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8章 正宫驾到

“你又长高了!”时隔一年,两个人再次四目相对,既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只是一声轻轻的感叹。
除了网吧之外,洪涛还要把螳螂虾公司和讯通公司的股份也都转给黛安和齐睿,不过现在黛安不在国内,要等她回来之后才可以。
对于洪涛来说这都不算事儿,金月爱和谁好就和谁好,现在家里总算有个固定的活人了,再也不会出现以前那种情况,每次回家都不知道屋里到底会有谁在。
这样一来,洪涛就重新回归到无业游民的状态,除了自家院子和一辆车之外啥财产也没有。俗话讲无官一身轻,其实无财也是一身轻。
其实这也不是他自愿的,而是洪涛事先打了招呼。如果不这么说,洪涛就要去鼓动姥姥让花蕾多生几个孩子。其实该鼓动的早就鼓动完了,这是在两头蒙。
“快拉倒吧,二十三窜一窜,我都三十三了再长个就是有病。不过你倒是比以前洋气多了,来,让我秤一秤胖了没。”
“您放心,我不给您添个重外孙子就不放她出去!到时候我给您买一辆双人婴儿车,左边是亲孙子、右边是重外孙子。往外这么一推,嘿,就和双棒一样。”姥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洪涛非常清楚,但在这件事儿上他只能m.hetushu.com对姥姥说句对不起了,真没法附和。
估计在她看来,韩燕岁数大还有个孩子应该是最安全的。黛安是个外国人,相比起来也说得过去。齐睿和欧阳凡凡就不好说了,两个人都是比洪涛小不了几岁、长得挺漂亮的未婚姑娘,怎么算怎么危险。
“先回那里?”手拉着手走出了大厅,洪涛把选择权交给了金月,金叔叔也好几年没见到女儿了,从情理上讲应该先回她家里看看。
“还有脸说呢,当舅舅的差点比外甥结婚还晚,这算怎么回事儿。我可告诉你,孩子必须保住,除非你想把我气死!”
上班不就是为了挣钱吃饭养家,既然有钱了那干嘛还要上班呢?这个道理老太太转不过来,于是又想起来张媛媛。在老太太心目中张媛媛是个比较合适的外孙媳妇,但也有个致命伤,生了个女儿。
“要不等十月一再办吧,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急什么?”但是这一次姥姥没给予洪涛百分百的支持,不是不同意,而是想让洪涛和金月再等等。
古人不是云了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时候权利和钱财会变成负担。现在洪涛就是要卸下包袱轻装上路,看看光脚的到底怕不怕穿鞋的。
“先回咱家好m.hetushu.com好睡一觉,我旁边坐了一个大胖子,足有二百多斤,他一睡着我就睡不着了,呼噜声一直就没断。”金月很夸张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把脑袋也靠在了洪涛肩膀上,连眼睛都闭上了。
其实就算古欣不成功也没关系,现在龙虾连锁网吧还是头吸金怪兽,想转手股份一点都不难。卖给周家只是洪涛的恶趣,反正周川那边还没正式启动,自己也不用很急把股份处理掉。
亲情,没错,就是亲情。现在洪涛已经感觉不到刚见金月时的那种忐忑了,两个人在一起并没待几年,但从情感上一直都没断绝,还慢慢在演化。演化的结果是味道更淡也更纯了,就像一对儿已经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夫妻。
两个人在酒吧也没待多久,十二点之前就溜出来开房,这也是古欣为什么一直没给洪涛打电话汇报的原因。周佩佩根本就没给他打电话的机会,从半夜一直折腾到凌晨,好歹睡了几个小时又接着折腾,直到中午才退房。
要想稳住这种局面就得赶紧结婚,少说自己和金月也算谈了五六年恋爱,时间不短了,互相之间也没啥可以再了解的,那就别耗着了。
但是在个人交往上金月还是有明显倾向性的,她和和_图_书韩燕的关系最好,其次是黛安。至于说齐睿和欧阳凡凡,她还是有一些警惕性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即便自己特别能理解姥姥的思想,也并不觉得太守旧,但两代人之间还是有隔阂的,而且是永远无法弥补上的。目前自己能做的也就是继续忽悠忽悠老太太,尽量挑好听的说,能高兴一天算一天。
未婚妻回来了,这对洪涛身边的人来讲是件大事,同时也是件新鲜事儿。大家一直没把洪涛当成个有未婚妻的男人看待,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女人,而且很快就要变成小院的主人,反应各不相同。
姥姥不知道金月是因为什么出去的,还惦记着外孙媳妇升官呢。最让老太太不能容忍的就是女人出嫁之后不夫唱妇随,她觉得这不叫过日子。
“这孩子心都待野了,当初不是说上完学回来就当官嘛,怎么又要往外跑,还去外国上班,那你们俩不是要两地分居啦!”
“妈,您别听他瞎扯,我儿子和他儿子怎么能算双棒呢,辈份都乱了!”姥姥一听还有机会来个四世同堂,立马就忘了金月出国的事儿,笑的嘴都合不上了。但有一个人很不乐意,小舅舅反应很快,立刻听出洪涛话里边的毛病,然后提出了意见。
“……呵呵和_图_书呵呵……快放我下来,别人都在看我们呢。”让洪涛抱起来之后,两个人的嘴才凑到了一起,很久之后才分开,然后金月又发出那种傻呵呵的笑声。
刚畅想了几秒钟美景就被人打断,即便是自己小儿子老太太也非常不乐意,然后就又开始揪小辫子。洪涛在一边听着就是不吱声,活该,让你多嘴,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不长眼!
古欣到底得手没得手,第二天中午洪涛才知晓,合算昨晚聚会结束之后周佩佩就借口要和几个同学去酒吧喝酒把卫建华先打发回家,然后拉着古欣一起上了出租车。
“只工作一两年,然后公司就搬回来,也是为了多挣钱。您琢磨啊,为啥外国进口的彩电就比咱国产电视卖得贵呢,还不就是沾了个外国名字。”洪涛没法和姥姥解释这一切,当初撒了谎现在就得接着圆,反正是得让姥姥想开点。
“这话我爱听,开路!”咱家两个字让洪涛倍感亲切,胳膊一伸,把迷迷糊糊的金月搂上,睁不睁眼无所谓,反正有哥在,保你不摔跤。
“要我说她就别上班了,你们俩又不缺钱……这一点还是小张比较好,只可惜生了个丫头……”姥姥应该是听明白了洪涛的比喻,但并不太认同。虽然老太太并不知道洪涛这些年都在和-图-书干嘛,但外孙子有钱这件事儿她还是明白的。
金月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她好像已经习惯了饭桌上坐着几个女人,当初张媛媛和孙丽丽也是这样做的,齐睿和欧阳凡凡她也见过,只不过多了黛安、刘援朝、韩燕和两个孩子。
“人家金月在国外找了个工作,结完婚之后说不定还得走呢。”这次小舅舅表现不错,站出来为洪涛说了句话。
“先别急着提网吧的事儿,接触几次之后再无意中透露透露。”有了古欣的汇报洪涛算是放心了,后面到底会怎么发展只能等。被古欣黏上的女人就没一个能全身而退的,按照周佩佩目前的情况看,她的需求很大,卫建华又满足不了她,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看上眼、条件又不错、还比她小两岁的古欣,肯定不会轻易撒手。
“你不是我的鞋,但却是我的袜子,还是一双脱不掉的袜子。”但不管怎么倒腾洪涛也达不到光脚的程度,就在他过完三十三岁生日的第二周又出现在首都机场的国际航班入港口,看着正在办理入关手续的金月,觉得之前这番折腾好像没啥用。
平时大家都忙,赶上个节假日来的人才多,收的份子钱也多。洪涛可以不在乎这些但姥姥比较在乎,也不全是钱的事儿,客人多了面子上也好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