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72章 她的好归宿

“我和你说,你要是娶了她你就赚大发了。她心眼特别好,也会照顾人,还不是那种呲牙咧嘴的泼妇,就算知道你老去外面喝花酒她也不会烦你的。”
洪涛还真没说瞎话,说找就找,第二天他就带着韩燕明目张胆的跑到分局找孟津去了,手里还拿着一大堆身份证明。当然了,他没和韩燕说孟津与自己的关系,只说这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干部,让韩燕要相信政府。
“好好好,下次就不用洪老板陪您来了,他也是个大忙人,身份也特殊,经常出入我办公室会被人说闲话的。咱们这是公事公办,如果传出什么闲话就不好了,您说是吧?”做戏做全套,孟津还亲自把韩燕送到了办公室门口,临出门的时候又很体贴的叮嘱了一句。
“我不……洪叔叔说了,妈妈上班比我上学累,连八岁的刘备都知道帮着舅舅干活做家务,我都十岁了,不能让妈妈抱!”
“打住吧啊!我堂堂一个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每天有忙不完的事儿,还去石河子旅游……你干脆说让我移居过去多好。”
“那是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当然不懂啦,等你长大就明白了。腿还疼不疼了,来,妈妈抱着你走吧。”齐睿、欧阳凡凡和洪涛是什么关系韩燕不清楚,但她知道肯定不是纯洁的男女同事关系。这种事对于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来讲不用四处打听,只需要看看他们平时说话、相处的细节就全懂了。
要说和图书孟津维和这四年是真没白去,副局长混上了不说,工作能力也蹭蹭往上涨,那脸变的真叫快。一秒钟之前还是要吃人的德性,一秒钟之后就已经都是和蔼的笑容,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一位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
“妈妈,齐姑姑为什么说洪叔叔不是好人呢?”韩燕母女俩回家的路很近,只需要沿着后海走几百米,绕过银锭桥就是,其实站在盛唐古艺的二楼上就能看到湖对岸自己的小院。
局级干部的家属啊,还是强力部门的实权局级干部,不光燕子这辈子拿下了,思思这辈子也有了着落,都用不到自己去张罗,孟津就能保她们母女俩安然无恙、衣食无忧。
“对了,她还有个几岁的小姑娘,要不下次我让她也抱过来呗。反正你要是不给办,我就带着她和她女儿上你家去,你要敢躲我就直接找老爷子,就说这个丫头是你在外面乱搞生的,现在你打算翻脸不认人了!”
“怎么样,我帮你操办操办呗。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小舅都结婚啦!你琢磨吧,就冲花蕾的脾气,他以后还能没事陪你逛夜场去?到时候你就剩孤家寡人一个,有个头疼脑热的回家都没人搭理你,多凄惨啊。”
人都死了,在哪儿躺着不是躺,干嘛非给弄回来呢。但如果能用这个理由把洪涛支出去一段日子,孟津觉得还是很划算的。这个王八蛋只要在京城待着一天,和*图*书就没消停过。
思思小同学可没有韩燕的阅历,她已经被洪涛的各种糖衣炮弹击中,觉得这位洪叔叔说的都有道理。因为不光她听,刘备也听,甚至刚三岁多的马超都听,这就叫榜样的力量。
“那你干嘛非让她一个人来,不就是怕我在一边妨碍你们眉来眼去嘛。你放心,只要你把这件事儿办了,我给你们俩创造机会。别看她有个女儿,但人家要模样有模样,要品德有品德。”
这对燕子的将来也是个好事儿,孟津这种家庭,即便老爷子退了那也是部级干部,他自己都已经副局级了,总不会往下掉吧。就算上面再没根儿,退休的时候也是升半格。
洪涛提出来的要求确实合情合理,但孟津还是不想管。这种事时间跨度太长,手续非常繁琐,主要是没啥必要。
“马超!干嘛呢?谁让你压腿的,给我起来!”洪涛一听这个话茬就开始东张西望找脱身的办法,正好看到楼下的马超在学刘备练功,大喊一声之后人就已经到楼梯半截了,全身而退!
“那也轮不到我,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她的户口早就注销了,要不你去石河子打听打听?我听说那边的哈密馆和杏脯都不错,你不是爱吃那个玩意嘛,顺便过去一趟不就得了。反正你也没啥正经事儿干,权当是旅游。”
孟津没想到洪涛会玩这一手,他们家老爷子都退了,如果洪涛真去瞎折腾自己还是倒和_图_书霉蛋的结局。没辙认头吧,谁让自己赶上这么一块臭肉呢。刚想骂人,韩燕推门进来了。
走在楼道里他还在琢磨,孟津和韩燕……真不错啊!年纪合适、性格也合适。孟津是个整天不着家的警察,韩燕是个能耐得住寂寞、能操持家务、性格如水的善良女人,这不就是天生的警察媳妇嘛。你换个黛安给孟津一个月就得打离婚、换个张媛媛那样的孟津用不了三个月就得憔悴一圈。
“当然归你管了,人是你们给毙的,我们又没要求翻案,给个尸首总成吧?”洪涛既然来了就不怕他不管,如果要是自己说孟津肯定一推六二五,所以才要带着韩燕来。其实孟津骨子里还是有点正义感的,只是他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必须不能露出本来面目。
要说齐睿和欧阳凡凡都和他不清不楚,说的话不太可信,可楼下的瞎子媳妇和大蝈蝈媳妇呢,她们可都是看着洪涛长大的,背后说起他的事儿也是一半伸大拇指、一半摇头。
“我看你是要飞啊,找完了活人还得找死人,我又不是民政局的,这事儿不归我管!”孟津没想到洪涛这么赖皮赖脸,居然把韩燕直接带到了自己办公室里。现在又不能翻脸,被洪涛这么一抬,还是拿出好干部的架势陪着一起聊案情。可是刚把韩燕打发出去复印,他立马就变脸了。
对付别的警察洪涛没这么硬气,越是熟人他越下得去手,要不怎么说在单位里别和某个同hetushu.com事关系太好呢,搞不好哪天就为了个职位就能把你给卖了,还掌握着你全部的个人隐私,想反击都没希望。
“嗨,合算踏上脚蹬板立刻变心眼了是吧!燕子你先去车里等我,我和孟局长再交代几句。”可惜洪涛不是这么想的,孟津这句话毒啊,这是不想让自己盯着,然后他就方便忽悠韩燕了。做梦去吧,你和我玩这套,成,看我怎么治你!
“我理解我理解,那就不耽误您工作了,我回去等您信儿。”韩燕当然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孟津给她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至少以前她这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尽心为民的警察,跪地上磕个头的心都有了,还不是被逼的,是发自内心的。
当两个人上了银锭桥时思思问出这个问题,就这样还是先转头看了看盛唐古艺的二楼,确定那位漂亮的齐姑姑真没跟过来才敢张嘴。
再一想他刚才说的话,真要去找自己姐姐的尸骨,还要弄回来安葬,说是好人真不为过。可事儿就这么怪,他身边的人就没一个这么说的,贬损反倒一堆一堆的。
“老孟,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孤儿寡母的了吧?嘿嘿嘿……要说你这口味也有点重啊,大姑娘不喜欢专门喜欢小寡妇。”支走了韩燕,洪涛转头又推门进去了,不等孟津发问率先开了腔。
“就这么说定了啊,找到韩雪她妹妹就归你了,买一送一,还饶你一个大闺女,你就偷着乐去吧!别送别送,我等和_图_书着喝你们喜酒啊,嘿嘿嘿嘿嘿……”
“对对对,这次我认识了下次就自己来。您回吧,太谢谢您了孟局长,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韩燕很感动,多好的干部啊,真是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群众着想,心还这么细。
可是越懂就越迷糊,据说这位洪涛还有个未婚妻马上就要回来,他到底是怎么和这些女人相处的,自己真想不明白。但有一个问题想明白了,这家伙厉害啊,脚踩N条船,真是个老船工!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这是工作单位,能不能正经点!”孟津脸都绿了,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啊,怎么小寡妇都出来了。辛亏就是洪涛声音小,这要是让外面谁听见了洗都洗不干净。
“唉……到底是福还是祸呢……”让女儿这么一说韩燕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闺女以前就不错,知道心疼母亲。本来还担心她突然换了一个好的环境会变得娇生惯养,没想到那个不黑不白的洪涛还会教女儿这些道理。
“我、我……最后一次啊,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识谁!哦,复印完了是吧,来来来请坐。这件事儿呢,我会抓紧派人和你姐姐原住地的派出所、分局了解了解情况。但你也别急,毕竟时间有点长了,还有很多细致的档案工作需要处理,希望你能理解。”
倒打一耙、扣屎盆子、外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洪涛一直都站在门口喷,手也一直扶着门把手上,孟津刚把烟灰缸抄起来,他就从门缝里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