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6章 该上岸了

“那你自己跟这儿待着吧,我带孙子出去溜达溜达吃点好吃的。”一看洪涛还嘴硬郑大发干脆不和他聊了,从洪涛腿上抱过小孙子就要往外走。
“嘿嘿嘿……这事儿您就得问我了。我有办法让您既可以洗白又不用把手下人全扔了,说不定还得扩招呢。光靠煤场里那点人根本不够用,您想不想听听?”这件事放到别人那里可能是个无解的难题,但洪涛有办法。
真是越老越难斗,以前洪涛还能忽悠忽悠郑大发,现在看来不成了。没辙,该招就招吧,如果不相信这位舅舅洪涛也就不会来了,说不说其实都差不多。
“我们家发子太老实,赶明儿你在城里给他找点小买卖干吧,能养活一家三口的就成,我这一摊活儿他有点接不住。”郑大发并没洪涛这么乐观,他的原则是只要能保住命一切都不为过。但说着说着又歪楼了,开始念叨起了郑发的前途。
“你还别说,这倒是条路……不过这事儿得去京城搞吧,我们这边哪儿有什么开发商啊。”让洪涛这么一提醒郑大发也有点开窍了,拆迁公司目前虽然还不太普遍,但也有了,和他基本也算一个圈子里的人,多少还是听说过的,只是他m.hetushu•com所处的环境里没有这种同行而已。
他原本是在外面跑江湖的性格,猛一闲下来肯定不太适应,这是要拿自己当谈资过过瘾。看架势自己不讲是不成了,而且讲短了都不成,必须照着长篇小说的规模说。最终他会不会帮自己,全看这部书说得精彩不精彩。那还等什么,来吧。
“吃苦重要还是小命重要?你们城里人见过的官多,老觉得没啥,可是舅舅我和你说,这些人一急眼可是啥事儿都能干出来。你把人家两个儿子都祸害进去了,人家能饶了你?再不疼那也是儿子,不是外面捡来的野狗,你没养过孩子不明白这种感觉。”
不管郑大发信不信,洪涛都要给自己辩解辩解。怎么几年不见自己的名声反倒越来越臭了呢,以前顶多是说自己讨厌,现在干脆成罪犯了,这样下去以后自己还怎么出门啊,谁还敢搭理自己。
“你自己也说了,他们家的官不小,想捏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得让大发子多和你学学,你小子惹事的本事不小,但脑子就是好使,坏主意太多。”
“来来来,满上,赶紧和舅舅念叨念叨。你那个和-图-书亲舅舅是个废物,比你差远了,他给我出的主意一个有用的都没有。他说让我弄个工程队,就挂在他公司下面,我们要是有那个手艺还用他给找活儿?整个县城的工程全得由我干!”
知道太多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儿,在黑道上混了大半辈子,他对官场非常了解,知道有些东西最好别听的道理。不过这些东西倒也没把他的胆子吓破,地头蛇在自己地盘上轻易是不会被吓住的,只是略微小心了点。
“这样吧,我这里你肯定不能住,确实要往山沟子里躲躲。县局这边我也不去明着打招呼了,估计他们也扛不住。但你放心,只要上面下来人或者有什么关于你的通知,我肯定比局里大部分人知道的早,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找人去山里通知你。”
“其实我早就和您说了,这个买卖不能长久干下去,煤炭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小,不如趁早洗白上岸。”有些事就是这样,看得太远往往得不到别人认同。洪涛记得几年前就和郑大发聊过这件事儿,当时他根本听不进去。
郑大发既然和洪涛念叨了这件事,就是指望这个又奸有滑又坏又聪明的外甥给出出主意,一看洪涛真有办法立马就高和图书兴了,还亲自给洪涛满上了一杯。
“……那就从头说起吧,想当年……”洪涛算是看明白了,郑大发纯粹就是闲的,整天在家里除了个沾着那么点亲戚关系的保姆张姨之外,就是个说话还说不利落的小孩。
“哎哎哎,舅舅,舅舅,别急啊,来来来,您请坐。事儿吧确实有,但我真没犯法。您也知道,有时候做好事也不落好,我这次就是办了一件大好事,结果不是怕有什么麻烦牵扯到新媳妇嘛,这才想出来躲躲。您说人家刚跟了我就弄一屁股麻烦,是不是太冤了啊。”
郑大发也没光听,赶上情节精彩的地方还得发表一下看法,或者说洪涛干得漂亮,也有批评洪涛考虑不周、手段太软。两个人一个讲一个听,一边吃喝一边聊,眼见太阳已经开始向西边出溜了。
“你还能做好事?真他妈新鲜啊!来来来,和舅舅讲讲你到底做什么好事儿了,我正发愁没人和我说话呢,往根上讲,我不嫌烦。哎,我说他张姨啊,赶紧弄几个菜,我和我这个大外甥喝两盅。”洪涛是一脑门子官司,郑大发则是满肚子好奇,不光要听,还得原原本本、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听。
当老大看着风光,其实是个很危http://m.hetushu.com险的工作,对上面要消息灵通、见风使舵,对下面还得讲点假仗义、喂饱一大堆人,哪边伺候不好下场都会很惨。退休?那是做梦。当年洪涛之所以早早就和混子们断开联系,就是怕以后尾大不掉。
洪涛给郑大发出的主意不能说馊,但也香不到哪儿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郑舅舅手下那群人干不了太正统的生意,至少目前不成,只能继续停留在灰色产业里慢慢往白里靠。今天还是煤霸、路霸,明天就去国贸中心当白领,那才是馊主意呢。
“难啊,我手底下还养着一大堆人呢,总不能说自己赚够了就把人家全扔了,那样的话,我家在这里就待不下去了。发子一家子可以进城,有你和你舅舅帮衬着想来也不会太难过,可我走不了。唉,这就是命啊,干一天算一天吧,不是我说想洗手就洗手的。”郑大发其实也不是听不进洪涛的建议,他有他的难处。这也是有些行业的通病,上马容易下马难。
“只要一到十月底,大雪一来,给多少钱也不会有人往里走,一直要到来年开春路才能通。”最终郑大发也没把故事全听完,不是洪涛不讲而是他自己不敢听。
“您听说过拆迁公司吗?就是帮着政和图书府和开发商搞拆迁工作的那种。这玩意背靠着政府和大开发商,最适合您和您手下的人干,只要注意点策略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能靠它成为首富不容易,但养活几十口子人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不是穷养,该有的油水一点不缺。最主要的是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披上了一张人皮。”
“还记得喜儿家吧?从进她们村的路口往北去十几里地还有个废弃的小村子。那地方沟太多,经常被大雪把路封了,前些年村子里的人都迁出来了。但有个放羊的老头还没走,除了放羊之外顺便还种点那玩意。我也管他叫舅舅,你就去他那儿待着,别说京城的人来,就算县局的人没向导也很难找到那里。”
“停停停!别再说了,官太大,舅舅我有点晕。唉,老了啊,我还以为我不会怕谁了,现在看起来还是你小子胆大,怪不得你舅舅说你是贼大胆呢。”
“我发现您自打有了大孙子之后说话就开始不靠谱了,我什么时候变成杀人犯了?别说杀人,我啥坏事都没做过。”
“啊!那我岂不是也出不来了,万一事情不像我想得那么严重呢?”郑舅舅一认真洪涛又有点吃不消了,他觉得好像没那么严重,所以也就没必要吃这么多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