过今天洪涛没打算进行持久战,刚到十一点就高挂免战牌,好言好语把两位姑奶奶哄睡了,自己也赶紧躺着数羊。
谭家菜,也叫世纪谭府,就在西直门内,据说是官府菜,清末官僚谭宗浚的家庭菜谱。其实经营谭家菜最有名的是北京饭店里的谭家菜,不过那个馆子门槛太高,不太适合老百姓。这里的谭家菜就在路边,虽然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随便吃得起的,终归看起来更接地气一些。
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比肉搏时放心大胆的摸还过瘾,要不古人云了呢,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太精辟了,很容易得到的就会兴趣大减,越是偷偷摸摸的就越有感觉。
这两个人打过来打过去,洪涛夹在中间也没闲着,一会摸摸这个、一会儿摸摸这个,谁占了上风他就帮另一个把局势扳回来,然后再伺机吃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