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3章 小白脸

最有利的是周家人、包括齐睿、欧阳凡凡和黛安都不认识古欣,他这些年明面上和自己也没什么关联,自身又是龙虾连锁网吧里的高管,去干这个活儿最合适不过。
这位可是专业蒙女人出身,不光长了一张小白脸,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是杠杠的。以前自己和费林经常拿他下面那坨东西开玩笑,说他全身的肉都长下面去了。
看来欧阳凡凡刚才也不全是试探洪涛,她对周佩佩是真恨,说起她几乎每句话的结尾都要骂一声。可惜她也不太会骂人,用词太单调,翻来覆去就这么一个词。
“网吧的活儿就别干了,以后专门负责新公司的销售网站,顺便把英语多练练,早晚用得上。”古欣提出来的顾虑洪涛能理解,总不能让古欣抛家舍业去当骗子,怎么办呢?
“也成,我这几天就联系同学,先弄一个聚会,周佩佩最喜欢在这种场合里露面,尤其是我和睿睿在场的时候,她就算明天结婚今天也得来,踩我们俩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快乐,贱人!”
“其实会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很多,我恰好就认识那么一两个,要不让他去试试?”为了让自己脱离苦海,洪涛很不仗义和-图-书的想起了古欣。
古欣,几年不见已经是个二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如果说当年身上还有点邪气,那经过这些年的洗礼,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了。不光没了邪气,戴上一副金丝边眼镜、穿着一身淡青色西装、梳着小分头的他反倒充满了正能量,笑容都显得那么阳光,说是北大高材生一点没毛病。
“我不合适,周家兄弟只要一听我的名字立马就得提起百分之一百二的警惕性,周佩佩就算再花痴也不是傻子。而且我也不想去为她牺牲色相,我这点有限的能量还得留给娘娘您呢,否则哪儿来的孩子啊!”
“你先把汉语拼音学利落再说吧,当年逼着你们去读夜大,你和唐晶不是屁股疼就是脑袋疼,现在知道没知识的难处了吧?我告诉你说,放高利贷不可能放一辈子,早晚你得有洗白的那一天,到时候啥都不会我看你拿什么洗白!”
“草,白长这么一副好皮囊,不去吃软饭真尼玛浪费!”不光洪涛看着古欣有点羡慕嫉妒恨,费林干脆就骂出声了,顺手还摸了摸自己那张疙疙瘩瘩的脸,然后照着古欣一丝不苟的小分头上就是一巴掌,光骂已和-图-书经不解气了。
“真的……你试过?要不改天咱哥俩一起去,哎呦……”费林也好不到哪儿去,本来长得就龌龊,再把色相露出来更难看,话还没说完也挨了一巴掌,比他打古欣的重,头皮都抽红了。
“这倒真是个大问题,人家在你啥都不是的时候跟了你,现在你发达了,还能不离不弃值得表扬。这样吧,让她先去螳螂虾的香港办事处工作,等你办完这件事儿也得躲些日子,正好去香港和她一起上班。”
“费爷您别动手啊,现在的女孩子谁还看脸,光有脸没钱也是白搭。就您这派头开辆好车往大学门口一停,什么样的女孩子还不就都有了。”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这些东西都是哪儿来的,更知道龙虾网吧里到底谁说了算,半点翅膀硬了的觉悟也没有。
“哎,孙贼,拿糖是吧?洪哥,我说什么来着,学问越高就越坏!看到没,这小子刚弄了个业余大学文凭就已经要变心了。”费林对古欣的态度很不满意,当然了,也有羡慕嫉妒恨的原因,开始上眼药了,这就叫阶级矛盾,属于不可调和的。
“我没有!谁说我不干了,我和_图_书只是想让洪哥帮我应付应付女朋友,这种事儿肯定要经常不回家住,她问起来我怎么回答?要不……要不就先吹了?”古欣对费林的指责很气愤,但他拿费林也没辙,只好和洪涛解释,还打算牺牲女朋友证明自己的忠诚,只是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
“也对,让你去就便宜了这个贱人,你沾了她我会嫌你脏的……可这就难办了,她除了见到合适的男人就发骚之外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爱好,怎么去接触她呢?”
“学点好,有钱也不用那么造。还有你,我本来以为你出息了呢,合算都是装的,那我也没什么内疚了,你天生就是这个玩意。来吧,上车,我有事儿得麻烦你帮个忙,有时间吗?”这一巴掌是洪涛抽的,还想给古欣也来一下,但他比费林聪明,提前后退了一步。
“……我听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把费爷开瓢那孙子有个妹妹,现在我得先把她勾上手,然后忽悠她来买网吧的股份。最好别明说,得让她主动追着我问,我还特别不乐意的样子,把您和费爷排除在外。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编排点破事恶心恶心您二位,我理解的对吧?”
洪涛脑子和_图_书快,古欣在电脑方面技术还不错,维护个网站啥的肯定没问题。以后蒸汽烟的销售肯定得有网站和网店,从深圳出货也得经过香港。正好让他们两口子去打前站,先和托马斯学学国际货运方面的知识,以后江竹意去欧洲应该也需要人手。
当然了,古欣已经洗手不干很多年,现在还有了一个很不错的女朋友,人家乐意不乐意去,自己还得去问问。
“草,我怎么赶不上这种好事儿呢。不许动,让我踢一脚!”洪涛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古欣的解释。但费林不认可,他越听越觉得古欣可恨,上去就是一脚。
“没时间也得有时间,您坐着说,我站着听就成。这是我办公室,隔音的,不敲门谁也不许进。”这些年是出息了,有车有房每年十多万的收入,但古欣在洪涛面前还是当年的小弟感觉,不敢有丝毫怠慢。
“哥,我要学学英语能不能也去香港啊?”费林自打和洪涛去了一次香港心也野了,总想再出去转转,国内都快容不下他了。
洪涛可算得到机会了,照着费林也来一脚。这个家伙踏实是踏实,就是太不上进,一点东西都不想学,总是抱着街头混子那一套不撒手。还和-图-书学英语,自己真不是看不起他,别看现在说得热闹,转眼就不是他了,学到四十岁都不一定成,根本不是那块料。
洪涛挺实诚,真就坐着把事儿说了一遍。古欣也没假客气,真就站着听完了,然后又用他的理解再把整个事情复述一遍,看看有没有错判的地方。
可是怎么去忽悠周佩佩呢,按照欧阳凡凡的说法还是上床最有效,还得让洪涛去冲锋陷阵。这次洪涛坚决不上当了,不管是真是假都不能去。
“嘿嘿嘿,那感情好,我还没去过香港呢,费爷都去过了。”去香港具体干什么古欣不操心,但能去香港肯定比在网吧里离洪涛近,不是距离近而是关系近,必须是好事儿。
刚才还是满脸阳光的五好青年呢,让费林这巴掌一扇,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股子邪气又从脸皮下面冒了出来,合算这玩意一直都没走。
“按说这事儿不算啥,我也不该多废话,可是……”古欣挨了一脚也没还手,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摆出一副苦瓜脸,好像不太乐意去。
洪涛的借口很得欧阳凡凡欢心,如果不是没辙她也不想把自己的男人送给仇人,哪怕这个男人不全是自己的,那也算是股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