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73章 有动静了

经过这一个月的接触,黛安好像也对她这位父亲了解得更深,还恨不恨洪涛不清楚,但至少知道念好了,这就是进步嘛。
洪涛其实也不太懂机械设备方面的知识,但他相信托马斯不会骗自己。那个老家伙之所以这么玩命,不是在给自己打工,而是在给他的女儿找一条出路,能够跳出张家这个等级森严大家庭的机会。
“咱俩都老夫老妻的了,她一个人在外面本该多夸夸嘛。你看,还是我惦记着你吧,以后别老听她挑拨。来吧,说说,你怎么和她一起来了?”
从这一点上讲托马斯比自己懂行多了,老公子哥居然还懂机床之类的东西!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黛安曾经说过,她这位老爹以前是位工程师。虽然已经半辈子没从事过相关专业,但毕竟是专业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既然有进步就得表扬,但同时洪涛也不希望黛安转变得太彻底。像她这种从小缺乏家庭温暖的人,一旦有点热度搞不好就会扑上去,必须提醒她继续保持警惕。
“你就会欺负我们、使唤我们,然后拿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家当去外面养女人。你说你的眼光怎么就那么差呢,那个女人都多大了你居然还往家里带,我们俩哪儿不如她了!”这次hetushu•com江竹意没让洪涛吓住,不光没撒手还又加了半圈,并且跟着黛安一起讨伐洪涛的欺男霸女行为。
至于说托马斯还有没有其它股份,洪涛百分之确定有。那个老家伙也是人精,在一点上他和自己非常像,帮助别人的时候必须得先保证自己安全,哪怕是女儿。
“这个我会,干导游的时候有些客户也不太好对付,我又不是大姑娘,脸皮没那么薄。”假如韩燕知道洪涛的目的,直接就得一个大嘴巴抽上去了。太尼玛缺德了,这哪儿是当媒婆,这不就是两头骗嘛!骗的还是自己这个寡妇主动出击,一点人性都没有了!
江竹意让洪涛这么一夸浑身都飘了,胸脯挺得更高,还把身体半靠半压在了洪涛身上,就差和小姑娘一样撒娇了。
“废话,我媳妇还能和你一条心?你才是叛徒呢!来,帮我按着她,咱俩给叛徒上刑!”不管江竹意叛变不叛变,她们俩一起回来肯定有重要事儿和自己说。既然是重要的事儿,必须去最私密的地方说。看看这个院子,最私密的地方当然就是里屋的炕上。
“燕子,刚才孟局长说了,你还得写一份你姐姐的具体情况明天送过来。我就不跟着你了,他这个人是刀子和*图*书嘴豆腐心,要想让他办事儿快你就得经常催着他点。”
还真别说,一个月不见洪涛还有点想黛安了。齐睿和欧阳凡凡是另一种味道,这个女人才是熟透了的,再加上一个早就熟透了的江竹意,今天自己恐怕要先甜后苦了。但再苦也得上,要严格要求自己嘛!
结果左右两只耳朵瞬间就被人给揪住了,不光揪,还往上提着拧。同时一个略带那么一点口音的女声也在他右耳朵附近炸响了,又清又脆,屋里都带回音了。
其实洪涛根本就不喜欢江竹意身上那股子水果糖一般的香水味,这就是一个说辞,让两个女人之间先对立起来,别互相鼓着劲儿的和自己作对,再分而治之自己就主动了。
张家内部到底是什么样子洪涛不清楚,但从托马斯的表现上就能看出来,有点一入豪门深似海的感觉。连他这种特别能装孙子的人都得无可奈何的忍着,可见豪门真不是那么好入的。
洪涛看了看黛安带回来的货运单,吉特迈集团的德克尔金属切削设备、CHIRON公司的铣床、格劳博的智能车铣联合中心、海默的高精度平衡刀柄,一水儿世界知名大厂的家伙,更难得是这些设备都是小型产品,产量不大,要是没点和_图_书门路就排队等着吧。
“我左挖一个坑,我右挖一个坑,身后还背着一把小铲子啊……啊啊啊啊……”回到家,洪涛一想起明天孟津被韩燕缠着的倒霉德性,美的连小曲都唱上了。可是这个尾音有点劈,怎么听怎么像惨叫。
“哎……哎哎……撒手,我坦白、我交代、先别动刑成不成!你就嘬吧,和她混在一起你能有好……嘶……”屋里不光有黛安,还有一位穿着警服的女警察,江竹意居然也来了,看来肯定有事。
不光设备来了,老托马斯还亲自到深圳坐镇,盯着中国基建人员和徳方设备安装人员的工作进度,每天工作十个小时甚至比黛安还拼命。这下黛安算是轻松了,她精于管理但并不太懂技术,有了托马斯帮忙就不用整天和那些晦涩的外文资料较劲儿。
付出点辛苦也是值得的,这次她们俩带来的都是好消息。托马斯这个准老丈人干起事儿来一点都不像他在家里表现的那么窝窝囊囊,更不像白女士嘴中描述的花花公子,效率非常高。
“而且吧,人家不收礼不受贿,咱们也不能心安理得装傻充愣。他平时喜欢喝两口,尤其爱吃羊肉。你得主动点,就赶在他下午下班之前去,说完正事拉着他去吃晚饭。他和_图_书就光棍一个人,回家也是吃方便面,别听他说有多忙,根本就没那么回事。”有了给小舅舅当媒婆的经历洪涛觉得自己真有点这方面的天赋,于是又开始给燕子下套。
“别再恨他们俩了,他们估计也是身不由己,现在你能自己独立,他们还是愿意帮忙的。”借着这次机会,洪涛还想好好劝劝黛安,让她把心里的仇恨散一散。这玩意不能给人带来任何收获和快乐,属于七伤拳,伤人的同时也伤了自己。
“是吗?我闻闻……这是我给你的吧?我也有喷啊,你怎么从来没说过!”对于洪涛的评价,黛安先忍不住了,松开洪涛的耳朵把脸凑到江竹意胸口上仔细闻了闻,脸上的怒气更重了。
“好啊,我刚走了一个月不到你就又弄回来母女俩。你说,外面到底还有几个!”确实是惨叫,可能是太美了,失去了必要的警惕性,洪涛愣是没觉察出来屋里有人,推门就进。
“你今天喷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味道很好闻啊!”江竹意自打认识黛安之后生活品味是蹭蹭的往上涨,光头留起了长发,内衣一套比一套花哨,手表项链什么的也没少买。以前上班的时候她从来不喷香水,现在居然也香喷喷的了。
“托马斯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帮我www.hetushu.com,如果我选错了人,他就没能力再来一次了。因为他把他最后一点私人股份都卖了,其它的股份只是挂在他名下,其实一分钱都动不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顺便你也转告托马斯一声,别拿这套东西来忽悠我。只要一个男人开始攒小金库就绝对不止一个,我估计他在大卫和杨薇家也有股份。你最好别去问,那是他的棺材本,我们现在已经不用指望别人投资了。如果他不是你父亲,我一分钱也不会让投的。”
“我去深圳看我的工厂了,当然是和她一起回来了。一回来就听说家里又多了两口人,还是你亲自接回来的,能不生气嘛。”
在瑞士玩具公司申请的同时,一批金属加工机床就已经从奥地利发货,先到香港,再通过他的朋友以医疗器械的名义进入深圳。
“对对对,老百姓啊,半个事儿真不容易,早点有消息也能早点让雪姐回来,外乡再好也不是家!”洪涛还不太放心,又把韩雪搬了出来。以他对韩燕的了解,这时候她就算再拉不下脸也会咬着牙往上冲的,这个女人心眼太直。
“唉,就知道你见到他肯定是这个德性,刚才我们俩说的话都忘啦!”黛安看到江竹意的表现浑身的斗志也没了,啥人最可恨?叛徒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