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75章 克星和微点

可是明白人不仅只有洪涛一个,其实他这种手段并不高级,当时克星公司的副总和技术研发主要领导人很快就看明白了,然后也和周川在公司主导权上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洪涛这么多外援和后手,也没有洪涛这种逆天般的远见,最终还是失败了。
至于说国内市场咋办,洪涛暂时还不打算考虑国内市场。原因也很简单,国内的仿造能力太强,也没人监察。不管是烟具还是烟油都抗不住勤劳智慧的人民折腾,他们敢用工业原料给你往上招呼。
黛安觉得洪涛做得挺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江竹意表面上也是这个意思,可她心里清楚,洪涛所说的小时候恐怕不是这一世。但不管怎么讲也算故人,照顾照顾没毛病。
在自己当傻子和拿同胞当傻子的问题上洪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这是一种社会现状,不是谁振臂高呼一声就可以解决的。现行规则改变不了,自己不是圣人更不是英雄,古人不是说了嘛,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最主要的是得不到欧美相关标准的认证,这种需要人体摄入的产品想在欧美市场上顺利销售,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到美国生产。虽hetushu.com然人工要贵点,但这玩意也不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费不了几个工人。
但他们没走远,出了克星公司的大门往东走了没几站地又弄了一家小公司,起名微点。这家小公司是做啥的呢?还是老本行,杀毒软件,而且是企业级的,说白了就是要和克星公司的产品斗一斗。
江竹意走了,黛安也没待几天,就又亲自带着洪涛的烟油样品上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蒸汽烟的烟具生产放到深圳是因为这里人工便宜,产品销往欧美有成本优势。
“快滚蛋,真是闲的你,没事儿拿孩子打镲。你倒说痛快了,我得解释一天都解释不完!”洪涛听见了江竹意和两个孩子的对话,可是没辙啊,自己和黛安的衣服昨天脱的太仓促,扔的哪儿都是,现在还没找全呢。干脆也不找了,从柜子里拿新的吧。可是在没穿完之前也只能喊,不敢露面。
难道这都是巧合吗?俗话不是说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家微点公司还真不是偶然与克星公司在产品上撞车,国内搞企业级杀毒软件的一共就这么几家,谁在研发什么大家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要不想http://www.hetushu.com撞车肯定就撞不上。
黛安这下惨了,她本来就折腾不过洪涛,再加上一个同样不弱的江竹意当帮凶,立刻就只有受着的份儿,被洪涛好一顿蹂躏。
这下自己的形象受损,咋办呢?有句俚语说的好啊,再废话就草你嘴!这件事儿自己一个人搞不定,必须江竹意帮忙按着黛安。
拼成本?做梦,累断自己的裤衩带也拼不过他们。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产品,用不了半年一年就得成为别人敛财的工具,凭什么啊。
“我叫田思思,他叫刘备,洪叔叔犯错了吗?他是好人,阿姨能不能别抓他走?”田思思一看到江竹意,眼泪都快吓出来了。
“我也能帮着老板叔叔写检查,以前我犯了错我舅舅就让我写检查,还得大声念出来……”不光田思思怕洪涛被抓走,刘备也一样。他现在终于有个相对稳定的家,洪涛还说要送他去上学,被抓走了这一切不又化为泡影了嘛。
“呦,这小丫头还挺俊的,告诉警察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江竹意不愧是训练过的,穿衣服比脱还快,很快就从一个欲求无度的荡妇变成了威风凛凛的警察,开开门蹲在地上,一边捏着和图书田思思的脸蛋一边笑嘻嘻的逗孩子。
“走,小朋友,送送阿姨,回来再盯着他写检查。不许有错别字,改天阿姨再来看,写不好就抓走!”江竹意逗够了,拉着两个小孩向大门口走去,算是给洪涛和黛安一个整理内务的时间。不管怎么逗,屋里的场面都不应该让孩子看到。
其实最倒霉的还是洪涛,折腾人也不是白折腾的,尤其是女人。她们全身都是武器,战斗越持久就越有优势。第二天洪涛罕见的起晚了,直到刘备和田思思一起来敲门才勉强睁开眼。
警察啊!在她的小脑袋里警察一般都是要抓坏人的,既然出现在洪涛屋里,那这位带给她快乐生活的洪叔叔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所以即便怕也得忍着,看看能不能求个情。
“嗯,我保证!”听到警察说不抓洪涛走了,田思思赶紧点头如捣蒜。
至于说这两个孩子是谁,昨天洪涛已经和她们俩交代清楚了,还是韩雪那番说辞,但这套东西听在黛安和江竹意耳朵里完全是两种感受。
“他是好人……咯咯咯咯……好吧,阿姨不抓他,不过他得写一份检查,深刻的检讨,你能帮阿姨盯着他写完吗?”
然后她还不死心,又开始挑拨洪涛去和-图-书折腾江竹意。洪涛还用挑拨?一听黛安说要帮自己开发开发江竹意的旱路,立刻就跃跃欲试,然后江竹意也被镇压了。
但不在中国生产并不意味着洪涛要放弃国内这块庞大的市场,只是要拖后一些,等自己的产品在欧美国家铺开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之后,再打着纯正瑞士钟表品质、美国食品药监局认证的幌子来个回马枪杀回国内,摇身一变成为进口商品,顺理成章的卖个高价。
一看斗不过周川干脆也不打算再在克星公司里混下去了,再加上在这次内斗时他身边的很多同事、朋友都选择了背叛,让他伤透了心,直接就带着几名技术骨干辞职走了。
这位副总也是技术人员出身,克星公司的历代产品基本都是由他主导开发的,虽然从了商但骨子里还有那种劲儿。
“对,还得大声念出来,你听见没有!”江竹意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使劲绷着脸冲里屋还在穿衣服的洪涛喊了一声。
可微点公司干嘛非要和克星公司撞车玩呢?这件事儿还就得怪在周川头上。当初他入主克星公司时采用的手段就不是太光彩,目的也不是太单纯,就和去讯通公司里搅合的办法差不多。
“听见没,她又挑衅,还丑化http://www.hetushu.com我们俩纯洁的友谊,咋办?”洪涛本不想当着黛安说这些事,必要的形象还是得保持,可江竹意提起来了也不能不回答。
克星公司运作了好几年终于走完了上市流程,可是说来凑巧,一家叫做微点的杀毒软件公司突然凭空冒了出来,推出的产品和克星公司的产品简直就是一对儿天生的冤家。克星能干的它全能干,还能干的更好一些;克星产品不能做的,人家也能做。
这个事儿做起来有点龌龊,等于是把自己同胞当傻子蒙着玩。可洪涛也没辙,同样一种东西挂一个河北产地和一个欧美国家产地,价格就能相差好几成或者好几倍,不这样做自己就成傻子了。这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全体国民和政府的选择。
江竹意让田思思的话给逗乐了,往起一站,屁股就是一阵疼,然后又想起了昨晚洪涛的可恶,干脆也给他添点堵吧。
但烟油不成,这东西在深圳造不光成本降低不了,麻烦反倒更多。因为制造烟油用的最多的就是食品级的丙二醇和丙三醇,这两种原材料的价格国内并没优势,品质还不高。
这次江竹意和洪涛都猜对了,李兵死死卡住微点公司的新产品安全审核手续不批,就是在给周川争取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