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9章 故地重游

“他舅妈,不折腾挺好,踏踏实实过日子比什么都强。小涛啊,我闺女最终还是落到乐你手里,可不许像小时候一样老欺负她啊!”
陶晴给洪涛和金月安排的住宿地并不在海边,也不是大酒店,甚至连个度假村都算不上。它是一座隐藏在山腰的小别墅,距离海边大概还有十公里左右,位于尖峰镇一个叫禾丰羊庄的小村子里。
用她的话讲,她也很久都没回来过,想顺便来看看母亲家的亲戚。实际上她是不放心亲戚的接待能力,怕怠慢了洪涛两口子,然后每年几百万的生意就飞了。
陶晴是个汉人,如果她有少数民族血统,肯定会在身份证上标明的,那玩意有很多优惠政策,不可能不用。但这种事儿大家心里明白就成了,用不着深究。
从三亚下了飞机洪涛三人就上了一辆挂着军牌的陆巡,直奔此行的目的地。为了安排好这次蜜月行程陶晴也算是拼了,亲自跟着一起飞到了海南岛。
一提起黎族洪涛自然而然想起了自己的黎族老婆乌格雅拜香,她肯定是不在了,但她的族人没准还延续了下来。
但是去海南岛也成,尤其是三亚、乐东、东方这片地带。那里有他另一辈子http://m.hetushu.com的回忆,当年为了找铁矿可没少在这边转悠,几乎每条河都进过。现在回去也算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看看岁月对记忆的磨砺,有没有沧海变桑田的感觉。
这里已经是尖峰山脚了,后面就是尖峰山,前面是潺潺的白沙河,竹林、树丛、石板小路和鸟语花香,幽静的很。
白沙河,上千年来它依旧叫这个名字,只是河水小了很多,如果再让洪涛驾驶风帆战舰绝对不能逆流而上,空载也不成。原来河道两边茂密的桉树林也不见了,一眼望过去全是农田,只有东边的大山还在,还有山间浓浓的白雾。
“这座楼完工的比较早,目前先由镇里代为管理。其实也没啥可管的,就是时不常派人过来看看,别让房子毁了就成,最终到底怎么处理还没定论呢。”
“你个傻孩子,自己结婚还怕麻烦,以后别人结婚才不会嫌麻烦,照样要通知你,你不就亏了嘛!”大舅妈和姥姥是一个思维,见面之后才知道婚礼如此简单,拉着洪涛好一顿数落。
洪涛只是随意问了一声,陶晴却回答了一大堆,从房子的来历到具体人员安排都面面俱到,不愧是干http://www.hetushu.com旅游的,太体贴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让小罗帮忙借过来先用用,生活用品都是新的,厨师咱也有,就是小罗的妈妈,她可做得一手好菜。”
“哦,对,还有这辆车。你们小两口没事可以去周边转转,需要的话小罗可以陪着。他在武装部上班,对这边熟悉。”吃喝住解决了不算完,还有行呢。这次规格更高,不光备车,连司机都准备好了。
可怎么算质量好呢?很简单,就是要去两个人都想去的地方,心无旁骛、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的玩。金月对这件事儿很重视,专门去咨询了韩燕,因为她是搞旅游的,自然会比普通人多知道一些情况。韩燕也没含糊,又带着金月去找陶晴,三个女人嘀咕了好几天,终于确定了度蜜月的行程,海南岛!
“看您把我说的就和大灰狼差不多,小时候我顶多是揪揪她小辫儿,她在学校里可没少折磨我,大班长啊,坐姿不对回家都要给我告状。”
“成,就去乐东!”洪涛其实是想带着金月去澳门住些日子,那里可玩的东西比较多,还能碰碰手气。
相对于东线而言,海南岛的西侧现如今还是一片开http://www•hetushu.com发得不算太快的地区。这是因为环岛高速的西线还有几处未开通,路程相对东线要远,旅游设施也没有东线健全。
洪涛和金月不光是婚礼简单,穿着也很随意,如果不是两个人胸前各带了一朵小红花,根本就看不出来到底谁结婚。
洪涛的婚礼比姥姥和金叔叔想象的还快,头一周刚和两位老人打过招呼,第二周就办事儿了。宾客……基本没有,因为除了两家人之外洪涛和金月谁也没通知,就算有人知道也不请。
他挑了一个周末,在簋街的花家怡园摆了三桌,把姥姥一家人、金叔叔叫道一起就算齐活。金月的母亲不愿意来,让她姐姐金星代替了。
“这不是村里的房子吧?”此地不是旅游区,谁会在这里盖一座石木结构的二层小楼呢?而且这座楼还不是国内的风格,有点混血的模样,很像是澳门和东南亚常见的骑街楼,洪涛的问题也就跟着来了。
至于说婚纱照什么的洪涛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不喜欢那种摆好了姿势傻乎乎的照片,想等度蜜月的时候拍点照片回来挑一挑,找几张自认为不错的拿到影楼里弄个合集,再放大几张挂在家里。那才是给活人看的,有生活气息hetushu.com
不过陶晴说了,万宁、三亚等地的游客太多,现在又是暑期,想凑热闹就去万宁和三亚,想找个私密的地方度假那就去西线。
大概在清末民国初的时候,政府要求黎人都要有汉姓,可是谁家到底姓什么呢?好办,抽签!抽到什么就姓什么,他家抽到了罗这个姓。
“不许叫我姥爷,我也比你大不了太多!你知道黎族里有个格雅部吗?”上车聊了没几句,洪涛就把小伙子的黎族姓给问了出来。他姓德拉亚,在和汉人交往时才用罗姓。而这个汉姓还不是他们自己起的,是祖辈传下来的。
“在三亚那边有格雅族的人,但已经很少了,应该姓黄吧……”小罗同志已经被洪涛给喷晕了,这位知道的东西还真多,自打一上车嘴就没闲着,问的事情大多都属于历史层面,他这点历史知识已经快不够用了。
前来接机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见面就管陶晴叫表姨姥姥,至于她们家的辈份是怎么论的洪涛也没打听,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姓罗的小伙子不是汉人,而是黎人。
婚礼都这么简单,还有蜜月?这是当然且必须的!婚礼是给别人看的,所以能简化就简化。蜜月是小两口的私事,当然要有,不光和_图_书有,质量还得好!
一说起海南岛,大家印象里就是椰树、橡胶林、黎族舞蹈还有三亚的沙滩。这些倒也没错,不过那是东南沿海地区的风景。
巧了,她的姥姥家就在乐东县,家里有亲戚可以招待。如果换成别人她估计就不提这个茬儿了,现在洪涛要去度蜜月,就算没亲戚也得硬生生弄个亲戚出来,哪怕赔钱都得把这趟行程安排好。
当然了,这番话有一半是说给金月听的。洪涛身上的错误现在还不好往金月身上怪,但以后就说不准了,自己家孩子总是没错的嘛。
用洪涛的话讲,这大热天的,还得半夜起来去化妆,抹一脸的腻子粉太捂。现在金月已经是自己媳妇了,所以必须爱护,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别人看着像不像话都是瞎扯,让自己难受别人高兴的事儿咱不能干!
金叔叔这些年经过的事儿比较多,婚姻的不幸、工作的起伏,心脏又不太好,算是从鬼门关前转过一圈,很多事儿都看开了,对于自己女儿和洪涛的婚事并没太高要求。
“它是一个湾湾商人前些年盖的,那时候上面说要开发尖峰山景区,结果不少香港、湾湾人来这边置办产业,但后来旅行社没选这边的线路,现在大多数房子都成了烂尾楼。”