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68章 一锅烩

本来是想等着年底的时候和年终奖一起发给有资格入住的员工,现在洪涛做主了,先借用一套。反正够资格的也没几个人,空着也是空着,等到了年底积水潭边上那一片院子说不定就完工了呢。
“啧……”陶晴则是另一种表情,即便她没说出来,但洪涛能猜到她在想什么。基本就是:你可真能忽悠,泡女人的老手吧,还似曾相识,怎么不说是老天注定呢!
李主任还在麻将桌上奋斗呢,洪涛不用问就能听见麻将牌的哗啦哗啦声。要不怎么说一起飘过昌的人关系铁呢,现在洪涛有事都不能算求他,就是问一声,只要他能办绝对不会装孙子。
这么多年了,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她的心底。韩雪被抓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很久之后才偶然听到继父和母亲吵架时提起。
“我能理解,现在哪儿还有雷锋啊,尤其是男人对女人太好,目的都不太纯。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我小时候认识你,你不记得了吧?”
看着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掉眼泪,洪涛直咧嘴。扇呼的有点过了,主要是陶晴的反应太激烈,看来这个女人也有一肚子苦水,正好让自己给戳中了。可是自己总不能也陪着她们一起掉眼泪,还是换换环境吧。
“对和-图-书,走走走,燕子,我也去认认门!哎呀,我说你还犹豫什么啊,人家洪总这么大老板,还专门追着你害啊!洪总不是都说了嘛,这是为了你姐姐。我就纳闷了,我有二个哥哥三个姐姐,怎么就没有人来帮我呢?”
“我知道,如果她活着,就算再远我也能找到她。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们姐妹,天不遂人愿啊,一直也没找到。但老天爷又开眼了,让我在香港碰上你。现在我发达了,你过得不好,不管韩雪还在不在,帮你一把这都是应该的。”
看到韩燕那张涨红的脸和手足无措的样子,洪涛不打算再刺激她了,必须想个办法让她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帮助。啥办法呢?接着编瞎话呗。
“二流二类……我有个外甥和外甥女想去方家胡同小学,您有没有办法?那都不是问题,只要让进就成。得嘞,过几天我就带着他们找您去!”
“先生,您打包的菜……”说走就走,洪涛也没让陶晴结账,她今天表现不错,应该奖励。可是结完账之后一个服务员提着两个大食盒过来了,她还真有劲儿。
“再说了,这点小事对我并不难,就算是纪念你姐姐吧,别推辞了。陶姐,我说和*图*书的话没毛病吧?”一说起韩雪洪涛还真动感情了,那个女人表面上彪悍,其实骨子里很温顺。她的一身刺都是为了适应社会,没刺早就被人吃干净了。
虽然她和韩雪在父母离婚之后就属于两个家庭了,但这位姐姐一直都没扔下她这个妹妹不管,只要兜里有点钱,必然会到学校后门等着自己,不是塞上一包零食就是一把零钱,但谁知道她最终会落得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呢。
“那……我……思思她。”完了,韩燕脑袋直接就宕机了,房子问题还没缓过劲儿来呢,现在重点小学又来了。
可惜啊,古人老早就说过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自己这么个大个祸害,都从古至今祸害好几遍了,愣是没人收。
“哎哎哎,这是好事儿,别吓着孩子。我看咱们也别吃了,趁着时候还早,跟我先去看看房子怎么样?反正也不远,一会我开车送你们回家,耽误不了多久。”
“燕子命苦啊,但也是个好人,我一直都以为好人没好报呢,看来还是有,真没毛病!”陶晴好像比韩燕还动情,鼻涕眼泪哗啦哗啦的,抄起酒杯一饮而尽,桌子拍得山响,也暂时忘了洪涛的身份。
单亲母亲啊,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女儿以后www•hetushu•com过得比自己好。怎么才能过好呢?当时是上好学校了,全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家长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我认识你姐姐韩雪,当年她在西单一带的时候帮过我不少忙。那时候我和思思差不多高,六七岁的样子。你姐姐她留着齐耳短发,看人喜欢用眼角斜着夹,就这样,对吧?”洪涛的瞎话其实都不用编,只需要把他和韩雪认识时候的样子说出来,韩燕就不能不信。
“算了,不要了,你们留着吃吧。”原本洪涛是打算让韩燕母女俩带回家再吃两顿的,现在用不着了,弄不好明天就得搬家,多吃一顿少吃一顿不碍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吃。
“燕子姐,实话和你说了吧,咱俩不是萍水相逢。本来这事儿我不想提的,但现在看起来不说清楚你就永远都不放心我。”
后海边的职工宿舍,没错,就是洪涛收购的那些院子。现在第一批四个院子已经装修好了,总共分成了七个独立的小院。
“妈,你怎么了,不哭……”三个大人两个都哭了,让田思思瞬间就懵了圈,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挣扎着从洪涛腿上跳了下来,一头扎在韩燕怀里。说是劝,其实比她妈哭的还厉害。
“不按级别,只要入职时间够www.hetushu.com了都有,但退休和离职之后还得把房子交还公司。宿舍嘛,产权和使用权永远都是公司的。”
“快擦擦,思思来跟姨走,咱们去看新家的大房子,还有阳台和卫生间,好不好?”陶晴对洪涛这个提议太赞成了,只要把房子看了这件事基本也就没跑了。韩燕母女踏实了,她自己也就跟着踏实了。现在韩燕就是她的护身符,不管乐意不乐意,自己都得站在洪涛一边。
洪涛要办啥?当然是给田思思转学了,从一所二流二类小学转到东城区排名一等一的重点小学里去。这座学校就在李主任学校附近,大家都是关系户,赞助费当然要交,可一般没关系的人来了,给赞助费人家都不收你。
“没毛病,仗义、太有人情味了!这种事我只听说过,今天算是开眼看见活的了。虽然我不认识燕子的姐姐,但洪总您做的好,人没感情那还叫人嘛。这事儿我替她们娘俩做主了,搬,马上搬!”
“我滴妈呀,这就是您单位的宿舍!这得是啥级别的才能住?”到了地方陶晴立刻又不淡定了。原本她以为单位宿舍顶多也就是单元房,洪涛不是说了嘛,两居室。可她没想到这个两居室指的不是单元房的两居室,而是一个独立小院里的两个卧室。问和-图-书题是还有客厅、厨房饭厅、卫生间、储藏室呢,合算这些都不算房子?
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还有个三十多平米的院子,一半方砖铺地、一半绿草青青。这尼玛也太气人了,和这座宿舍比起来自己那套三居室就是鸽子窝啊。
“……她,她不在了……”韩燕信了,不光信了,让洪涛这么一描述她的眼泪都被说下来了。
问题是百分之九十的家长都办不到这一点,因为教育资源有限,在有限的资源里还得被洪涛这样的人再占走一大块。你就琢磨吧,留给普通百姓家庭孩子的名额还有几个?估计和买彩票中大奖的几率差不多。
“啊……”韩燕傻乎乎的摇了摇头,以前认识?老街坊、老邻居……不太可能啊,街坊邻居里就没有姓洪的。同学的家里人?可洪涛这双眼睛太有特色了,韩燕真想不起来自己以前见过,如果见过肯定不能忘。
对于陶晴这个问题洪涛没敢顺着说,暂时占一套已经很不靠谱了,为了这事儿自己还得和欧阳凡凡磨嘴皮子,您就先靠边站吧,交情没到那个份儿上。
就算韩燕再觉得洪涛不是好人、别有用心,现在也不敢随便拒绝了。这是女儿唯一能出人头地的机会,她这个当母亲的就算豁出去自己,也得让女儿得到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