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1章 故技重施

上次坑周川是利用黛安当幌子,因为他们俩之前就认识,这次坑周京最好也得找个熟人。欧阳凡凡虽然不认识周京,但她和周京的妹妹周佩佩是同学,不管关系好不好,总算是熟人。坑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熟人,杀熟嘛。
“凡凡,哥求你点事儿呗。”吃完饭,刘援朝带着刘备和田思思去文化学习,他这个民办教师的属性也让洪涛给发掘了出来,每天除了调配烟油之外还要负责两个孩子的文化课。齐睿去了外地开会,黛安远在美国,现在只剩下韩燕和欧阳凡凡两个人。本来应该钻进地下室玩游戏的洪涛突然出现在欧阳凡凡身边。
“还是你会享受,热水有助于血液循环,泡完澡再捏效果肯定更好。我这就去准备,今天晚上您打算歇那边?”
“就算没事我也愿意帮你刷碗,你这小嫩手哪儿能干这种粗活呢,我来,您回屋歇着去。”即便韩燕在厨房里收拾,洪涛也不在乎脸面问题,马屁拍的要多肉麻有多肉麻,还带着一脸谄媚的贱笑。
美中不足的是观众多了一点,这些观众不光免费看,还打算免费喝自己的血,每次完事都会被叮一伸包。这时洪涛又和-图-书想起前世自己弄的那个大玻璃罩子了,可惜啊,魏老太太的院子太大,弄个玻璃罩子就得安装立柱,会把整座院子的格局破坏。而且这座院子也不是自己的,不能为所欲为。
天气暖和的时候洪涛还和齐睿在魏老太太的花园里上演过野战呢,当时齐睿捂着嘴、咬着嘴唇、想叫又不敢叫的模样格外刺激。
“说吧,付出这么大代价想让我帮你干吗。不会是让我去给你们俩撮合吧?我可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么大肚量。”
可谁来做这个中间人合适呢,这个问题真把洪涛难住了,从中午想到晚上也没想出来,直到上了饭桌,一抬眼看到了欧阳凡凡才突然灵光一闪。
正好今天黛安、齐睿都不在,张媛媛也走了,洪涛基本就属于她一个人。往常如果想让这个家伙侍寝他会找出一百个借口不从,现在他有求于自己,应该得乖乖就范了吧。
“有人来我也不理,今天晚上我百分百是欧阳公主的仆人……”太恶心了,洪涛说着自己都差点把晚饭吐出来。但是没辙啊,手心向上求人难,只要能把事情办了,恶心点算啥,多吐几次也就习惯了。
这有m•hetushu•com可能是性格所致,也有可能是他们家内部的分工不同。具体是什么原因洪涛没兴趣去探讨,此时他在琢磨该如何把龙虾网吧出售股份的事情让周京得知。
“碗刷的挺幸福吧?真没看出来,我们的洪大老板还是个居家好男人。”刷完了碗,刚一进屋欧阳凡凡的小怪话又来了,合算她一直都在偷看,看得还挺仔细。
“嗯……你确定晚上没人回来?”欧阳凡凡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别看她每个月都会特意来找洪涛缠绵几次,但除了齐睿和黛安之外她在人前人后还是装得很纯真的,不愿意被更多的人知道她和洪涛有什么太亲昵的关系。
“嘻嘻嘻……看来你求我的事儿不小啊,否则也不会这么卖力气。那我更得看看你的诚意了,只要能让我满意一切都好商量。我想让你光着身子抱我回去,你不会拒绝我吧?”洪涛越是恭顺欧阳凡凡越是兴奋,她骨子里有些精神虐待倾向,以前是折磨齐睿,现在换成洪涛也没手软。
说是两个院子,其实和一个院子没区别,只不过中间多了一道月亮门,只要院子里没人就不用担心,和在屋里没啥区别。www.hetushu.com
“看你这话说的,我一直都是好男人,以后凡是轮到你刷碗的时候我都替了。”洪涛不想再第N遍解释自己和韩燕纯洁的关系了,但也不能无视欧阳凡凡的话。这个女人面软心硬,让她不高兴的结果就是自己也高兴不了。
真没别的想法,洪涛只是想怀念一下前世的感觉。想当年自己也帮韩燕洗过毛巾,两个人也是四只手在大桶里搅来搅去,和现在差不多。
“洪总,我来吧,您先去谈正事儿。”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对女人绝对好用。欧阳凡凡就算知道洪涛说的话都是违心的也觉得很中听,把手一擦回屋了。洪涛刚要伸手,韩燕就抢到了身前。
周家这兄弟俩比起来,周川搂钱的手段更高端,周京则更接地气。他更喜欢酒吧、夜场这些来钱快、现金多、交际层次比较复杂、比较依靠政策的灰色产业。
“贡献可以一会儿再做,我想先泡泡澡……”捏肌的滋味欧阳凡凡尝试过,挺享受。但她胃口比较大,还想更享受一点。
直接去谈肯定不成,自己和周家积怨太深,周京不会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搞不好还得打起来。这就必须得有个中间人来操http://www•hetushu•com办此事,自己还不能露面,最终由孙丽丽去谈。别看这个女人见到自己就胡搅蛮缠,但她对正经事从来不糊涂,尤其是事关钱的问题。
别说侍寝了,就算让欧阳凡凡绑起来虐待一晚上洪涛也得笑着承受,只要她能答应和自己配合坑人,色相该舍就得舍。不过自己家里的浴缸个头有点小,容不下两个人,隔壁魏老太太的院子里有大老美的冲浪浴缸。
股份的事情说通了,可是把这些股份卖给谁呢?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费脑子,龙虾连锁网吧的经营状况是个人都想接手,根本不愁卖。
“咱俩一起刷……你别老这么客气,咱们是邻居,搭伙过日子,不是外人。”这还是洪涛在这辈子里第一次和韩燕有了肌肤之亲,两个人的手碰到一起,身体还挨着。
“……先把碗刷了,否则免谈!”欧阳凡凡扭头看了看,下巴颏一抬,拿上糖了。
一看欧阳凡凡的警惕性还挺高,洪涛觉得光用嘴显然不成了,那就再把姿态放低点,手口并用。这算闺房之乐,谁也看不见,不算丢人。
可洪涛想来想去,决定坑人必须坑到底,坑完了还得提供坑后服务。这笔注定费时费力还没什么前hetushu.com景的投资最好还得是由周家接盘,不过这次不是周川,而是周京。
欧阳凡凡本身就不是个勤快人,非常不喜欢干家务。但从张媛媛那时候起就有了个规定,大家一起吃饭没关系,也不用计较谁买菜谁炒菜,但吃完了收拾碗筷刷碗必须一人一天,否则就别来吃。
洪涛当然不会拒绝,这些戏码不能说老有,但也不是很陌生,齐睿和欧阳凡凡都有这方面的需求。至于说就这么光着身子在两个院子里往来会不会被别人看到,回答是基本没可能,自打那座研究所的高楼被拆了之后附近就在没有制高点可以看到自己院子里了。
“笑话,老爷我看上了谁家姑娘还用假手别人?直接过去抢回家拜堂,谁敢说个不字,管杀不管埋!……嘿嘿嘿嘿,来来来,我帮你捏捏肌,上一天班也挺累的,就让我这个闲人伺候伺候您。千万别和我客气,这不是受苦而是荣幸,也算是我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做了点微不足道的贡献。”
这个规定就这么一直延续了下来,都快成洪涛家的家训了,谁也没法反对。现在洪涛答应替她干活了,自然是个不小的让步,高兴是肯定的,但警惕性不能丢,这也是洪涛身边所有人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